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上山辞别

  “死了。”道长清冷地说,想起昨天和简玉庭的谈话,知道现在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是欺骗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死了?”清颜还不愿意相信这么一条鲜活的生命消失,那双眼睛里面透出的坚定依然清晰。

“信不信由你,老夫也是无能无力,在世华佗也难以相救。”道长不停地捣药,肌肉再生之药“鬼见仇”越快研制越好。

“大哥哥这么坚强怎么可能会死,你分明就是骗人。”清颜试探道,“而且就那腿上的伤都不是致命的要害,怎么可能就死掉了呢。”希望这个世界有奇迹。

道长一怔,眼神动了动,继续捣药,“虽不是致命,但是失血过多。”这个丫头怎么知道那刀刀伤痕不是致命,一般人家的小姐碰上这种事情早已经躲避不及了。

要不是许氏找的那些杂书让慕容清颜看,清颜也不会知道昨天那伤看似严重却不致命。

“大哥哥怎么可能会死了,我家阿花都不会死,”话中无疑透露哭音。

“阿花?”道长抬头看着清颜。

“阿花是我家的小狗,是我爹爹送给我的。”清颜露出小姑娘该有的一面,“老伯,你捣这些药干什么?我帮你。”

道长忍俊不禁,这女娃变脸也太快了,如果里屋简大少爷知道人家比他为小狗,会是什么表情,“这些岂是你姑娘家做的,赶紧回家绣花去。”

“老伯你没有同情心,大哥哥死了你好像一点都不伤心。”清颜觉得这些药肯定是要给那白衣少年用,那就说明他没有死,只是不想别人知道罢了,既然这样自己也不好追根问底。

“呃?”道长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眼前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见她摊开手心,“这是那个大哥哥的东西,本来是要还给他的,既然他不在了,我就交给你了。”清颜将黄玉放在石窝边上。

事关密室的存在,道长将黄玉收入怀里,“你回去吧,别和别人说你来过这里,如有万一,没人保你周全。”

清颜自然知晓,朝道长行了个礼转身就朝门口走出,忽觉有道目光追随自己,回头却也只看到道长一个人,算了,本来就是萍水相逢,“我不会说的,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说完,就走了出去,石门开了又关上。

院子的对话一字不落地被简玉庭听进耳朵,他只愣愣地盯着窗口,只听见道长那虚无缥缈的吟唱声。离开了,又一个离开了。

清颜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申时了,许氏看她静静地净手吃饭,不似以前那般活泼淘气,待收拾完之后,就拉着女儿上了炕,今夜也许是自己最后一晚和女儿同床了。

“颜儿今天都和伙伴们打过招呼了吗?”许氏轻声细语。

“嗯,和它们说过了。”清颜默默地回答道,“娘,爹家里比这里好吗?”

“颜儿是大姑娘了,以后这些话不能问知道吗?爹的家就是你的家。”许氏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慕容府的事与人她都知道,以前有所隐瞒是怕清颜受到伤害,而今要是再隐瞒的话怕女儿的路会更难走,深宅大院的小姐岂是好当的。“颜儿,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有些事情娘还是不能再瞒着你了。”

“|娘,爹爹是个大英雄吗?”清颜对慕容锦不甚了解。

深宅大院少不得勾心斗角,不知己知彼怎么保护自己。

随着许氏一点一滴的讲着,许是今天去了苍暮山,清颜太累了,迷迷糊糊地听着。

慕容家是世袭下来的伯爵府,因上上辈是皇亲国戚,嫡传子弟不可在朝为官,但为显皇恩浩荡,御赐贡司一职,说白了就是皇商,虽无实权,却是实打实的美差。

第六章 上山辞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