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司空御

  与龙城隔海相望,有一个遥远的国度,西凌国。

承载着西凌国人精神与信仰的神圣之地——西凌神殿,建设得金壁辉煌,美仑美奂。

西凌神殿占地三百余亩,座落在首都西部一角,设有祭坛。正前方大殿对外开放,以供信徒顶礼膜拜,除此之外,警卫密布,守卫森严。

最中心一座大殿中,一名身穿黑色长袍教服的年轻男子坐在主座上,单手抚额,闭目养神。

此大殿名为掌教殿,顾名思议是掌教工作的地方。近些年来,掌教司空峻以闭关承接天恩为名,秘密隐居至深山,将殿中一切事宜交由他的长子司空御掌管。

座上的男人正是西凌神殿少主,司空御。

外界传闻,司空御长相俊美无双,可只有你真正见到他,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俊美。

他的美,七分冷俊,三分邪魅。

五官精致得如同大师刀刻出的绝品雕塑,皮肤白皙完美得没有一点瑕疵。身材颀长,体态锐利。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慑力,危险而又邪魅。

与南宫夜的冷俊刚硬相比,他的美稍显阴柔邪肆,就像漫画书里走出来的邪王。

空旷的大殿寂静无声,清晨的阳光斜斜地透过玻璃窗照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反射出了明亮的光。

司空御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狭长的凤眸灿若星辰。

他的声音像一道天赖,在大殿里幽幽响起,“苍狼,夕阳天使离开多久了?”

一旁的保镖随从恭敬弯身,“回少主,一个半月了。”

司空御突然坐直了身子,凝眉望向窗外,似乎要望穿时空,看到日夜想念的那个身影。才一个半月吗,他怎么觉得已经分别了好久?她说一年为期,她大仇得报,便回西凌永做神殿的人。他愿意相信她,但心里总有隐隐的不安。

她若一去不回,那该如何是好?

她若不回,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把她捉回来!

从她十七岁那年,他在街头偶遇到她,他的心就被吸入了她那双清澈如湖的眼睛里,再也找不回来了。她美丽、倔强,虽然心怀大仇,却圣洁得如同天使,这让他觉得自己肮脏无比。

为维护神殿统治排除异己,他的手沾染过太多鲜血,他的心里住着一只魔鬼。所以,他要困住她,磨练她,要她的双手也沾满鲜血,这样他才觉得和她相配。

司空御起身,缓步踱到大殿中央,突然飞起一脚,踹翻了神架。

神架,代表了教义和所信仰的天神,他的做法是一种严重不被允许的亵渎。

苍狼慌忙跪地,“少主,万万不可,神架万万不能亵渎。”

“哼!”司空御毫不在意地邪魅冷笑,“我为何要生在司空家,为何生下来就要被打上神子的洛印?这个洛印给了我无上的尊荣,却也给我戴上了禁锢一生的枷锁!”

正因为这种身份,他往往身不由己,不能自由行动,不能随心所欲地飞往世界各地。最重要的是,不能陪她一起去复仇。她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寝食难安!

他不在,她的身边出现了别的男人怎么办?她那么美,足可以让世间每一个男人都为之疯狂!

男二出场,吼吼

司空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