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何必做到如此

    “你别说,以前我还以为七哥会跟素纤在一起呢。不过,说实在话,我倒是觉得七嫂比素纤要好的多。”宇文宏说着已经站起来向门外走去了。

  宇文希连忙喝了口茶,也跟了上去,“我也这么觉得。二嫂虽然长的没的挑剔,可是一天到晚都板着个脸,冷冰冰的。七嫂虽然偶尔会撒泼,不过倒是活泼的很,很合我的意呢!”

  “合你的意?这话要是被七哥听见了,有你好看的!”

  “我这不是在跟你说嘛。”

  ……

  兄弟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离开了,却没有留意到,他们离开之后,从门前的假山后面走出了一个人,正是白若雪。

  白若雪一早就来了,本是要进去跟他们说话的。

  府中虽然地方大,不过说话的人倒是没有几个。加上白若雪一直觉得宇文希那孩子单纯的很,跟他说话不费神,所以听说他来了,便过来了。

  可是走到门前,却正好听见宇文宏提到自己。她便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雪儿?”

  白若雪看看着宇文宏他们离开的方向愣愣的出神,一把温润柔和的声音却从身后传了过来。她回身,只见宇文清正坐在华贵的轮椅中,停在她身后不远处,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白若雪没有说话,只是那样远远的看着那个男人。

  宇文宏刚才推测的话,她听见了。而宇文清虽然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可是白若雪相信了。相信这个男人真的是因为自己,而受制于宇文辰了。

  不仅仅是她的直觉,还因为那日在宇文勋的大婚之日,宇文辰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是猎人在盯着猎物,但又不完全贴切。现在想来,倒更像是在盯着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

  “怎么了?”宇文清弃了轮椅,站起来走近她,脸上挂着淡如春风的笑意,不过语气中却多了分关心。

  白若雪待他靠近自己,才仰起头,看着他,“七爷,你何必为我做到如此呢?”

  宇文清微微一愣,旋即明了了,“你刚才听到我们说话了?”

  白若雪点头,“是!”

  宇文清牵起她的手,轻柔的握着,“雪儿,别多心好不好?我不是为……”

第六十九章 何必做到如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