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16章 怀孕了

    接下去的拍摄,楚欢魂不守舍,甚至连拍摄是怎么结束的,自己是怎么走进小区的,都有些记不清了……她的脑子里,只是反复地回想着,当她吐完后,抬起头看着萧墨夜的时候,他眼神中的那份眸光,还有他那种带着一丝绝望语调的言语。

  那时候他的面色,苍白得让她心惧又心痛。

  胸口中那种难受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想是有什么要冲出喉咙似的。

  楚欢走到了公寓单元楼下的绿荫下,扶着树干,忍不住地呕吐了起来,可是自在休息室出来后,她除了喝过水之外,什么东西都没吃,自然吐不出来什么。

  所以这只能称之为——干呕。

  过了片刻,胸口中的那种闷感稍稍褪去一些,楚欢这才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整个人虚弱地往着树干上靠去。

  这种呕吐,就像是要把她全部的精力都耗去似的,就连走路的力气都几乎快没有了。

  好累!

  这是一种精疲力竭的累!

  倏地,她感觉到有谁在看着她,那么地强烈,强烈到即使这会儿她这个人因为疲劳虚弱感官降低到了最低点,却依然可以感觉到这视线。

  勉强地站直身体,她扭头四下张望着,直到一抹身影印入了她的眼帘时,她整个人顿时僵直住了。

  清隽而纯净的面庞,曾是她觉得简直像是天使一样漂亮的男人,此刻正站在不远处,一脸冰冷地注视着她。

  他的眼中,有着一份冷意,仿佛曾经那短暂的笑容,根本不曾存在于他的脸上。

  他的冰冷,让她瑟缩了一下,楚欢没有想到,自己会再见到段棠,又或者该说,当她在医院里对着段棠说下那一席话的时候,她以为段棠该是这辈子都不会愿意再见她的。

  毕竟,他是一个那样傲气的人,她的那些话,是把他的傲气生生地踩碎,把他的希望渴求完全地泯灭,甚至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所以,段棠该是恨她入骨吧。

  所以,段棠该是厌她至极吧。

  可是现在,他却这样突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不知所措。而更巧的是,他站在她所租公寓的单元门前,那样子,似乎在在说明了,他是在这里——特意等她?!

  但他仅仅只是看着她,并没有朝着她走近。又或者,他是在等着她走过去?

  楚欢踌躇了,如果想要回公寓,势必会经过段棠的面前,可是……眸子轻轻地敛下,楚欢紧张地抓着手中的包,一步一步地朝着单元门走去,当她经过他面前的时候,清冷的声音,倏然地响起,“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愿意打吗?”

  她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就连呼吸都似乎在一瞬间停止了。

  “我……”她挪了挪唇,发现自己竟不知道该如何去和他打招呼。

  “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他问,那双漂亮的凤眸微微扬起着,似在观察着她脸上每一丝的表情。

  “为什么?”喉咙干涩地要命,刚刚才稍稍缓解了一下的胸闷,又袭了上来。她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脸色看起来很是糟糕。

  他定定地看着她,薄唇一字一句地轻吐着,“只是想来问你一句——你后悔吗?”

  后悔吗?

  他的这句话,像是一道惊雷似的,骤然轰响在她的脑海中。在医院的时候,当她跟着萧墨夜走的时候,他问她——“你真的不会后悔?”

  那时候,她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不会!”

  那时候的她,不知道原来她未曾想起来的记忆,是如此的痛苦,原来她的斩钉截铁,如今已变成了一种鲜明的讽刺。

  可是……真的有后悔吗?她不得而知。只是,现在的她,没有和他在一起的勇气,现在的她,这具身体,没有办法去靠近那个男人,接受那个男人。

  到底什么是后悔呢?

  到底又要后悔什么呢?

  是后悔爱上萧墨夜?还是后悔不该跟着萧墨夜一起回别墅?又或者是后悔那时候太过相信萧墨夜?

  脑海中,千思万绪,像是浪潮一样翻涌着,楚欢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身子踉跄地就往着一边歪了过去。

  娇小的身子,跌进了一具宽阔的胸膛中,在眼睛最后闭上的那一刹那,她看到的是一双冰冷中有着焦急和担心的凤眸……

  段棠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这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却也是这辈子伤他最深的女人。

  可是即使她伤他至此,当他看到她在他面前这样突然地昏厥过去的时候,他的心还是慌了,依然会去担心,会去在乎。

  她的面色看上去苍白而憔悴,两道细细的秀眉,即使昏睡着,却还是拧在了一起,似乎在无声地述说着她的忧愁。

  当年的事情,他不清楚她和萧墨夜最后发生过什么,可是当网上出现了那个视频后,当他看到视频上的那一张张照片,一份病历的时候,已经能够猜到了大致的事情。

  怪不得,当年,她会到了打电话向他求救的地步。

  而她的失忆,想必也该是如此吧,因为那段记忆对她而言,该是无比的痛苦。

  王威在看到这个视频后,幸灾乐祸地对他说,“瞧吧,这下子萧墨夜可有得手忙脚乱了,楚欢这女人既然这么对你,活该她有这种报应,你说,我们是不是再找人去挖点新闻来爆一下?”

  他在听了之后,对王威动了拳头,几乎差点没把王威打得破相。

  “段棠,你发什么疯,我只是看不顺眼,想帮你出口气而已!”王威气急败坏地冲着他吼道,“一个根本不在意你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对我这样动拳头?”

  而他,只是淡淡地回答道,“你就当我是在犯贱好了。”

  犯贱,可不就是在犯贱么,对着一个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乎着,强求着……

  “唔……”躺在床上的人儿睫毛微微地轻颤了一下,睁开了眼帘,那双黑黑的杏眸,茫茫然地对上了他的视线。

  “醒了?”段棠问着。

  楚欢眨眨眼,当清冷的声音,一点点地涌进她的耳朵时,她才骤然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你……你怎么会……”她的身子猛然坐了起来,满是惊讶地看着他。

  “你在门口混了过去,我就把你抱了进来。”他淡淡地回道。

  楚欢这才发现,这儿根本就是自己的家,而这张床则是她每天都会睡的床,“你怎么进来的?”道。

  “你包里有钥匙。”

  好吧,她好像是问了一个傻问题。揉了揉额头,楚欢对着段棠道,“谢谢你送我进家,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漂亮的凤眸微微扬起,他盯着她,“你是想说,我已经可以走了吗?”

  她咬咬唇,她的话中,的确是有这个意思。此刻他呆在她的房中,就好像在无形中,给着她一种压力。

  段棠站起身子,却没有离开,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楚欢,“要我走可以,但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她呐呐地道。

第316章 怀孕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