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慕容别院

  马车内置放了上好的龙井茶和精致的点心,王妈妈端出一套木质凹口的茶具,黑木衬托,稳稳地倒了一杯,“姑娘,请用茶。”

“有劳妈妈了,多谢。”清颜清酌了一口就放下了,还未被承认的女儿可不敢托大。轻柔的动作,轻声地饮茶,安静的神情,王妈妈眼里多了一丝赞许,本以为乡野丫头,怎么也得教化一番。

平稳地走了一路,戌时一刻才至京城东门口,未入夜的京城人声喧闹,清颜隐约透过飘起的车窗帘子看到了外面行走的马匹行人商贩小摊。又过了一会儿,待马车停稳,王妈妈扶着清颜下了马车。

青衣弄,顾名思义,这里出过一位绝代青衣,后人为表纪念而得名。

“许姑娘,姑娘,辛苦两位了。”李妈妈欠身道。

“哪里?辛苦妈妈才是。”许氏半蹲还了礼。“吱嘎”,看门的老乔头开了半扇院门,可见已等候多时。王妈妈从腰编里拿出几个铜钱给老乔头,“这是夫人裳你的。”老乔头眯眼摸着铜钱,“劳妈妈替我谢过夫人。”

许氏看向清颜,见她面色如常,松了口气,随着李妈妈进了西厢,而王妈妈则带着清颜进了东厢。厢房左边是卧室,卧室后面则是净室,前面放着一张牡丹红边圆桌,桌上已备下晚膳,圆形隔空挂了厚实的幔布,旁边狭小空间置放了一张榻铺,应该是用于丫鬟婆子值夜之用。中堂放了一张八仙桌,似为待客之用,两边褐色实木桌椅,干净无尘,右边则是书房。

用过晚膳,紫玉伺候清颜又是梳洗一番,二更更声敲过,清颜的东厢房烛火尽灭,清颜有些认床,即使高床暖枕也睡得不安稳,隐约听见王妈妈和紫玉在咕唠。

“妈妈,四姑娘看似不错的人呢。”这是紫玉的声音,才满十岁的丫鬟声音清莹婉转。

“看着是个好的,进退也有度,虽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但进我们慕容府也不能太差。”王妈妈婉转地说出了清颜私生女的身份。

“我看四姑娘好相与,比二姑娘强多了。”紫玉想到了跋扈的慕容二姑娘。

“主子岂是你可以排揎的,问了夫人将你给了四姑娘可愿意。”王妈妈略带严厉地喝道,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清颜听得一清二楚,这是在间接敲打她呢。紫玉吐了吐舌头,只是黑暗中看不见而已。

清颜有点担心许氏,想着想着,眼皮开始打架,熬不住困就入了睡。梦里有需要形形色色的女人围绕在自己身边,香脂艳粉,看不清脸,躲过一遭又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圈子里,醒来时已经是汗湿衣襟了。

紫玉已候在床尾了,“姑娘,奴婢伺候你梳洗。”想着昨天紫玉的话,清颜觉得亲切了几分,这个丫头举手抬脚举坐到规矩十分。

“谢谢姐姐。”清颜笑道,嘴角的梨涡煞是好看。紫玉端了竹盐给清颜清口,然后又绞了帕子给她净面,习惯自己动手的清颜有点不自在,心里嘀咕这伯爵府的丫鬟真是训练有素。

紫玉从托盘上拿起一件淡蓝青边襦和同色百褶裙,伺候清颜穿戴。王妈妈掀帘而入,眼神闪过一丝惊艳。“奴婢给姑娘梳头。”王妈妈不敢妄自给清颜排位。

“谢谢妈妈。”清颜抱以感激一笑。乌黑柔顺的黑发在王妈妈手里很快就编出了垂挂髻,又从梳妆台上的盒子里拿出两朵手工精制的蓝色绢花,别在了发髻上,怕过于单调,又选了一只点绿串珠流苏步摇,这显得整个人又婉约了几分。

“请姑娘随奴婢去花厅,府里来人了。”王妈妈面上依然保持着昨天那谦恭的样子。

清颜随王妈妈穿过九曲荷塘和一个圆形洞门便道了花厅,只见花厅里一个盛装打扮的女子正拉着许氏的手,许氏也换上了新的鹅黄色襦裙,梳了个百合髻,简单地配上两只银发簪,相较以前用棉布包发更显明艳。

第八章 慕容别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