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8章 谁更复杂

  仰着脖子,楚欢把整杯啤酒灌下去后,忍不住地打了一个酒嗝。几个男人起哄叫着好,又催促着楚欢继续喝。

楚欢只觉得喉咙里一股气直往外冒,有些不舒服,可这会儿,真要和高盈盈说事儿,只怕还非得喝了这剩下的两大杯。

拿起第二杯啤酒,她又开始灌了起来。只是喝得越多,就越觉得难受,只觉得酒入嘴巴,越发地苦了。小小的脸蛋,几乎皱成了一团。

正当楚欢觉得上刑场受刑也不过如此时,一只手倏然地按住了她的手,略带冰凉的温度,让她的手瑟缩了一下。

这样的体温,该是……

“她的酒,我来喝。”冰冷的声音,带着一种透明的质感,淡淡地响起在了包厢中。

一时之间,周围的声音都寂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看着段棠,这个向来高傲淡漠的男人,这会儿却在为一个女人挡酒?!

段棠这男人,骨子里是冷的。就好比面儿上,他可以和你嬉笑玩闹,可以和你称兄道弟,可以和你把酒言欢,可是谁都瞧不见他的内心,就好像,他也从来没打算要对谁敞开过心扉。

王威就曾说过,段棠这人,其实对谁都不在乎,甚至可能连对他自己都不在乎。要是什么时候能出现一个让他在乎的,那估计真是奇迹了。

当然,这话是说在楚欢出现前。

王威几乎可以说是看着段棠恋上楚欢的。有时候他也挺不可思议的,怎么段棠这么冷的一个人,真爱起人来,就会这么地烈呢?

如果不是有萧墨夜的话……王威觉得,段棠势必可以得到楚欢。

可偏偏,中间插了一个萧墨夜,而楚欢爱上的,是萧墨夜。

包厢里那几个不知道楚欢和段棠之间事儿的人,表情皆是一愣,压根就没想到段棠会要帮楚欢挡酒。当即看着楚欢的目光,更是带着一抹浓厚的探究。

楚欢怔怔地看着段棠,包厢的灯光并不是太暗,因此这会儿,她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他的脸,看清着他的浓密的睫毛半垂着,把那双凤眸中的眸光遮住了大半;看清着他挺直鼻梁下的唇,淡如水色;更加看清着他苍白的脸色,和那天在洗手间里一样。

如雪,似纸!

就像是病人一样,血色都成了一种奢侈。

他的手指一动,轻易地就把啤酒杯从她的手中拿了过去,而另一只手则把指尖夹着的烟拧灭在了茶几的烟灰缸里。

“段……”楚欢才张了张口,就看到段棠已经举起了酒杯,微仰着下颚,浅黄色的啤酒,顺着他的唇,一口一口地涌进了他的口中,喉结滑动,他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那本已苍白的肌肤,在灯光下似乎变得更加透明了。

一杯,再一杯!

他喝酒的速度,远远比她快多了。只一会儿的功夫,加上她之前喝的那一杯,三杯啤酒,已经空了。

“可以了吧。”段棠站直了身子,唇勾着浅笑,只是眼神依然是淡淡地扫着周围一圈的人。

“既然是段少你开口了,哪有不可以的!”其中一人笑笑道。

另外几人立刻连连附和着。如今,比起喝酒这事儿,他们倒是更有兴趣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和段棠究竟是什么关系,能让段棠这么给护着。

王威看着楚欢,哼笑着道,“我说楚欢啊,段棠帮你挡了酒,你就不说一声谢谢?”

楚欢这才回过神来,手背上,似乎还残留着他那份冰凉的体温,“谢谢。”她道,刚才是他帮了她,否则的话,她要真喝完了这三杯啤酒,只怕人会更难受。

段棠低头,眼神似漫不经心地睨看着楚欢,“如果一次谢谢是一个人情的话,你倒说说,你欠了我多少个人情?”

她一窒,挪了挪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凤眸暗沉沉的,他的身子倏然地弯下,下颚几乎贴在了她的颊边。顿时,周围一阵抽气声。

冰凉的气息顿时环绕在她的周身,楚欢不自觉地想要往后退开,腰却已经被段棠的手给定住了,以至于她的步子根本没办法往后退上半步。

他的唇微启着,用着只有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喃着,“都说人情债是最难还的,楚欢,你说你该怎么还我?”

人情债吗?如果她和他之间真的有人情债的话,那么她根本就还不起。

可是没等到她说任何的话,他的手已经放开了她的腰,身子往后退开了一步,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王威,给我根烟。”淡漠的表情,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

王威掏出烟盒,抽了根烟递给了段棠,段棠点着烟,静静地坐着,又像楚欢刚进来时候那样,径自地抽着烟,也不理会谁。

段棠抽烟的姿势极美,甚至带着一点让人破碎迷离的感觉。楚欢有些怔忡,不该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的话,心似乎就会不自觉地发着颤。

头,开始有些发晕,是因为刚才喝下去了那么多啤酒的关系吗?

努力地收回自己的视线,楚欢转身对着高盈盈道,“盈盈姐,能不能出去下?”

高盈盈早已被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震住了,这会儿一听楚欢开口,赶紧勉强地笑了一下道,“当然可以了。”她正巧也有好多问题想问呢。

一出包厢,高盈盈便好奇地问道,“欢欢,你和段棠什么关系啊?”

“我只是和他认识而已。”她和段棠,似乎就连朋友都算不上。

高盈盈摆明着不信,她今天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段棠,可贺子天在来之前就对她提起说,说这段棠可不好招惹,是这圈儿里出了名的冷情。

可刚才她看段棠对自己堂妹的态度,冷归冷,但是却绝对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暧昧。

“欢欢,你当我看不出来吗?你和段棠可不仅仅只是认识吧。”高盈盈有些不满地道,觉得一场亲戚的,这堂妹还在自己面前遮遮掩掩。

楚欢只觉得头更晕了,“盈盈姐,我今天来,是有事儿要找你说的。”她拉回正题,不想再围绕着她和段棠之间的话题,“你对贺子天了解多少?”

高盈盈楞了一下,“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听说他交往过挺多女人的,有些女的还怀过他的孩子,最后被逼堕胎的。”她把她所听到的事儿和高盈盈说着。

却没料到高盈盈哼笑了一声道,“欢欢,我当你要说的是什么重要事儿呢,这些啊,我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楚欢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知道你还和贺子天交往?”

“为什么不能和他交往?那只不过是他的过去而已,并不代表他将来也会如此。”高盈盈满不在乎地道。

“可是……”

“楚欢,男人有很多女人,并不是个奇怪的事儿,贺子天条件不错,就算他没去招惹那些女人,也都会有人自动贴上来。男人花不花,得看女人有没有本事,能不能绑住对方的心。”

这一点,高盈盈对自己还是挺有自信的。自小到大,追她的男人不知多少去了,对于如何勾住男人的心,她自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第198章 谁更复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