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质子?

  燕国的皇子为何会在元国?

裴容卿微微蹙眉,看向厉一鸣的目光便带了几分探究,小男孩害怕的一个瑟缩,头垂的很低。

元司灏只得继续解释:“两年前,大元和燕国打仗,燕国战败,便送来他们的五皇子作为质子,这两年他一直住在本王的府中,现在,皇兄让你来接手!”

质子!

难怪这样一副胆小怯懦的样子,裴容卿虽然不喜欢太胆小的男孩,但是想起他的经历,就不免多了几分怜惜,何况这小男孩长的唇红齿白,活脱脱一个美男胚子。

“既然他在你的府中养的好好的,皇上为何下旨让他来我的宫中?”

元司灏没好气的说道:“本王还未娶妻,哪里知道怎么养小孩子!你好歹是女人,又是国母,这孩子养在你身边,燕国那边也就没话可说了!”

厉一鸣听到他的话,情不自禁的颤了颤,想来元司灏对这个孩子一向没什么好态度,她不禁瞪了元司灏一眼:“行了,这孩子留下,以后,就由本宫来照顾他。”

皇帝昨日与她说过,会送给她一个大礼,看来指的便是一鸣这孩子了。

元司灏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忍不住嘱咐道:“这孩子好歹是燕国的皇子,你就算不喜欢他,也至少保证他衣食无忧。”

裴容卿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凭什么认为本宫会虐待他?”

“你这个女人……”元司灏气极,想要破口大骂,可是想起她的身份,只得忍住了,哼了一声说:“本王的已经把人带到,就不多留了!”

“安王慢走。”裴容卿没有任何想要挽留的意思,她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这个孩子身上。

元司灏被她的冷淡态度气到了,原本想快步离开,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那女人已经握住了男孩的手,蹲下来,给他整理衣襟。

这个女人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元司灏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一个质子而已,需要这么用心吗?他忍不住想,这不会又是这个女人的手段吧?为了引起皇兄的注意?

一定是这样!他恨恨的想,大步走出了殿外,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费尽心思的求得皇兄的关注,他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他直觉这个女人和宫里为了争宠费尽心思的妃嫔不一样,仿佛围着一个男人打转对她而言是一种极大的委屈。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元司灏被自己吓了一跳!他为什么要对这个女人投入这么多的关注?她要做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该死!他不禁加快了脚步,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质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