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曼陀罗花

  望着碧波青荷,让清颜想起了一首诗,江南可采莲,荷叶连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做人真是比不得一条鱼,东西南北地戏耍。柳氏两人回来时一人手里一盆香瓜,只是小王氏的脸色差了很多,便禀了老太君先回去了。

王氏嗤之以鼻,“二弟妹也太过于娇弱了些,实在应该多养几日。”

柳氏将中毒的事情说了一番,便暗示小梅有嫌疑,小王氏一听自己有可能被贴身丫鬟下毒,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急急忙忙先告退了。

老太君赏荷本来就是给蒋一并设的,可蒋一冰被以前的同窗拉去喝酒了,赏荷也就草草散了去,累得老太君早早歇下,不曾让众人在鹤园用晚膳。

傍晚便有消息传来说小王氏寻了个缘由关了小梅,看不出小王氏的手段雷厉风行。

此时小王氏正在柳氏屋里哭诉。

“三弟妹,我对那死丫头这么好,居然下毒害我,打了她十个耳光都不肯说出原因,我怎么养了条狼在身边,要不是三弟妹你跟我说,我都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我们去查了她的身世,也是一无所获,要不是孩子们说昨天耳弭山上的人像小梅,我也联想不到。”柳氏安慰道。

“我这个一房主母无赖好人,我差点连命都没有了,无赖一个丫头怎么啦,要不是怕你二哥说我是个心肠歹毒,我早就打死她了。”小王氏凄凄地说着,“而且你二哥还护着她。”

“二哥也是为了你好,犯不着为了一个丫鬟和二哥置气。”柳氏拿了手帕给小王氏拭泪,“眼下那丫头嘴硬,我看还是让娘来处理吧,免得二哥拿话来噎你。”

“对对对,你二哥最听娘的话了。我先在就去找娘。”小王氏慌里慌张的起身。

柳氏急忙按住她,倒了杯水给小王氏,“娘都已经休息了,明天再去吧,人都被关起来了,还能跑了?”

小王氏又坐了回去,神情恹恹的,坐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次日,清颜刚梳洗完之后,挑了第一次进京城时的蓝色青萝缠枝蝶舞裙穿上,惹得紫玉“扑哧”一笑。

“不知道是这裙裳缩水了还是姑娘长高了,怎么差这么一大截?”

清颜一瞧,果然裙子高了好多,鞋子都露出来了,想不到营养好了,自己个头都长了一点,“给姑娘换新的,这样子可不能出去。”王妈妈督促道。

紫玉找了双蝶云千水裙给清颜换上,看着算是正常了,王妈妈才去忙了别的事情。

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春芽引了绛红过来,她看见清颜就拉了她进了卧室,悄声道,“想必姑娘时听说了小梅的事儿吧。”清颜点了点头。

绛红接着说道,“一大早二夫人就押了小梅去鹤园,说让老太君处理,老太君已经不理家事多年了,哪里还有精力去理这档子事情,这不让我去叫了三夫人,顺道叫四姑娘一起。”

怎么叫了自己,这种事情的处理不是避着人不是嘛?

清颜叫了紫玉,带上前两天去湘园找到的曼陀罗残花一起去鹤园,到门口的时候,紫玉被拦了下来。

西堂屋挂下了厚厚的紫段幔帘,清颜深深地了吸了一口气,掀帘而入。

地上跪着小梅,头发有些散乱,衣袖都撕开了好几个口子,虽然跪在地上,但是背脊挺得直直的,头一动不动地低在那里,看不清表情。

“四丫头,你来得正好,看看这些,是否认得?”老太君望着清颜。

清颜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竹藤编织的小花篮,里面躺着一些微微花黄的花瓣,清颜从怀里拿出布包,掀开四角,“这是孙女儿在二伯母那里寻得的,可能是被倒到了,引得一直猫过来,孙女儿是发现那猫的叫声不对劲,才拾了起来,确认是孙女儿以前在苍暮山中看到过的曼陀罗花。”

小王氏急忙起身看了一眼,美眸紧了一下,“娘,是一模一样的花瓣,当时媳妇看到了还以为是普通的花,香甜得很,并没有多留意,想不到居然是害人的东西,小梅,你想要狡辩吗?”

桌上的花瓣是周妈妈在小梅的房间里搜到的,拿到大家面前的时候,小梅咬口认定不知道这是什么花,听到小王氏问她的时候,双肩抖了一下,“二夫人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怎么能说我害了你,我又找谁问我姐姐的死因呢?

第六十章 曼陀罗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