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硬闯挽月斋

  然而等她到了慈宁宫才发现,事情远比她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偏殿里,苏姑姑忧心忡忡:“不瞒娘娘,太后这一次的病来势汹汹,前两日只是疲惫,但是从昨日开始便昏昏沉沉,连说话都费力,近日更是彻底昏迷了过去,几位太医还在为太后治疗,只说太后内火攻心,惊险的很!”

裴容卿紧紧握住苏姑姑的手,满脸焦急:“我本以为母后只是精神短了些,谁料竟然这么严重了,是我不孝……”

“娘娘不要自责,是太后嘱咐奴婢不要告诉您,太后也是怕您担心,奴婢和太后都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苏姑姑难得红了眼睛。

“母后的身子向来强健,怎的会突然……”裴容卿喃喃道。

“自一年前皇上住进挽月斋后,太后的身体便一直是这样,时好时坏,太医多次说让太后不要忧心,可皇上这样,太后怎能放宽心。”苏姑姑叹了口气,忽然郑重道,“娘娘,太后现在这样,只能靠娘娘你来主持大局了!”

裴容卿张了张嘴,脸色变了变,咬牙道:“姑姑,本宫去请皇上!”

“娘娘,你……”

“本宫要去挽月斋!母后是皇上的生母,太后病重,皇上难道不该榻前尽孝吗?”她掷地有声,按住苏姑姑的手,“姑姑,这里就靠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料母后!本宫定然把皇上请来,有皇上在,母后也能安心了!”

说罢,她不顾众人的阻拦,径直往挽月斋走去!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亭台水榭,飞檐楼阁,的确是个极为舒适的所在。

身边没有带一个服侍的人,她只身走上拱桥,走了没几步,就被一个身材高大的太监模样的人拦住。

“娘娘,这里是挽月斋,没有皇上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他的神色恭敬,阻拦之意却很明显。

这人看着是个练家子,裴容卿不欲和他废话,冷冷道:“去告诉皇上,本宫要见他!”

“皇上在兰汀阁,这个时候,任何人都见不到皇上,也没法帮娘娘传话,还请娘娘谅解。”他丝毫不肯退让。

兰汀阁?元怀瑾似乎提过,当他在兰汀阁的时候,不许人打扰他。

眨了眨眼睛,裴容卿忽然扬声道:“麒麟!”

黑衣黑发的男子很快出现在她的身后:“娘娘。”

“和这位师傅切磋切磋吧!”她笑意盎然,退后两步,由着两人缠斗在一起。

眯起眼睛打量着唐麒麟,她果然没料错,从她走出慈宁宫,他就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

在两人打斗正酣的时候,她寻到一个机会迅速上了桥,走到桥的那一边,她又看到愁眉苦脸的小路子。

“娘娘,皇上在兰汀阁,您在这水榭里坐一会,等皇上出来了,什么都好说,您可别……哎呦喂娘娘,您别为难奴才!”小路子跪在裴容卿的脚边,一个劲的磕头,让她气闷不已。

硬闯挽月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