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6章 想走吗

    原来喜欢一个人,就会为了那个人,变得完全不像平时的自己,所有的情绪,仿佛都会随着她而起起伏伏。

  楚欢诧异地瞪大着眼睛,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怎么可能,段棠这么可能会喜欢她?又或者……他喜欢的定义,和她以为的不一样?又或者,其实这句话,他对许多女人都说过。

  她的表情太过生动且鲜明,以至于别人可以轻易地从她的表情,猜出她此刻的所想。

  “我喜欢你,这话,除了你之外,我没对别的女人说过。”段棠定定地看着楚欢道,凤眸之中,没有以往的那种戏谑或冰冷,“我没和你开玩笑,也没和你玩游戏,我是说真的。”

  或许,那时候的他,自己都不曾想过,会那么轻易地就喜欢上一个女人吧。看着病床上沉沉睡着的楚欢,段棠如是想着。

  然后越接触,越喜欢,就会越着迷,越沉沦。

  而另一个人,恐怕也是同样吧。段棠的眼角,瞥了下坐在床另一边的椅子上的萧墨夜。

  偌大的病房中,安静地可怕,护士小姐以着尽可能轻的动作,给病人换着盐水袋。尽管不是第一次进这个病房了,可是每一次进来,空气中那股无形的紧绷感,总是让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而房间中的这两个男人,几乎是没日没夜地陪在这个女人的身边。其中一个男人她是认识的,是萧墨夜,如果是以前,她或许会很兴奋地抱着签名板上前请求签名。

  可是现在,她却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只因为萧墨夜整个人,都给人以一种阴沉可怕的感觉。这种阴沉,并不是他的神情或者说话的口气声音,而是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心生怯意。

  而另一位,院长也早就交代过身份了,并且在选她担任楚小姐的护士时,还特别交代,万事都要小心应对,这两男人,没一个是好惹的,要是得罪了任何一个,医院就别想有好果子吃!

  当然,院长这也是变相地在告诫着她,别想着去攀上这两个男人的任何一个。

  护士小姐本就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这两个男人,都是她碰不得的那种。当然,她同时也对病床上躺着的这个叫楚欢的女人,更加的好奇。

  这样的一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让这两个男人,那么牢牢地守在病床边上呢?

  医院里的医护人员,甚至还暗地进行着诸多地猜测,当然,主要都是猜测这三人之间的关系。目前,已经有多个版本。

  这段时间,还有不少记者不知道打哪儿收到的消息,想要来这儿进行采访,不过往往那些记者还没到病房前,就被安排在病房外的那些保镖给清理出去了。

  换好了盐水袋,护士小姐又照例给楚欢量了体温,看了下瞳孔。然后又瞥了下病房里今天多出来的一个女人,这才退出了病房。

  韩丽看着病床上的楚欢,在她看来,楚欢遭这罪,着实倒霉了点。韩丽虽说知道了楚欢和萧墨夜的关系,以及明白段棠心中最爱的人是楚欢后,挺嫉妒的,但是也就是觉得不甘,感觉就楚欢这么个人,凭什么能让这俩男的都死心塌地的。

  但是想着楚欢差点就没命的事实,韩丽又觉得真被这两人爱上,也未必是好事。

  看吧,一不小心,连命都可能会没有!如此一来,她心中的那份嫉妒,倒是淡了不少。

  病房中的这种气氛,让韩丽也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虽说吧,因为王威的关系,她和段棠比较熟一点,但是一起聚会的时候,段棠几乎就没怎么和她说过话,或者该说,如果她不是楚欢的高中同学,段棠甚至未必会拿正眼看她。

  而萧墨夜,韩丽总共也就见过这么几次,但也就那么几次,足以让她明白,这个男人,有多爱着楚欢,现在出了这事儿,她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在这儿和他们话家常吧,这么着也不适合。迟疑了一会儿,韩丽还是走到了段棠的跟前,毕竟,比起这会儿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萧墨夜想必,段棠的那种冰冷,似乎更让人容易靠近些。

  “医生有说过楚欢还要多久才能醒过来吗?”韩丽轻声问着。

  段棠的眼,还在定定地看着楚欢,就在韩丽以为他不会理会自己的时候,蓦地,她看到对方的唇角往上扬着,冰冷的面庞上,竟露出着一丝笑意。

  笑意?!

  韩丽觉得自己该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吧,这种时候,段棠竟然……在笑?

  “过几天,她就会醒了。”以往那冷漠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罕见的温柔。就好像,他在无比地期待着床上人儿的苏醒,就好像,一旦那个人睁开了双眼,对他而言,就是新生。

  “那样的话,就太好了。”韩丽接口道。

  “是啊,太好了呢。”段棠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而他的手,轻轻握起了楚欢的右手,合在自己的掌心中,在那有着些微刮伤痕迹手背上,落下一个个细碎的吻。

  仿佛,这个病房中,只有他和楚欢的存在,仿佛,周围,不曾再有其他的人。

  一瞬间,韩丽有些怔忡了,而紧接着,她立刻能感觉到,房间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危险感。她转头望去,只看到另一边的萧墨夜,面色阴霾地可怕。

  那种可怕,简直就像是……想杀人似的!

  韩丽身上的寒毛,不自觉地竖起,整个人都有种害怕的感觉!这个病房,她这会儿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

  匆匆地说了一声“下回再来看望”后,韩丽忙不迭地走出了病房。

  门,还未完全合上,就听到了病房里传来了萧墨夜的冷到了极点的声音,“放开她的手。”

  “如果我不想放呢?”这是段棠的回答。

  “她是我的,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无法去容忍其他人对她的占有,即使是握着她的手亲吻。

  “你的?”段棠猛然地笑出了声,声音之中,却有着浓浓的嘲讽,“萧墨夜,我看你是忘了吧,在当年,先遇上楚欢的人是我,先爱上她的人也是我!如果不是你从中插了一脚的话,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

  房间里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而韩丽,已经不敢再继续在门口逗留了。

  仿佛,是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当年……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以前还发生过什么事吗?又或者如果不是萧墨夜的出现,楚欢爱的人会是段棠?!

  疾步地走出了医院,直到看到不远处王威的车子,韩丽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看个病人,也能看成你这样子。”看着韩丽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王威调侃道。

  韩丽抽着纸巾,抹着自己额头的冷汗,“别说了,我总觉得,楚欢要真醒过来,没准萧墨夜和段棠就得打起来。”

  “那就打呗。”王威倒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道。

  韩丽翻了个白眼,“对了,段棠比萧墨夜更早认识楚欢,也更早爱上楚欢吗?”她突然问道。

第266章 想走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