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往事如烟

  不仅仅是晓璟,迟玉燕也很快从女儿口中得知了此事。虽然不愿意相信女儿电话里说的事实,可她却从电话线那端伤心的哭泣声中感觉到晓璟真实的伤心和失望。迟玉燕在特种大队担任教导员,那段时间忙的抽不出时间来关心女儿和丈夫,没想到几次周末的空缺竟然会发生这样龌龊的事情。

她在电话里劝女儿要冷静,她的爸爸不是那样没有品性的男人。

她要自己和女儿相信他。

善良没有心机的母女却偏偏忽略了黄一心非同寻常的手段。姚致远前脚禀明原因要求院长更换主治大夫,黄一心立刻哭哭啼啼的进了院长办公室。她不惜舍上了自己的名节和姚致远的名誉,向院长坦白她和姚致远的不正常关系。她趁姚致远服用特配的药物昏迷的时候,偷拍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都拿给了院长看,她说她无权无势,害怕今后有什么麻烦,所以留了证据。

院长一看情况严重,只好上报给了军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当莫须有的谣言从军总传向总后,传向军区,传向恪尽职守奉献在一线的迟玉燕耳中时,这个和姚致远结发20余年的优秀女军人,再也按耐不住焦躁的心情,向部队请假外出。

姚致远当时处境相当的艰难,他对黄一心造谣的事实百口莫辩,已经被军委停职,限制在军总范围内治疗活动配合上级查清事实。他雄才诡略英明一世却低估了黄一心的手段,他更没想到一个女人居然会无耻到这种程度。

迟玉燕来到军总却被限制探视。

无奈之下,她辗转找到了顾群堂。这位和去世的父亲曾有过过命交情的中央首长,二话没说,直接带着她去见了被隔离的姚致远。

迟玉燕永远也忘不了,她在军总的花园里看到的一幕。

那天细雨靡靡,漫天的雨丝伴着微风飘向树下的两个人。姚致远的背影还是那样的挺拔高俊,可他的怀里,却抱着另一个女人。

那个妖娆妩媚的女军医,她探病时见过几次,凭着常年在特种部队养成的敏锐洞察力,她很早便已经觉得军医的眼神异样,可想到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医院,她们同为军人,品质应该是好的。

可为什么老天总喜欢在关键的时候拿他们的命运开玩笑。

呆立在冷雨中,迟玉燕分不清流淌在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视线模糊,她的心里像是被万针刺过,再没有冲上前去质问他们的勇气。

一步一挪地回到院长办公室,她见到了表情严肃薄怒冲冠的顾群堂以及军总的院长。顾群堂示意院长把东西拿出来。院长犹豫了一下还是遵命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沓决定迟玉燕和姚致远婚姻生命的照片。瘫在桌上的一幕幕香艳画面,刺激着迟玉燕脆弱的神经,她攥紧手指,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刺破血肉。

第六十九章 往事如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