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6 周旋

  陆云袖茫然失措的感知着这覆着自己的手掌的温热,双眸却已泪如雨下,她这是何苦,李家不要她,那是她的命;侧王妃不欢喜她,也是她的命;只是眼前这人呢?他所作所为甚至只能用匪夷所思四个字来形容。

  她抓住这样的人,当真不是在作践自己?

  “也是……”陆云袖自己喃喃着,拿开他的手,“你走吧,若是再教我看见,我便告诉别人,你潜伏在王府图谋不轨。”

  他从背后俯身,似是极有信心的抬唇微笑,“哦,你舍得?”

  陆云袖并未再强迫自己转身,她哪怕是有再多的理由告诉自己,你应该回头看看,但她明白,他若是不想,可以随时离去。

  “大不了……一起死。”陆云袖恨恨的说。

  他好半晌不说话,忽然笑道:“这般聪明,我忽然有些喜欢你了。”

  陆云袖脑中那弦顿时断了,停在那里望着远处的空旷,此时满城积雪,万瓦铺银,鳞次栉比,近若堆玉,待她回过神后,他早已离去多时,倒是手中多了张字条,应是方才她呆住的片刻塞过来的。

  回到府里后,依旧是空空如也,她快步回到房中,将字条放在桌上,只见上头苍劲有力的写着玫瑰百果蜜糕的细致做法,从材料到如何用料,又到如何上笼,中间的手法,都记载详细。

  陆云袖摸着字条,不知所措的坐下,呆呆的看着面前龙飞凤舞的字迹。

  她虽然外在柔弱,但在李家生活这些年,早已有默然忍耐的习惯,别看她往日默不作声,实际上事理都在心里藏着。唯独在那个男人面前,时常会不像往日的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与自己的肌肤之亲,已是足以让她失去冷静。

  将手放在纸条上细细摩挲,四野无人,也正适合将前些日子的事情理个清楚。

  这个男人:他出入王府如入无人之境,说明武功应是很高的;而他分明很清楚王府的各处地方所在;他甚至能弄来宫廷御点的秘方;最重要的,他似乎对侧王妃,还颇有怒意。

  这三桩疑点统和下来,此人要么是王府的近人,要么便是王府的仇家,而且极有可能是朝堂中人。既然如此,等小碧、小荷归来后,便从侧面打听下,王府是否有什么过往,招惹过谁又或者是得罪过谁。

  只是陆云袖想不明白,他帮自己的原因。一旦他出手给了这秘方,极有可能泄漏自己身份的。不过眼下最急要的,还是得应付那始终看自己不顺眼的侧王妃云萝夫人,这玫瑰百果蜜糕的宫廷御方已有,心中底气自然也足。

  她起身开门,打算再去西北耳房试试,幸而沈君竹准备的材料足够,不需再备。进了厨房之后,将纸条放在案上,扫了一眼之后又重新开始。

  煮上热水泡核桃仁一刻钟去苦涩之味,沥干水后同其他材料一起切成小丁,倒入盘中后再与松子仁搅拌成果料馅……正因为不再是依着原书上捉摸不清的语言进行,而是有了详细的说法,陆云袖也变得愈加小心,每一步都照着方子上做,最后将整块糕放进蒸笼时候长长舒了口气。

  不论怎样,这一次应该能让云萝夫人满意。

  正准备转身歇息片刻,微微后撤却撞进旁人身上,她以为是诸人已经出殡回来,兼且能来这里探望自己的大约也只有沈风栖,于是顺嘴问道:“兄长怎么知道我在耳房里?”

026 周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