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0 荷塘

   原本她不应如此的,作为一个弟妹,同时还是个未亡人,哪里可以这么明目张胆的直视着夫君的兄长。

  但一夜的记忆太长,一夜的记忆太过清晰,声音上说不得不是,却又说不得太像,这模棱两可间的感觉,令她反而增了疑窦。

  陆云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希望,那个人是沈风栖,但倔强的性子,却令她定要仔细瞧瞧这个男人才行。

  若说他风神俊秀,那只是灵山一角;若说他俊逸非凡,那也仅仅粗略描画。沈风栖便仅仅是站在那里,便似是绘出风骨二字。他着一身绣金纹白衣,竖青墨玉冠,长身玉立,俊挺不羁。或者是那几日的伤心及守夜的辛苦,倒是有些憔悴。

  等等!守夜?!

  若他在守夜,那昨天晚上的那个……

  陆云袖踉跄了几步,险些晕厥过去,幸好沈风栖连续快走几步,抢先扶住了她,“弟妹可还好?切莫伤心过度,保重身体。”

  强撑住身体,陆云袖勉力回道:“多谢兄长关心,无妨的。”

  迷雾重重,已是深堕其中。她哪里敢、哪里再敢多想分毫。

  “父王,应是弟妹身体不适,可能昨日大婚过于乏累,不如让小碧小荷先送她回去。”沈风栖转头与睿王爷说。

  睿王爷答允下来。陆云袖颇为委屈的看了眼沈风栖,看的对方莫名的很,才在小碧小荷的搀扶下,缓缓朝着自己那比较偏的小院里去。

  她心里头有事,也就缄默不言。小碧小荷却以为她是因为这么不明不白的嫁给了个死去的小公子伤怀,不敢多叨扰。

  忽然陆云袖停了下来,痴痴的望着院落里的荷塘,以及悬在门外的“清荷小筑”这几个铁画银钩的字,问:“这院名与荷塘都是后来放的吧?”

  小碧回答:“回少夫人的话,因着小公子曾经与世子提过您,所以自从知晓您要嫁进来后,世子便依着您的喜好做了些改变,包括我二人的名字。他说,进来了便是自家人,也不能怠慢了您,有些事,他能做的,便做一些。”

  沈风栖……

  陆云袖的眸中有一些模糊,正如冬日初雪,渐白入眼,掩盖住的事实,却着实令她羞愤。

  到底,是不是他?

010 荷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