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5 迫见

  应婶以为她的失魂落魄来自于两个地方的忽视:出殡不许出现、回门又不见亲人。只是当她反应过来,却看陆云袖冲着北街跑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似乎在与自己玩一个游戏,但凡她发现端倪,便会立刻消失,可每当她无意回眸,却又好似暗自跟随。

  好似下了什么决心,她转过身去,看着很担心自己的应婶,从袖中取出一小袋银两递了过去,“应婶你拿上,前些年多亏你的照顾,这是我的心意。”

  应婶红着脸死活不肯收,她强行塞了过去,才拾起伞缓慢的离开。

  原本这银两是要孝敬姑父姑姑的,不过想来他们用大婚的彩礼也能过一段好日子,怎么还会需要这点补救。

  她撑伞走在路上,人烟稀少的街道上,越发显得她身姿的单薄。陆云袖想不通,如何都想不通,自己一生善意待人,却为何会落到这般境地。我之不幸,彼之欢欣,或者在那些人的眼里,她越可怜,反倒是越开心。

  哭也好,怨也好,也不过都是自己在和着苦水吞,谁能怜惜。

  “让开,让开!前面的人让一下!”

  一阵呼啸声从背后的远处传来,马蹄阵阵,车轮滚滚,而陆云袖正走在路中,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陆云袖刚想要避让,却忽然咬牙站定不动,看着是要故意将自己往那脱了缰似的马车前送。

  “让开啊!”来人大呼。

  陆云袖闭上眼睛,就是咬紧牙关不动摇,哪怕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带动的心跳如麻,如擂鼓阵阵,穿破生命。

  那突如其来的马车不得不紧急抓紧马缰,想尽办法的不去朝陆云袖的身上撞,而她居然霍然沉静下来,微笑着望向来处。

  似要破开云雾见月明。似是打开混沌奉真心。她决意,用自己最大的勇气,赌它一赌。

  眼瞧着车轮就要碾上陆云袖那瘦弱的身躯,千钧一发之际,她感觉到一只强有力的手猛然将她一拉,便自撞进个温热的胸怀。

  马车在最要紧的关头死命的勒住停下,手中的伞在地上滚了几滚,落在旁边的水中。

  而陆云袖则喘着气,额上已是出现细密的汗珠。

  马车上的人怒喊:“找死啊!不知道让一让么?”

  只是他立刻噤声,全因为护着陆云袖的男人,那唇边微微浮起的残忍笑容,令他不寒而栗的一颤,冷哼着扯住缰绳,便自扬长而去。

  陆云袖微喘着,紧紧揪住面前抱着自己的男人,她低喃着:“你终于……出现了。”

  男人低笑了声,“你倒是聪明的很。”

  陆云袖感觉到他推拒自己的力量,立刻死死抓住不放,“你别走,你先别走……”

  哪一处都不要她的时候,她也不晓得为什么,就好像抓住个救命稻草,分外无助的说:“你不要离开我。”

  双眸被覆住,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他说:“你这是何苦?”

025 迫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