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回府家书

  “阿嚏,阿嚏,”清颜打了两个喷嚏,“娘,有人骂我。”双眼委屈地看着许氏。

“肯定是你做贼被人骂了。”许氏怜爱地看着女儿呢。“我哪有?”清颜抗议道。“没有做贼,桌子上的黄玉是哪里来的,娘就是要等你老实交代,额头上的淤青不是被人打的吗?”许氏假装正色道,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向有分寸,但是看到那淤青,不免心疼。

清颜和许氏开着玩笑,嘻嘻哈哈地遮掩了过去,许氏交代清颜将东西还回去,清颜应声下来,只说明天还要去山里采昨天没有采到的野果子。

“许娘子,有你的信。”驿站小官儿扬了扬手里的信,除了慕容锦还会有谁的,许氏言谢并给裳了一钱银子,看着手里拿封了红蜡的信,有些感触,上一封信到现在已经由三个月了,“娘,是不是爹爹的信?”请颜询问道。

许氏点了点头,拆了信,许氏的脸色慢慢发白,眼角泛着泪光。每次接到父亲的信,娘亲都会很安静地看完,然后好好地折起来放到床底的木盒子里。

她拿信默念,看完之后嫣红的嘴唇紧紧地闭着,该来的还是逃不掉。

“娘,太好了,爹爹来接我们来,以后我们都和爹爹在一起了。”清颜舒展眉头,努力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颜儿想和爹爹天天在一起吗?”许氏试探道。

“那当然啦,娘亲难道不想吗?”清衡反问,她不知晓以前的恩怨,娘亲从来不在她面前多说一句有关亲爹的事情,每次慕容锦过来都会给她们带很多东西,也会很亲热地和自己玩在一起,但是每次都只有短短地两天时间。

许氏不语,因为女儿的话语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一面。当初家里将她送给慕容锦为妾时候就已经断了平常人家那种夫妻恩爱被人艳羡的机会,而且这八年来的安静日子她已经习惯了,现在提出来要接她们母女回府,也就是未来的日子里她会和很多的女人一起来分享他的丈夫,一想到这些,许氏的心就揪住在一起了。

“娘,娘,你是怎么啦?”许氏一声不响让清颜有点担心。

“没什么,这两天天咱们收拾,等你爹爹来接我们。”慕容锦了解许氏,也必定认为许氏会不肯回府,在清颜很小的时候就提过,但是被许氏拒绝了,但是慕容锦的信中隐约吐露出要是不回府会影响清颜的将来,这个许氏怎么会不知道,女儿将来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份,一个外室私生女的身份,一个天一个地,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女儿将来的幸福。

“太好啦,要和爹爹在永远在一起啦。”清颜发出快乐的笑声,为了就是安许氏的心,回那个遥远的家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娘,明天我去和我的伙伴们告别。”

“嗯,好,”许氏摸摸清颜的头,看着女儿这么开心,也许回去是对的,“记得把那黄玉还给人家,不可调皮了。”清颜的小伙伴无非就是那些山上的小动物们。

这一天两人心中都有些怅然,但是谁也没有表露出来,一天都在清颜学习雕绣中度过。

第二天,清颜拿着黄玉,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再去山顶一趟,这次许氏给她穿了件窄袖的束腰裙,发髻也只是简单地两个绕髻,配上半圆环银箍,嘱咐她早点回家主意安全云云。

山中依然烟雾缭绕,清颜走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到山顶。她将黄玉放入那个凹槽,石门缓缓移开,通亮的空间依然如昨天那般安静。

昨天过于匆忙,来不及好好打量为什么这里会别有洞天,清颜拾步走了进去,一个小四方院子,院门外好像是练武场,院子里传出一阵阵“咚咚咚”的声音,“丫头,别偷偷摸摸地不可见人。”

清颜听出这是昨天那位道长的声音,“老伯,你怎么知道我来啦?”

青衣道长正在碾药,乐呵呵地看着清颜,“你这丫头拿了我的宝贝,除了你还会有谁。”

清颜撇了撇嘴,“谁稀罕啊,今天我就来还给大哥哥的。大哥哥人呢?”碍于道长在,清颜不敢东张西望。

第五章 回府家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