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3 刁难

  她回身对沈风栖福了福,“多谢世子,那云袖先去了。”

  沈风栖喊了声等等。

  她好奇的回头,却见他将身外的大氅脱下,罩在她的身外,“冬日雪寒,小碧你下次记得多为少夫人添些衣裳,穿的这么单薄,是很容易生病。”

  小碧好奇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乖巧的回了声“是,小碧明白。”

  陆云袖慌忙低头道谢,返回身走路的时候险些没站稳,在门外便踉跄了下,小碧还未来得及扶,她便跑的比兔子还快。

  沈风栖在后头轻笑了声,转而缓缓沉静,摸着自己弟弟棺材的封盖,低声说:“我大约明白,当年初小弟你一见钟情,是为何。”

  只是原本所有人都以为是李家小女李依依,沈风栖也不想拆穿这桩事情,哪里晓得最后阴错阳差的,还是陆云袖嫁了进来。

  或者,这就是陆云袖的命吧……

  匆匆忙忙朝着侧王妃的居处去的陆云袖,摸着护住自己不再寒冷的大氅,忽然笑了。即便再艰难,至少会有一个人这般关怀自己,那便是福分。

  侧王妃的住处,实则与清河小筑颇有些距离,经过一片覆雪园林时候,她还小小的看了一眼。一带水溪潺潺绕过众正沉睡的花蕊奇草弯过,恰湍出一弯半月之状。有一极其小巧的,汉白玉镂百花缠云霞的弯圈拱桥跨在溪上。远远看去,如一轮白月半升起在那雪花团儿之内。

  不愧是当今圣上都曾经喜爱过的云萝夫人,住处自是富贵不比寻常。当门一道白玉团雕浮凤影屏,竟是北国极寒山中百年才长一寸的大桦整木雕出的框架。那木料雪白微青,与极大极薄的白玉衬去,显得剔透如嫦娥面,芙蓉瓣。绕过影壁,四壁雪白,闪闪耀人眼目。大窗前三道垂帘由顶至地,袅柔飘摆,隐隐照影如初冬薄雾。西墙上只正中挂了一幅长夜逐雪图纵幅八尺长卷,素绫装裱。

  陆云袖看的眼花缭乱,恕她曾经也只是个寻常人家出来的女子,哪里见过这等场面,顿时感觉有些眩晕。侧王妃便已经如此,王妃与王爷的居所怕是更加华美。

  云萝夫人正坐在房中梳头,陆云袖着紧上前问安,“母亲好。”

  “云袖瞧我今日这头,梳的可好看?”

  陆云袖打量了眼,她身了水绿色的印花锦袍,围着白狐的围脖,外罩件银白色的兔毛风衣,盘的是望仙髻,簪着玛瑙串珠七彩步摇,用珠花点缀,就如同那立在墙角的剔红花鸟瓶,格外精致,也十分耐看。

  她马上回答:“好看,母亲如何都好看。”

  云萝夫人摸着头发,问:“再如何好看,也抵不住年岁的老去……如今,这儿子也不再……”

  陆云袖挺直了腰板,也清楚她大约是要指摘些什么了,“原本我并不想迎你进门的。年轻、漂亮、聪明又非比寻常,还守着活寡。在我看来,你比谁都要危险,只是此事上,王妃比我还要坚持。”

  听着这话的陆云袖不得不苦笑了下,也难怪王爷之后再未娶妾室,可能也与云萝夫人的妒心有关。

  云萝夫人对镜照了好半晌,终于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直视着一直站着的陆云袖,“既然你已经嫁给我那可怜的儿子,我也就勉强认了你这媳妇。”

  “谢谢母亲。”

  “咳。你可晓得今日我要你来做什么?”云萝夫人声音又柔和了下来。

  这让陆云袖好生不习惯,连忙恭敬的说:“请母亲指示。”

  “王爷与王妃被传讯回宫去陪病中的太后,这家里的事情,就由我来代为掌理。王妃说,十分想在回来的时候,瞧瞧我们新媳妇的手艺。”

  陆云袖愣住,想看她做饭?

  云萝夫人见她一时没有答话,于是起身朝她走来,忽然浮唇笑说:“这是大世子的外氅?”

  陆云袖心里突地一跳,硬着头皮说:“是。兄长见我……”

013 刁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