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教官,别怕

  入夜的昭山,起了薄雾,影影绰绰的月亮从天际升起,把寂静的山林照射得如同画中的仙境。山风拂面,宛然如嬉闹娃儿的小手,在人的面颊上浅浅的掠过,姚晓璟被这和煦的风儿吹得嘴角微微翘起,她眯起晶莹清澈的双眸,伸手抚弄细窄山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

白的,黄的,紫的,一会儿,顺手就采了一小捧。

她举起花束,伸到背负她沉稳行走的军校教官面前,语气轻快地说:“陈教官,你看漂亮吗?”

她纤细柔软的前胸紧贴在他坚实宽阔的脊背上,碎发甚至有几缕调皮的钻进了他修长的后颈,感到他身体骤起的僵硬,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的行为有些出轨了。

“嗯。。。”过了阵子,姚晓璟才听到他轻声的肯定。

山林寂静,湘水潺潺,月上枝梢春衫湿。静默之间,鼻息里尽是野花淡淡的清香和他。。。。身上的味道。闻着那颇似松木和青草混合起来的清新气味,姚晓璟有些恍神,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记忆中久远的一幕场景。

时间太久,记忆里的画面都泛了黄。可是在深夜的月光下,她紧紧依偎在爸爸挺拔的脊背,昏昏欲睡的感觉,倒是想忘也忘不了。爸爸的身上也有这种气息,可是却比他多了火石和硝烟的阳刚气,爸爸背着她走在回家的路上,低声哼唱苏联歌曲,磁性的嗓音合着妈妈圆润清甜的女声,让她的唇角一直都没敢放下来。

没放下来的原因,是她不舍得。

因为爸爸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太少了,少得可怜。她多么盼望幸福能够永远停留在记忆中惬意哼唱的夜晚,那个时候的姚晓璟,有爸爸,有妈妈,而且有家。。。。。

“怎么哭了?”陈慕枫感觉到颈间的湿意,不禁慢下了脚步。

姚晓璟被他的声音惊醒,赶紧侧过脸去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她勉力维持着带笑的声音:“这花粉。。还挺刺眼睛的。”

“哦。。。。那我帮你拿着。”陈慕枫腾开一只手,要过了那捧野花帮她拿着。

借着薄薄的月光,她看到了他额际上的汗,合着幽邃深沉的眼眸在光线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姚晓璟被他盯得一愣,心没来由的一动,像是被谁用力的捏过,变得酸软疼痛。

“我们休息会儿吧,走了半天,你也挺累的。”她提议两人在陈慕枫找的近路上小憩片刻。

陈慕枫坚持走下去,他说:“我不累,不用休息。现在团长一定着急坏了,我得带着你赶紧走出去。”

“陈教官。。。”姚晓璟这时才想到了他即将要面临的艰难处境。

“嗯?”他低低的应了声。

“你不会因为我受处分吧。。”

陈慕枫几乎没有思考,立刻回道:“不会。”

姚晓璟松了口气,把脸贴在他的脊背上喃喃说:“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教官你别怕,要是狗屁团长真要处分你,我会帮你摆平的。”

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帮他摆平中校团长和K大领导?

陈慕枫摇摇头笑了。

第五十六章 教官,别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