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5章 最最怕的

  他的手指猛然一僵,不爱吗……

他或许可以忍受着她的害怕,也或许可以忍受着她的恨,可是……却绝对忍受不住她的不爱!

就好像,他已经得到过了她,已经明白了什么是至乐欢愉,什么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一旦失去的话,那么……整个世界的崩溃,也不过如此吧。

她的衣袖已经卷起,冰凉而尖锐的针头一点点地接近着细嫩的手臂。

楚欢怔怔地看着那银亮的针头。记忆……又要再一次地失去吗?可是,即使失去,也总会有一天,再度被记起吧。当她再记起的时候,会是多久以后?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如果到那一天,当记忆再度被记起的时候,她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不要……不要这么做!就算她拥有着那些痛苦的记忆,她也从来不曾想过要真正地离开他,因为……她是那么那么地爱他,因为……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墨夜,不要这么做。”她蓦地嚷着,眼看着针头越来越近,“我其实怀……啊!”

当那针头即将刺入她肌肤的那一刹那,她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想要告诉他,她怀着他们的孩子,想要告诉他,她其实比谁都爱他,想要告诉他,不要担心,即使记忆痛苦,可是痛苦之中,也有她不想、不舍去忘记的东西……

是不是已经没有机会告诉他了呢?!

然而,疼痛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降临,她的耳边,听到了医生的惊呼,“萧先生,你这是……”

杏眸,慢慢地睁开,印入她眼帘的是医生惊慌失措的脸孔以及那一只被扎着针的手臂——那是萧墨夜的手臂!

楚欢抬起眼,怔怔地看着萧墨夜,是他在最后的关头,把针头挡下的吗?“为……为什么……”她挪动着唇问道。他不是坚持要抹去她的记忆吗?又为什么要在最后的关头,挡下这一针呢?

他的唇,轻轻地扬着,他的笑容,是浅浅的,却又带着一丝飘忽,一丝痴迷,以及一丝空洞……

他的手指,猛地拔下了手臂上的针头,血,从他的皮肤上一点点的渗出,像是一条蜿蜒的线一样,顺延而下。

“原来,我最最怕的,是你不爱我。”他轻笑着说,唇角是如此地妖娆,可是他的眼,却是空洞的,那漆黑的眸子,就像是死了一般,失去了所有的光泽。

冰凉的眼泪,从他的眼中,缓缓地落下,竟是那么那么地凉透着人的心。

她的眼,蓦地睁大着,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眼泪。这是她第二次看到他落泪,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死死地摁着她的手,掐紧着他的脖子,他说,如果她不能爱他的话,那么不如倒不是把他杀了。

那时候的她,虽然不知所措,却也为他的眼泪心痛着。

而现在的她,看着他的眼泪,心却更痛了,远比那一次,痛得更多,更厉害,“别……别哭……”她想要抬起手,想要去拭去他的眼泪,可是身体手臂却丝毫抬不起来。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像是再也承受不住这种痛楚,眼前蓦地一黑,她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在昏过去的最后一刹那,她的耳边,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如果……再继续呆在你身边的话,我恐怕又会控制不住地伤害你吧……”

楚欢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临近了中午,她身上的睡衣,整整齐齐的,就连她身上盖着的被子,也是整整齐齐的,每个被角都掖好着,似乎深怕她在睡梦中着凉似的。

楚欢知道,一定是萧墨夜做的,他总是会细心地呵护着她,把她宠成了城堡里的公主,几乎不知道外面的险恶和风浪。

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腹部,楚欢低低道,“宝宝,你知道吗?你爹地没有那么做,他没有!”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了起来,在身体中一点一点地发酵着。

或许……很快很快,她就可以不再怕他,又或许,很快很快,她即使被他碰触着,身体也不会再次发抖了。

因为,这一刻,她可以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他是不会伤害她的,他宁可伤害着他自己,也不会伤害她。

拍摄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楚欢又回到了以前的工作中,段棠时常都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强硬地带着她产检,进补、进行着一切孕妇该进行的事儿。

甚至,他还买了一堆婴儿装和婴儿用品堆在了她的公寓了,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明显带有着女孩的气息,颜色几乎都以粉红、粉紫为主,看得楚欢有点无语。

要退还吧,他大爷让她随便哪个垃圾桶扔了都行,要他别买吧,可每次他都照买不误,而且还像上了瘾似的,越买越多。

她曾提醒他,自己肚子里的,也有50%的几率是男孩。可是他却用着一种很笃定的口吻道,“女孩,我觉得你现在怀着的,一定是个女孩。”

“直觉不一定准。”她婉转地道。

“那么该说,是我的希望吧,我希望你现在怀着的是个女孩,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孩。”他的视线,凝视着她还不是太明显的腹部,上天已经夺取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希望,所以,它一定不会夺走这个希望吧!“而我,会宠着她,疼着她,就像在看着你成长你一样。”

楚欢的心揪了揪,他对她的感情,她这辈子都是还不了的,“段棠,我……”

“别说,什么都别说!”他的手指,抵在了她的唇瓣上,带着一种略微冰凉的感觉,“不管你爱的是谁,不管你心里有谁,什么都别说,至少,你曾经奋不顾身地挡在我前面,不是么!”她不会知道,他那一刻的震撼,即使她在颤抖着,可是依然说着“是”,就好像压抑在他心中那种恨,那种苦,都在那一刻,被慢慢地融化着。

“楚欢,至少在你没回到萧墨夜的身边时,让我……陪在你身边。”这是他唯一的乞求了。

楚欢沉默着,定定地看着那双漆黑的凤眸,这双眸中,曾经的高傲,曾经的冰冷,如今,都只剩下了渴望,沉沉的,无尽的渴望。

像他这样的男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是极不容易了,可是她还是摇了摇头,“这对你不公平。”

“公平?”他嗤笑一声,“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公平吗?”正如有女人爱他,而他却没有丝毫的兴趣,又正如,他对她的爱,丝毫不比萧墨夜少,可是,她爱的人却不是他。

“可是,我不想这样。”楚欢认真地说道,“也许,有你照顾,我的生活会轻松很多。可是,那样做的话,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你的感情呢?因为,我根本不可能给你丝毫的回报。”

“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是心甘情愿地被你利用呢?”他低低地吼着,高傲的头颅,在她面前,却是如此之低。

楚欢怔然着,三年前的意气风发,重逢后的冰冷如霜,而现在,他的脸上,却是有着一种沉痛,而这份沉痛,却是她给予的。

第325章 最最怕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