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下偷窥

  她的话音刚落,男人的身体顿时紧绷!

下一秒,他低低的笑了,松开她,略带无奈的说:“朕与皇后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可以这样被小老鼠打扰,皇后且等朕一会儿。”

说完,他随意的披上外袍,迅速消失在窗外,裴容卿感叹了一下他的速度,淡定的来到窗边,看着月下两个打斗的身影。

这个窗口本是为了透气用的,窗外几仗处有宫墙,宫墙外有侍卫把守,如今却有人潜入了宫墙内,实在让人忧心宫里的安全。

她知道她的宫里肯定有来自各方的势力,可是没想到有人这般沉不住气,大婚当晚就来到她的寝宫偷窥,又或者说,对方只是单纯的想偷窥她洗澡?

外面的两人实力悬殊很大,很快胜负已分,黑衣人受了重伤,跪在地上,连吸气都需要极大的力气。

见他暂时不能逃脱,元怀瑾微微一笑,走到窗口处,将裴容卿抱了出来:“皇后,与朕一起审一审这只不听话的小老鼠,怎么样?”

裴容卿笑着攀在他的身上,身体在月色下说不出的妖娆动人,“陛下,臣妾刚刚在沐浴,这只小老鼠有可能把臣妾看光了,您说臣妾该怎么办?”

元怀瑾眉宇一耸,似乎大为愤怒。他用脚抬起对方的下巴,就着月光看清楚他的模样,而地下的人脸上死灰一片。

“唐麒麟?竟然是你?”元怀瑾眯起眼睛,“你身为大内一等侍卫,却来偷窥朕的皇后?”

“臣该死。”唐麒麟没有辩驳,一副等死的模样,只是身体的痛楚让他的眉宇紧锁着。

裴容卿有些讶异,这个男人看着并不猥琐,反而长相俊逸,眉间一片坚毅。

“你是哪方的人?”元怀瑾略一思索,忽然讽刺一笑,“多半是沈随吧,只有他会无聊到这个地步,喜欢探听朕的隐私,甚至朕睡了哪个女人,怎么睡的,都要弄的清清楚楚。”

“沈随?”裴容卿蹙眉问道。

“沈将军,贤妃的父亲。”元怀瑾解释着,“皇后,你看这个人该怎么办?”

裴容卿想了想,语气真诚的问道:“唐公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本宫刚才沐浴,你看到了多少?”

她的话音刚落,这个男人的脸就像烧起来一般,通红一片,狠狠低着头,不敢看她一眼。

这个样子,一切都不言而喻了。裴容卿叹了一口气:“你看你,这么沉不住气,暴*露了吧?本宫倒是无意取你性命,反正只是被看了看而已,也不会少块肉,可惜让陛下知道了,这该怎么办呢?”

听语气,好像十分遗憾不能救了他,元怀瑾额角狠狠一跳,接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月下偷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