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7 封尘

  陆云袖呆呆的指了指前方,“似乎不远处有人在狂笑。”

封尘微微一顿,未曾想到这女子于此时居然还能想到别处,按下她的手,颇没好气的说:“与我等何干?你……”

忽然陆云袖振奋精神,陡然转过来,瞪大眼睛问:“你叫封尘?”

难得封尘笃定真心一回,却被这陆云袖四两拨千斤的方式生生堵回来这般浪漫的气氛,然而倒也可以理解,从她那双颇为激动的眼神之中,倒是可以观见,方才并非她故意作为,而是受了大刺激。

他不禁失笑,自己说想娶她,动情之余虽有冲动,却并非戏言。而显然对方却未免不在境内,想了想,封尘也就不再逼她,起身将她放回床上,单手滑过软嫩的肌肤,触的陆云袖轻声哼了句。

封尘说:“我是,封尘。”

显然这个名字对于陆云袖的意义更大,她骤然从床上跪起,白嫩细手一把捉住封尘的腰带,“你方才……方才……”

方才是要娶她?这可开什么玩笑,陆云袖本就是沈风景之妻,即便是嫁,也不可能嫁的了封尘。

封尘拨开她的手,将那盒药膏放到她手上,低声笑说:“迟了,天色不早,你赶紧歇息,静养两日这伤大约也会好。”

“旁人会不会觉着我好的太快,起疑心。”

封尘挑眉,“你这般聪明,不会装么?”

他倒是洒脱转身,毫不留恋,陆云袖在他合上门后忽然收敛目光,直起上身,封尘?他叫封尘!

有了名姓,便好查他的来路。转而想起自己尚被关着紧闭,小碧也在房中养伤,即便换了个人来给自己送饭,她也不好去问,谁是封尘。哪怕是希望沈风栖能帮自己一把,结果他亦是被关在院中,不能外出。

思来想去,恐怕这也是封尘敢透露名姓的原因,果然是老奸巨猾!陆云袖颓然趴回床上,不意牵动背部的伤,思绪又再度投到另一边被关着的沈风栖那,哪里还能睡着。

小轩窗,隔着几双人。有情、无情,还复深情。

结果第二日陆云袖正自无趣的坐在床上打盹,却看见小碧捧着药碗推门进来,不觉惊奇的合上手里的书,“小碧,你这是好了?”

小碧好似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面色微红,走过来将药碗放在桌上,又替陆云袖垫上软垫,才笑笑着说:“奴婢是苦惯了的,更何况担心别的人服侍少夫人,少夫人不习惯。”

果然是个贴心的孩子,陆云袖将她拉坐到自己身旁,拂开她那上衣,细细的看着那道伤疤,这时候想起封尘留给自己的那伤药,摸摸索索的从后头取来,抹在小碧背上。

小碧支支吾吾的说:“其实上官先生已经看过了。”

陆云袖手停住,忽然坐在那里闷笑起来,这似乎是这些日子她唯一的开心事,便是能瞧见小碧与上官先生终成眷属,虽则难度也有,但上官先生分明待小碧也算不错,至少这等肌肤相亲之事,若非女子有情男子有意,大概也不会如此顺利。

067 封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