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做戏

  第二天一早,苏姑姑就在来到殿中等候。

含烟伺候裴容卿起床的时候,一脸的喜色:“娘娘,陛下很早就离开了,吩咐奴婢让您多睡一会儿!”

裴容卿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差点笑出来,如果她不是目送皇帝离开,恐怕她也要怀疑含烟说的确有其事了。

含烟的声音不小,不仅身边捧着水盆毛巾的小宫女,就是苏姑姑也听的清清楚楚,苏姑姑却只是抬了抬眉,淡淡一笑:“娘娘好福气。”

好深的城府!裴容卿坐在梳妆台上,浅笑着把玩一只簪子。

“不是本宫有福气,是皇上有孝心。”裴容卿看向苏姑姑,脸上含羞的笑容,“皇上说了,本宫是母后中意的皇后,所以皇上才愿意给本宫几分脸面。”

苏姑姑面上闪过一丝惊愕,随即笑道:“不管如何,如今娘娘都是无可争议的中宫之主,奴婢恭喜娘娘。”

“这都是母后的恩典,本宫一定不会辜负母后的期望。”她一脸诚恳,走过去握住苏姑姑的一只手,“还请姑姑帮我。”

苏姑姑噗通跪在地上:“娘娘折煞奴婢了,伺候娘娘,是奴婢的本分,奴婢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娘娘!”

“有姑姑这句话,本宫就放心了。”裴容卿笑吟吟的拉她起来,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仿佛大大松了一口气,苏姑姑心中一凛,竟不知她是做戏还是真的因为这句承诺而放下心来。

裴容卿将苏姑姑的怀疑看的清清楚楚,心中暗笑。

苏姑姑的态度基本上代表着太后的态度,苏姑姑既然说尽全力帮她,那就说明太后还愿意重用她。

哪怕对她有所怀疑,太后此时也不会跟她撕破脸,因为太后跟皇帝的关系已经闹僵,需要她从中转寰,尤其是在皇帝表示出对她的兴趣之后。她刚刚说,皇帝是出于孝道才会在她宫中留宿,太后应该比谁都明白这句话的真假,所以苏姑姑才会惊愕。

一方面表明自己在皇上面前的分量,也表达了对太后的诚意,一个既能打动皇上,又必须依附自己的皇后,才是太后最需要的。

“娘娘聪慧,奴婢能帮到娘娘的很有限。”苏姑姑笑的极有分寸,见裴容卿已梳妆好,继续说道,“娘娘,太后在慈宁宫等着您。”

“那就请姑姑带路吧!”

很快,裴容卿坐上轿辇,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慈宁宫走去。

做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