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分开的日子(五)

  上午的时候,安雅欣接待了一位叫张平的当事人的母亲和她的孩子,她们是来感谢她的。

三月份的时候,她接手了一个偏远山区的案件,这是一起妻子长期遭受丈夫家庭暴力,致使妻子在丈夫一次酒后再次遭受殴打,拼命反抗时不慎将丈夫推倒在地,丈夫的头部正好碰在玻璃茶几的边角造成头部大出血。她把丈夫赶紧送往医院抢救,最后丈夫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安雅欣第一次在看守所里见到张平时,看到她的额头上和眼眶旁有着深深地两道疤,脖子上还有着比较明显的掐痕,应该是这次丈夫醉酒后殴打她时掐的,看到这些就能想象到张平长期生活在丈夫暴力的阴影下。

同样作为女人安雅欣对她充满了同情之心,但是作为一名律师对她又很气,为什么不懂得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张平告诉安雅欣,她们那里很穷的,刚刚可以解决温饱。为了给哥哥结婚凑给女方的彩礼钱,她不得已嫁给邻村一个比她大十岁的木匠。煤人说岁数大的男人知道疼老婆。

刚结婚的时候,丈夫真的对她不错。丈夫有手艺给别人做家具,不久她怀孕了,丈夫更是怕她累着了,什么都不让她干,可惜快乐的日子伴随着女儿的降生戛然而止。

丈夫说她生了个赔钱货,她还没做完月子,丈夫就开始让她洗衣服、做饭、喂猪,家里所有的活都由她一个人来做。丈夫则每天喝得大醉,只要女儿一哭,丈夫就大骂赔钱货,再哭就把你卖了。

后来她真怕丈夫把女儿卖了,就带着女儿回娘家住。丈夫三天两头到她娘家去闹,实在没有办法她和丈夫回家了。这次回家后,丈夫开始对她拳脚相加了,丈夫只要不高兴便会毒打她。

一次,她被丈夫打得受不了了,跑去公婆家求救,公婆不但不保护她,还骂她是个败家娘们,生个赔钱货挨打活该。

从此,张平为了照顾年幼的女儿,默默忍受着丈夫长达五年的家庭暴力。

安雅欣愤愤地问她,“你为什么不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呢?”

她无奈地回答,“我到村委会去反映过,村主任和干部也到家里去调解过,每说他一次他就好几天,随后还是会打我。我到派出所也报过案,民警了解是夫妻间的家庭纠纷,最初调解过,更拘留过他几次,这样反复几次后,派出所也不管了。”

安雅欣又问她,“你为什么不和丈夫离婚呢?”

她的泪水一下子溢出来,“在我们那里离婚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女人离婚了,娘家人一辈子在村里都抬不起头的。我说过要和他离婚的,他说要离婚的话,他就先杀了我和女儿,再杀我娘家人。他简直就不是人啊!”

那天安雅欣从看守所里出来,心情异常的沉重。

第八章 分开的日子(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