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自罚

  不谙汉语精髓的夏思林被揭底,恼羞成怒,“林梓恩,你这是面对满屋长辈说话的态度?你简直是……简直是……”

也许是气急了,夏思林突然词穷。

林梓恩慢条斯理替她往下接,“大逆不道”

“对!就是大逆不道。”

林老夫人喘了几口粗气后才反应过来提醒夏思林的是谁,猛地转头看向林梓恩,眸光如利刃骤然出鞘,仿佛直想在她胸口连扎十八个血洞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

浑不在意的林梓恩弯了弯唇角,看向夏思林,毫不掩饰讥诮之意,“听说夏小姐过的坎坷对中文了解不多,那这几句背了不少天吧?”

“你……”夏思林冲叔爷爷使了个眼色,叔爷爷却借着咳嗽低下头去看都没看她一眼。

林梓恩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望着她,半晌还关心的问了句,“我没事!可是夏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需要和叔爷爷一样打个吊瓶吗?”

“行了,胡丽晶的事就按你说的办,不过关于真假林思恩的事得按我说的办!”一直沉默的林笑裳不悦的将视线从夏思林身上转了一圈落到林梓恩身上,“梓恩,思林不精通中文是因流落国外的隐痛,你就这么残忍的提出来,这是你不对,念在你是无心之过,就罚你不要再节外生枝算作对她道歉!”

夏思林显然没有认清形势,“什么?她搅黄长辈意愿的事,就这么算了?”

看夏思林失态的样子,林梓恩心头冷笑,抬起头来时脸上俱是悔意,“夏小姐说得是,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我无心伤害了你,那么我自罚去东欧面壁,马上就动身。”

说话间,她掏出手机拨给周乔方非,大声吩咐立即包机去东欧,挂断电话时人已经走到了门外。

眼看她的背影真的消失不见,屋内的人均是一愣:这真假林思恩还未尘埃落定,起决定作用的林梓恩竟就这么走了?

于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逼宫,在主角离场的情况下只得草草落幕。众人多多少少有些心里忐忑,总觉得林梓恩的态度耐人寻味。

等董事长办公室内已经退得没有人了,林笑裳才疲惫的冲身后一道隐蔽的木门喃喃自语,“我们是不是……算漏了什么?”

诡异的是门内竟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嗓回应,“你想多了。”

“是吗?”林笑裳看着缓缓打开的那扇精致木门里走出的俊朗男子,挠挠头下意识的说,“我怎么觉得是我想少了什么呢……”

…………

与此同时,楚策正站在林氏集团门口,没撑伞,深色大衣上沾了一些雪花,等看到旋转门内闪出一道熟悉身影,眼神一亮,立即扬起低沉带笑的嗓音,“Gillian!”

他是帮林梓恩维修车子时才从4S店的电视新闻里知道林氏的这些事情,而楚家一直在东欧发展,国内的人脉不旺,表哥萧珩的电话打不通,从其他人那里没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他不放心,就特地跑来看看。

第二十九章 自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