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欺人太甚】

  一轮中,一袭白衣偏偏而来,竟然是一名白衣俊男。

黑色的长发用一条蓝色缎带系住,落于背后,一派道风仙骨。尤其是那双眸,细长却深沉。

“倩秋,要我帮忙么?”男子邪魅一笑,那眼里仿佛融进了无数的金光,闪烁灿烂。

风无双一怔,他认识自己!他是谁,为何自己这副身躯的记忆里没有这么一个人!

再看身后,羞花闭月也是一脸的呆滞。

这个男人是谁!

正想着,身子一轻,便落进了一个宽厚的怀里。

“你!”风无双的手同时也捏住了他脖间的死穴,“放我下来,否则!”

她的指尖一用力,白衣男子便感到脖子一阵的酥麻。

“呵呵……”白衣男子面不改色,嬉笑一声,“真是好心没好报,我是看你腿软了,才伸手帮你一把,怎么难道你要从正门进入,被人逮个现行?”

“什么意思!”风无双听出他话里有话。

白衣男子笑了笑,朝她调皮一眨眼,“你去看了便知!”

言罢,他抱着风无双,双腿一蹬,整个人便如鸟儿一般,轻盈而起。

几个兔起鹘落,他便抱着风无双从将军府外的高墙轻易地翻墙而进。

“我的侍女呢?”风无双发现这个男人对将军府的地形了如指掌,顿时对他的身份起了疑心。

“你放心,她一会儿就到,与其担心别人不如关心下自己的处境吧!”男子神秘一笑,停在一处,用眼瞥了瞥前方。

风无双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前方是个大堂,两人正落在了正对大堂对面的屋顶之上,刚好看清对面。

大堂之上,有三人。

风无双看的清楚,其中身着青衣长袍,两鬓剑髻的高大中年男子便是她这一世的爹—大楚前护国大将军,秦天成。

在他身边的那名目露精光,贼眼精明的白须老男人便是左相—千机卞,此人向来虞秦天成不合,如今却出现在了将军府。

而在他们身前的是一名公公模样打扮的人,那人手里拿着一份皇轴,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大将军之女秦倩秋,贤良淑德,容得端庄,堪称贤妻典范,特赐婚秦王,择吉日成婚!

秦天成正准备接旨谢恩,而一旁的左相却坚持让秦倩秋出来接旨。

一时间,大堂上两人僵持不下。

“有趣,真有趣!”

她眯起眼,想来这副身躯的主人爱憎分明,对这些坏人的记忆总是如此的鲜明。

之前左相的两个女儿便以秦王之名诱骗之前的自己去了那个房间,在房间里便遇上了mi香阵,只因这副身子之前的主人—大将军的独女,秦倩秋自小便患有有哮喘病,她吸入了那浓浓的香味而喘不过气,最后窒息而亡。

因此,自己的灵魂才转投到了她的身上。而如今,左相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到将军府,演出这么一场戏,其心可知。

风无双眸光一冷,左相一家人,真是欺人太甚!

“他们好像在宣读圣旨!”身边的白衣男子一脸的笑意,“恩,貌似,指明要见你!”

“你懂唇语?”风无双一惊,看向他,这个男人不一般!

“你不去?”无视风无双那冷厉的目光,白衣男子长眉一挑问道。

9.【欺人太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