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7 土匪

  陆云袖刚要回嘴,小荷一脚踏了进来,匆匆忙忙的说:“少夫人、少夫人,方才我去洗衣裳,听纪花说,王爷与王妃要回来了。”

这一句听了陆云袖彻底愣住,“那岂不是要办家宴了?”

小荷这边点了点头,“是呀,定然是要办接风家宴,少夫人还需准备玫瑰百果蜜糕,看来是要忙碌了。”

提到家宴,陆云袖跟着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万一自己做失手了,就怕侧王妃又得寻理由来编排自己,到时候还得费尽心血的去应对。

一想起云萝夫人的冷笑与指责,竟是胜过了那土匪的意欲不利。权衡间,还是咬牙将封尘的事情往后放放,暂且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他总归还是要来的。

见陆云袖脸色也变了,小碧与小荷相视一眼,小碧问道:“少夫人可是在担心糕点一事?”

陆云袖不由得点头,小碧却是笑了起来,“少夫人莫要担心,有小碧和小荷啊。”

在这王府中,也就这两个丫头连带一个沈风栖,最是贴心,倒也算是一桩幸事。

  越临近王爷王妃的归来,府里也是忙成一团。中间侧王妃着纪花将陆云袖唤着去教育了一顿,无非是那些话:二位家主既然快回来了,你莫要忘记自己做好糕点之事,更要小心谨慎,这些日子别再犯错。

  侧王妃还补了一句:我听闻前几日你还去上官先生那里求药,可千万别沾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幸而上官先生说不过是些养身体的药,否则啊……哼……

  陆云袖尤感觉到那声冷哼与梦里头的尖叫,十分近似,不由得抱紧胳膊,坐在荷塘边,让冷风吹的自己清醒一些。果不其然,云萝夫人待自己的戒心未除,奉茶虽则因手伤不用再去,这时时刻刻都盯的自己,严严实实,哪里还有半分自由。

白日方下了场雨,至今还点点滴滴,打在荷塘之中,似此起彼伏的乐器,吹着一曲天明前的余音。

陆云袖拂去肩上被打到的雨水,想着已有好些日子,那土匪没有再来。说不定,他是厌倦了自己又或者是有了新欢,怕是将她遗忘。

那对她而言的刻骨铭心的痛,却在他人那里不着丝缕。彼此之间本不过是场黄粱梦,所谓的爱恨情仇也是烟云飘渺。或许正是这样的缘由,这般想着,居然滑过了些许失落。

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封尘在后头站了许久,眼瞧着那小女子就跟患了相思病一样的望着荷塘发呆,还念着颇有闺怨的诗,他便自得的很,冷落几天虽非本意,但至少颇有效果。

他到底还是没忍住,几步跨到陆云袖身边,凑到她耳畔说:“果然还是想我了?”

陆云袖被吓了一大跳,惊悚站起,却未稳住,险些掉到后头的荷塘里去。封尘大手一弯,她便落入对方怀中,怔怔的相互对望。

这土匪应是乘雨而来,也未曾打伞,浑身湿哒哒的,发间额上的水落在陆云袖的脸上,冰凉的令她瞬间反应了过来,回头看了看院门,幸好四野无人,她才低声怒道:“你放、放我下来!”

封尘哪里管她,转身一脚踢开门,又微微一震,再将房门紧闭,跨了进去,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这手还紧紧的搂着陆云袖的腰,死死不放。

“你这土匪!”陆云袖五味杂陈的低喝一声。

封尘微微一愣,从桌面上拾起块糕点,塞入口中,“一天都没吃东西,我好饿。”

陆云袖去拍他的手,“饿死鬼投胎么?别抓那么大块。”

047 土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