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8 不堪

   陆云袖呆了呆,囫囵的应了下来,便仓皇的逃离了这里。迈出门的刹那,才发觉不仅仅是胳膊,就连膝盖处也有些隐隐作疼。

  她提着食盒往自己的清荷小筑走,旁的下人还都很恭敬的称呼她为少夫人。只是心境却已大为不同。原来认为自己在王府,只要我不犯人人不犯我,恭俭顺从,大抵便可安然一生。

  原来这世间并非如此,并非你想不去争,就不会有人来犯。

  王府静静的伫立在寒风中,人心薄凉,比这冬雪亦要彻骨。

  陆云袖踏入房中,小碧与小荷还在等候着,见她无精打采的进来,互相看了眼才说:“少夫人,用膳吧。”

  “不了。有些晚了,你们去休息吧。”

  小碧应了下来,才说:“少夫人,世子说你这两天太辛苦,今晚守夜不需去了,他不会让侧王妃知晓的,你好好歇息吧。”

  陆云袖正自恍神,这时才想起自己应还有最后一夜,不觉轻叹了口气,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自小碧小荷离去后,陆云袖打开食盒,自己拈了一块搁在口中,香甜软滑,玫瑰酱揉的也恰到好处,偏就是入喉之后,会带有略微的苦涩感,但这并不妨碍她做的这蜜糕的好吃。肚子确实饿了,也是有些气恼,不觉又多吃了几块,然后靠在床榻旁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幸好不用守夜,否则以陆云袖的身体,也不定能扛得住。不过原想,这沈风栖既然需要守夜,还那么温柔的替代自己,应是不会再来。

  哪里晓得……

  不过丑时,陆云袖一头磕在床畔,顿时惊醒过来。她揉了揉尚自红肿的胳膊,再抬头看看月色,挣扎着爬起褪去外裳,准备到床上歇息。

  忽然便听见门声一响,下意识的转头,顿时傻在原处。

  “你、你……你不是要守夜?”她劈头便问,显然是十分惊诧。

  还不能完全确定便是沈大公子,尤其是白日黑夜的差别极大。就算是真面目他也不肯露出,所以陆云袖根本无法坦然面对。

  男人笑着走到她旁边。

  夜里的烛火未曾熄灭,陆云袖倒是看的比较清楚,顿时跌坐了下去,指着他说:“你不是……”

  手被一把握住,温热的气息相互熨帖,她的话凝在嘴边一时被噎了回去,“我不是什么?”

  你不是沈风栖……

  然则陆云袖却说不出口,她多想自己是自欺欺人的,与沈大世子并非没有接触,细微处的分别这么大。

  眼泪逐渐滑到面颊,好几日的委屈就这么袭上心头。

  男人凑近,指尖触及那眼泪,她似是受惊了般瑟缩了下。指尖滑下,在她亵衣处轻轻一勾,便只留了一抹嫣红色的肚兜,衬着冰肌玉骨,格外诱人。

  然而他却并未再下手,扯过她的胳膊问:“这是怎么了?”

  他问的是自己的伤处。

  陆云袖冷冷的收了手,“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冒充他人的名字来行这等下作的事情,我是死是活,也不过是你看中的玩物罢了。”

  想起白日里,沈风栖的点点温柔,她的心微微一酸,更似是被针扎了般的疼。

  下巴被狠狠挑起,她再度撞上那双清冽如寒潭的眸子,“怎么?你如今倒是可以喊喊试试。”

018 不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