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2 坦白

  陆云袖微微一愣,将手泡在凉水中,方才那频频而起的刺痛感终于降低了不少,虽然取而代之的是透骨的凉意,倒是将她立时刺激清醒,她居然忘记提醒小碧千万不要与沈风栖说这桩事。

  小碧见陆云袖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只好探问了句:“小碧是不是做错了?”

  “这也怪不得你……”

  是当初自己以为沈风栖圆了房,所以态度暧昧了些,而沈风栖亦是个温柔的人,未曾拒绝她的自作多情。倒是在小碧小荷眼里,变成了郎有情妾有意的模样。说来,还是自己的问题。

  想要辩解的话语突然凝于唇畔,陆云袖怔怔的看着已然站在门外的沈风栖,眼圈逐渐红了。为何自己瞧见他的时候,却是那般心痛。他赠予自己的帕子犹在手中被揉成一团,却也解不开这其中的迷惑。

  晨光初上,暖阳已然破云,照在小院荷塘之中,亦是浮光掠金,磷光点点。

  小荷拿着从上官先生那里取来的药膏冲了回来,却被刚走出门口的小碧一把拦住。小荷望了眼瞧不见的内堂,低声问:“什么情况?”

  “咳咳,世子爷来瞧少夫人,嘻嘻。”小碧始终觉着自己做的很对,面上依旧扬着骄傲的神色。

  小荷迟疑了下,说:“可这若是教别人听见,可不就落了话头。”

  小碧拉着小荷朝院子外头走,“是世子爷自己执意要进门,少夫人拦了许久也没拦住。若是外人敢说,自然有世子爷摆平。他可是未来的当家啊。”

  小荷显然比小碧更加稳重些许,目光之中倒是依旧忧心忡忡,临走到院外,还不忘回头看上几眼。

  沈风栖正站在陆云袖面前。那一瞬间,她依旧是想起李依依曾经与自己说过的那番话,沈世子乃是朝都难得的青年才俊,出手更是文采卓然,洛阳纸贵。而这般人等,在圣上那里也博得八字评价:风骨无双,举世唯一。

  这风骨无双,举世唯一的人,如今正面色严峻的站在那里,问:“庶母妃欺负你也便罢了,为何却不许我进来瞧瞧?”

  陆云袖将那帕子捏的极紧,净白如玉的面上现出复杂的神情,她垂下臻首回答:“云袖毕竟是小公子的妻,有些时候还需避讳,这清荷小筑虽则比较偏僻,终归也是未亡人的独居处。”

  手忽然被握住,沈风栖也不管她如何挣扎,从怀中掏出个散发着清香的软药膏往她手背上抹。

  陆云袖往回抽了许久,也挣不动这个书生,只好无奈的瞧着对方。

  沈风栖问:“是庶母妃要你避讳么?”

  陆云袖不回答,也算是做了回答。

  沈风栖抹完了药却并未放下,而是凝视着那不足一握的小手,在掌心中兀自冰凉,“云袖。”

  陆云袖肩头微微一颤,这自是沈世子第一次这般唤她,却也藏着些许能模糊听出的情意,“庶母妃那边,自有我去承担,你便直接与我说,究竟是如何想的。”

032 坦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