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七巧宴会(二)

  简玉欣看了一眼简玉瑶,“可瞧着不是,要不是大娘嘱咐我娘一定得带着她,我娘才不会让她跟着来,丢了我们侯府的脸。到是婷姐姐又多了个妹妹,真是可喜可贺啊。”

清婷一怔,说道,“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欣妹妹要是喜欢领回家去便是了,我才不稀罕,粗俗不堪。”

当今皇帝为表皇恩浩荡和孝义仁慈,将自己的堂妹嫁与简越明为平妻,也就是现在的简夫人,因此大家称其原配为大夫人,这平妻则就是夫人,两人分管侯府后院,到也和睦相处,这简夫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名叫简玉臻

清婷惦记自己心里的事,想了许久才开口问道,“庭哥哥和臻哥儿可曾一道过来。”

“臻哥儿正在前院和慕容伯伯一道,至于我大哥,哎,”简玉瑶叹了口气道,“失踪好多天了,父亲派人寻了去,回来时已是受了重伤。”

受伤?重伤?清婷双手一紧,那玉一般的人自自己看过之后便再也忘记不掉,期盼这次能见上一面,怎么受伤了呢。

“自大哥受伤之后,大娘便病了,家里的事情都交与我娘,你看我身上的料子是宫里裳的,我娘特地留了给我做衣裳。”简玉欣自顾自己说着,“这次我娘去宫里,贵妃娘娘裳了好多新鲜玩意儿,我留了些,婷姐姐有空去我府里好好挑选几样。”

清婷哪里听得进去,敷衍了几下,只顾自己喝茶。

依香阁里逐渐热闹起来了,陆续有各家小姐出来嬉闹赏花。这人多了,话题也多了。

“听说庭哥哥受伤了?”

“哪里受伤了?”

“我爹和我娘说的,被我偷偷听到,说是双腿不能走路了,是不是真的?”众女子一番莺语不断,这让清颜想起了苍暮山水涧旁的少年,苍白的脸色,坚毅的眼神,不知道他是否安好,那腿还能走路吗?

“四姑娘,夫人让姑娘去一下。”清颜得了丫鬟的话,与各位姑娘小姐陪了不是,起身回了依香阁,里面脂粉浓郁,厅里多了四五位贵夫人。清颜一一行礼,算是见过了。清颜见许氏在旁端茶送水的,额间已见细汗,但是面色红润,也放心了些。

“可说慕容夫人福气好,四个女儿都是聪明伶俐的。”说话的是国子监祭酒叶夫人。叶夫人刚来京城也不过四五年,却与这几家人交往甚深。

“可不是,我这姑奶奶别的没什么,就是贤惠,这四丫头虽然回府没有几天,你看调教的,啧啧啧,不说还看不出来不是养在身边的呢。”清颜一听,说话的是柳氏的娘家大嫂柳大夫人。

“柳大夫人这话可不对,养不养在身边没有关系,这身份是改不了了,铁板钉钉是爵爷府的四小姐,众位说是不是。”这话说的好,堵了一下柳大夫人,清颜看是抚远侯府的陈大奶奶帮得腔,感激地一点头,算是谢过,这抚远公是三朝元老,年近七十威望依然不减当年,底下的儿孙满堂,柳将军与抚远公政见不合,相对地这内宅也是有隙。

清颜只觉一道目光看着自己,出于礼数,并无直面相对,便用余光找寻,发现是自己进来之后不曾发言的荣国公刘夫人。

刘夫人心里暗道,果然如曹麽麽所说,是个沉稳的,又不怯场,哪里像是个野丫头,可比嫡出的小姐还要镇定,礼数自不必说,曹麽麽教得定是不差。想到那方手帕,怕是京城最好的绣娘也绣不出这种神韵,心里的决定又重了几分。

“听你母亲说你还识得一些字?”问她话的是陈大奶奶,凤眼微微挑起,眼神中多了关怀,陈大奶奶也是庶出。

“是,略识得一些。”清颜轻声回话。

“如此便好,以后嫁人也不至于连个账都不会理,可别行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鬼话,要是真是大字不识一个,以后如何管家,协助夫君。”陈大奶奶是个直爽的性子。

在坐的谁不知道柳大夫人大字不识,柳大夫人和柳大老爷从小定亲,柳大夫人娘家觉得自己女儿嫁成将军府里不能养成那种悲春伤秋的小女儿家,因此教习了些拳脚功夫,书却不曾让她读过。

柳大夫人听了这话心里火气直冒,要不是柳氏按着她的手,怕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陈大奶奶真是会说话。”柳大夫人不服气地顶了一句。

柳氏怕僵局下去,扰了大家的兴致,圆场道,“什么有德无德的,尽说些瞎话,我们四丫头可还是有小孩子家家的,小心吓着她。”众人一笑便罢了。

正巧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由绛紫和绛红扶着也到了依香阁,刚刚的不愉快消散了许多,大家起身给老太君见礼,接着各位姑娘听说老太君也来了都纷纷回了依香阁拜见,乐得老太君心情愉悦,直说这种聚会应该都办办,让她这个老婆子也年轻年轻,这种宴会不乏一些长辈们为子女相亲的意图。

第三十章 七巧宴会(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