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9 爬墙

  没错,陆云袖这辈子恐怕也只爬过两次墙。说来好像,第一回爬墙似乎还是和个街上的少年郎做的赌,那个少年如今她还有些印象,非常爱笑,阳光之下尤见灿烂。莫看陆云袖虽然时常如个小家碧玉,终究还是寄养在他人家中,李依依不能做的她却可以,至少无人能当真管束她。

说来那少年欺负过她几回之后,就消失不见,直到她嫁人也未曾出现过。

陆云袖拨开墙畔绿草,寻了脚蹬来垫上,前后院都被锁上,她要到达那废弃院落,少不得要翻过眼前的高墙。

昨日封尘也曾来看过自己,但他特特说到今日有事不能来。

但今日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对于王府来说,便是那位说不得的三夫人忌日,从早到晚都有做法事的声音,从外面喧嚣而入。

假若封尘与那位三夫人有关联,那么他今日一定不会来,也便是说,在废弃的院落之中,或许能寻得更多线索,陆云袖卡在墙头,望着高高的地面,此时夜色迷蒙,柳月如钩,纵览整个王府,森鸦无际,或者正是今日是三夫人忌日,人影全无,偶尔有蛙鸣阵阵,时而有蛐蛐声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陆云袖深吸口气,便攀住墙头,身子往下一坠,顺势往下滑去,“砰”的一下坐在地上。纵然摔的有些疼,她也不敢久留在那里,摸着小碧所谓方位,便朝着那里走去。她先是走到长廊边上,取下一盏灯笼,有了灯笼作伴也算微微安心,舒了口气后,朝着长廊深处走去。

幽暗之中,两旁也有微光点亮,手中的灯笼一闪一闪,似黑夜里的明光,给了她不少走下去的勇气,否则这万籁俱静独有一人的孤寂感,会吞没掉她全数的理智,而在此歇下。

她停了停,又照着小碧所说,朝右方的院落走。再穿过院落,走过一座小花园,直达整个王府中,最禁忌而又最黑暗的地方。

这里即便是丛生绿草,亦是杂乱无章,在院墙上爬过的绿叶层层叠叠,手中灯笼滑过,入眼便是萧索,那种森森寒气,自是不言而喻。这院落明显有被火烧灼过的痕迹,两重紧闭朱门更是脱落斑驳,时有夜风吹过,从院里而来却是冷冷阴气,这让陆云袖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也不晓得自己要不要去推开那扇紧闭的锈蚀朱门。

陆云袖深吸口气暗自镇定了下,朝前迈进两步,手触碰到朱门之上,滑腻的绿苔显示了这里废弃的年份已久,怕是有十年才会生出如此盎然的态势。而她刚想推开,却听见内中似乎传来细微的喘息声。

这陡然间出现的声音险些没吓坏她,灯笼没拿稳,“吧嗒”一声落在地上。陆云想要弯腰,却听见那喘息声瞬间消失,她咬唇慢慢捡起灯笼,心说要不这便转身回去,实在不行再让小碧陪她一起来,这一人站在这里,着实渗的慌。

她叨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刚刚挪脚,却恍惚听见朱门之内,传来了微弱的“救命”二字。

069 爬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