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说法

  小路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一抬头,触到裴容卿冰冷的目光,心中一颤,他忙低下头道了声“是”,磕了头走出了内殿。

待小路子一出去,含烟立刻担忧道:“娘娘,皇上这么做,分明是……”

“不给我任何脸面是吗?”此时此刻,裴容卿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愤怒之色,仿佛方才的怫然作色只是错觉。

“先皇后已经过世一年多了,竟然还能将这宫中之人压的死死的!”一向最稳重的含烟也忍不住口出恶语。

裴容卿笑出声:“别担心,本宫刚才不是已经让小路子带话了么?咱们且等着,看看皇上能不能给个说法。虽说皇命难为,可是本宫是皇后,这内帏之事,一般来说还是本宫做主的,若不是名正言顺,本宫当然可以辞了。”

“可是……”含烟咬牙,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娘娘,如今宫中没有子嗣,娘娘的地位要真正稳固下来,还得有个嫡子才行,若陛下因此而迁怒娘娘,往后再也不踏足未央宫……”

这话说的确实在理,不过她可没兴趣替这个男人生孩子,何况,她未必就乐意做一辈子这样的皇后,一旦这个位子没有带给她任何乐趣,她还得非守着这里不成?

“可是若一味顺着皇上,本宫身为皇后的尊严何在?何况,即便本宫按照他的命令办了,他也未必就会再来这里。除了大婚当日,你可看到他再踏出挽月斋一步?”

挽月斋,伊人已逝,再怎么不舍,再怎么挽留,先皇后也不会回来的,这位皇帝陛下竟然这么看不穿。

含烟迟疑道:“第一天皇上既然来了,自然也可以再来……”

也许是自己也有怀疑,她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

裴容卿讽刺一笑,没有立刻答话。含烟不知道,她和皇帝现在的关系最多称得上盟友,不过,身为盟友,皇上却上来就给她出难题,还真是讨厌啊,难道他想让自己陪着他尊着供着甚至念着先皇后么?

又或者,他是借此对自己进行考验?想到这里,裴容卿挑了挑眉,接着展颜一笑:“你莫要担心,皇上不出挽月斋,宫里谁都不会有子嗣,那本宫就不担心了,陛下如果真的不在这上面上心,本宫便在宗室里抱养一个嫡子,总得有人继承这个位子。”

她说的轻描淡写,含烟却倒吸一口冷气,最终缓缓道:“娘娘说的是,太后总不会眼见着皇家无后。”

说到太后……裴容卿倏地一笑:“含烟,派人把今日小路子说的话再跟太后说一遍,这宫里真正的主事者,还是尊贵的太后娘娘。”

我的陛下啊,要拿我当枪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大家看文开心!再次深情呼唤留言!

说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