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97章 不完全的记忆

    在他的陪伴中,她笑过,开心过,如果不是因为赵小天的事儿,或许,那个时候的她,不会察觉到她和他之间,依然有着距离,或许,她就会那么地……从心动,到喜欢,然后最终爱上他吧。

  “赵小天怎么样了?”她轻轻地问着,现在想来,赵小天该是被她牵累的吧,那个在B市,她交上的第一个朋友。

  段棠的身子猛然一僵。赵小天、赵小天!这个名字,在他记起曾经的事情后,反复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个男人,曾经让他嫉妒过、生气过、让他像蝼蚁般的不屑过,却也让他,最后懊悔不已。如果不是那个人的话……

  “告诉我,当年你那么突然地离开B市,离开我,是不是因为赵小天的关系?”段棠看着楚欢,不答反问道。这个问题,当年她离开的时候,他就反复想过;而这几天,她昏迷的时候,他看着她,又反复地想着。

  “你怎么会这么想?”她心中一惊,他的直觉,有时候真的准得可怕。

  “你那时候,是在怪我对赵小天见死不救吗?”他问。

  “我……”她挪了挪唇,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她脸上的神情,却让他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一种后悔,深深地充斥在他的身体之中,顺着血液,遍及四肢百骸,“如果我早知道,你会那么地在意这件事,那个时候,我无论如何都会出手的。如果我知道你会因此而走的话,我……”

  她的手指点在了他的唇上,也让他剩下的话,戛然而止。

  楚欢认真地看着段棠,“其实那个时候,我虽然开始的确是生气了,可是后来静下心来一想,我知道,这并不能怪你。”她说着,蓦地自嘲着笑了笑,“赵小天是我的朋友,可是他并不是你的朋友,你根本就没有义务非要帮他不可。我会离开,只是觉得也许我们并不适合……”

  ““谢谢你喜欢过我,可是我想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趁着感情还没有太深的时候,分开会比较好,勿念,楚欢。”你想说的是这个嘛?”他打断着她的话,一字一句地念着,那么地流畅,又是那么地咬牙切齿,仿佛这几句话,在他的脑海中,已经背了无数遍了。

  楚欢满眼的震惊,这些话……是她当年上火车之前,发给段棠的离别短信,那时候,总觉得至少要交代一声,“你……还记得?”

  “我怎么会不记得呢?”他嗤笑一声,手指撩开她的额发,抚摸着她的眼睛,“你知不知道,当我收到这个短信的时候,发疯一样地打着你的手机,结果却是永远的无应答,然后我到处找你,每晚的临睡前,我都会看着这条短信,然后想着,如果找到你的话,我一定要让你把这些话,统统地收回去!”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找,阴差阳错,竟然会是这么久的时间,“楚欢,你发这条短信的时候,凭什么以为,我对你的感情不深呢?又凭什么以为,我们就真的不适合你呢?”他的眼中,有着痛苦,有着控诉,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复杂到她难以看清,而他那清冷的声音,就像是最冰刺一样,扎进着她的心肺。

  心口中,泛起着一阵疼痛,她从来不曾想过,她的一走了之,会给他造成这样的伤害。“对不起。”是她的自以为是,伤害了他吧,是她的胆小懦弱,甚至不敢当着他的面道别,而仅仅只是发了一个短信。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对不起。”他要的,是她的爱,当年如此,现在依然如此,“楚欢,我错过了你三年多的时间,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你了,所以,请你爱我,好吗?”因为他已经爱她,太深太深了,因为他抽不了手,退不了身。

  是不愿,不能,又或者是根本不想?

  段棠低着头,对着楚欢喃喃着,漆黑的凤眸中,透着的是沉沉的乞求。

  那么高傲清冷的男人,却在这一刻,放弃了他所有的冷傲,在乞求着她的爱。

  她推不开他的怀抱,也挣不开他的手,喉咙就像是被堵着什么似的,而唇,是一片的干涩。这一刻,她不知道,该给予他什么样的回答。

  最终,楚欢还是没给段棠什么回答,因为,他要的东西,她依然还是给不起。不过,她还是从段棠的口中知道了赵小天的事儿。在她离开B市后,段棠在四处找她的同时,顺便也帮赵小天解决了麻烦,当然,也仅此一次,在这之后,段棠就没再去理会过赵小天。

  而至于赵小天现在怎么样,人又在哪儿,段棠也不清楚。毕竟,像赵小天这样的人,只是城市的打工者而已,可能今天在这个城市,明天又在另一个城市。

  “你离开后,我以为你去了西边那儿,于是在Y市那边找你,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你,一直到你打了我的手机,我才知道,原来你在Z市,原来那时候,你被迫和萧墨夜在一起。”段棠回忆道。

  “我……打过电话给你?”楚欢的眼中,是诧异。因为在她记忆中,并没有这个印象。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呢?她的记忆,仅只是到她药力发作,而萧墨夜守在她的身边,再接下去,她就……

  抱住头,她使劲地想,可是脑海中却是空荡荡的一片,怎么都想不起来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记得了?”段棠看着楚欢的样子,有些微惊。

  她苦笑了一下,“好像我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吧。”记不起她打的这通电话,也记不起她是怎么离开萧墨夜的。

  他怔住了,轻抿着薄唇,凤眸轻轻垂下,似在想着什么。

  楚欢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我打给你的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你只是说,你在Z市,要我帮帮你,离开萧墨夜,然后——”段棠扬起眸子,凝视着眼前的人,好半晌才道,“你的话还没说话,电话就中断了。”

  “中断了?”

  “可能是信号有问题,又或者是被迫中断了通话。”

  段棠列举着可能,而楚欢则陷入了沉思。那个时候,她和墨夜在一起,已经到了要向段棠求救的地步了吗?

  是不是后面还发生了什么事儿呢,让她不得不这样做呢?

  “楚欢,那时候你和萧墨夜在Z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呢?”段棠问道。他赶来Z市,却出了车祸,如果不是那场车祸,或许他就可以找到她了。

  可是偏偏,车祸,加上萧墨夜的催眠,反而让他把她完全忘了,忘了她的存在,忘了自己曾经那么用心地爱过一个女人。

  “我……我脑子很乱。”楚欢喃喃着,眉头紧紧地锁着,“段棠,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地想一想好不好!”

  他盯着她,看着她皱成一团的脸庞。这种想要去想起什么,结果却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感觉,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了。

  “你真的想要想起来吗?”段棠低低地问着。为什么她想起了前面,却独独想不起后面发生的事情,又或者,是她的潜意识不愿意想起呢?

第297章 不完全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