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吻

  心底那种未知的复杂的情绪让他有些烦躁,顿时一记冷眼扫过去,释放出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冰冷气息,属于他的王者气场足以压得人喘不过气…

偏偏…

萧枫学是个常年在生死边缘徘徊、本质里比他还要冷的人。

区区气场怎镇得了她?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看起来好可爱……”萧枫雪借着迷乱的灯光不断盯着他看,丝毫不畏惧他的寒冷怒意。

威胁的眼神,配上微红的双颊,看上去就像是个在赌气的孩子。

暗帝的这样的一面,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见到的,身为唯一的目击者,萧枫雪觉得非常有必要留个纪念。

心动不如行动。

萧枫雪向来都是果断的行动派。

帝凉寻疑惑的看着她突然靠近,面对面的,他们的脸庞距离不到二十厘米…

突如其来的靠近,她身上特有的淡淡体香,又让他红了脸,墨眸逐渐幽深。

她不会又要吻他吧?得知这个可能性很大的讯息,他心里竟是升起些许期待。

然后他看见近在咫尺完美细腻的脸蛋突然甜甜的笑了下,很美,可他为什么看到了她背后恶魔化身的幻影?

眼见白皙的双手,就要附上他的脸。

这下他就算是再怎么愚笨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邪恶的魔爪终于快如愿的掐上他那令女性疯狂的俊脸。

他们离得很近…

蓦地,他长臂一捞,在萧枫雪还没来得及反应时直接把她禁锢在怀里。

帝凉寻俯身而下,炙热的气息萦绕在她敏感耳垂,那双如鹰隼般的墨眸,褪去冷漠带了一丝迷离,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炫丽而邪魅。

“你……”干嘛两字尚未说出口,萧枫雪便感觉到一道浓重的阴影朝她柔软唇瓣袭击而来,来势汹汹,无可阻挡。

“唔……”唇瓣被攫住,柔软而炙热的触感,与她的冰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头晕目眩……

眼前是那张放大的脸,这个俊美的不像话的男人正闭眼忘情地吻着她。

他的吻强势霸道,如暴风雨来袭,在她口中攻城略地。

毫无吻技可言,笨拙的吻…

青涩而温暖…

她抗拒地伸手去掰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毫不犹豫地抬起右手往他小腹袭去,被他轻易的躲开,适得其反是,帝凉寻的手有如铁箍般越收越紧,紧得令人透不过气。

男女力量本就悬殊,即便是接受过魔鬼训练的她力气始终也比不上帝凉寻,各种正道功夫对他完全无效…

对付他必定得用上组织教的近身术,那些高超的近身格斗技巧,再配上身手灵敏矫健的身躯,她有十足的把握放倒他。

但是……她不能这么做。

组织的暗杀搏斗技巧一出,智商与防心都高于与常人的他必定会怀疑她的身份…

杀手,一出必定是杀招。

她并不想杀他…

狂热的吻,铺天盖地,霸道的,强势的,青涩笨拙的,却又不失温柔的。

带着酒气的醇香,惹人沦陷…

萧枫雪刹那间迷失了自己,酥软地沉醉于他的温柔乡中。

氧气的殆尽,迫使双唇微分,她大口地喘气着,眼神醉人中带了一丝迷离……

倾刻间,萧枫雪便恢复了神智,眼底闪过一丝凌厉!

帝凉寻缓缓放开她,忘情地抚着她略显肿胀的红唇,薄唇勾勒出了一道迷人的风景,天地皆暗为失色。冷眸覆盖着的满足笑意,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下一瞬间,笑意直接凝固在了脸上。

一个杂带着劲风的拳直直重击到了帝凉寻的结实腹部。发出一声外物撞击到肉体的沉闷的声音。

力道似乎不大,却出奇的疼…

罪魁祸首拍了拍手,挑衅地瞪着他,声音却很淡然:“帝凉寻,我跟你没完。”

看他吃痛的揉着小腹,萧枫雪冷然一笑。

她那一拳打下去,不偏不倚,正中方位,无需太大的力气,却足以令对方痛上一整天…

够他喝上一壶的了。

堂堂一代杀手女皇岂是他想吻就吻的?

丝丝凉气从口中一直传送到痛疼万分的腹肌处,一股子肌肉绞痛感顺着那完美的腹肌向外延展着。

帝凉寻却依旧面无表情,冷着一张脸,看着坐在旁边悠然自得的女生,眸子深邃危险。

该死,他居然毫无防备的被偷袭了。

他倒想看看她怎么跟他没完!

各种吵杂的重金属仍旧在继续,惹人迷乱。

包厢的角落,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直到女特有的声音响起,冷清中携着些许不屑,像是自言自语的一哼:“吻技烂死了。”

她竟然说他吻技烂?

他的吻技哪里烂了,再说这种事本来就得一回生二回熟的。

眼底浮现一丝别扭,他的表情依旧冷若冰霜。

小腹上的疼痛逐渐缓解,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疼了,帝凉寻下意识望着旁边女生绝美的侧脸。

幽深的双眸,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未施脂粉的脸庞,在迷乱的灯光下显得出尘美丽,漂亮得令人移不开眼。

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白兰地,乖巧的模样,看起来犹如一个可人的邻家妹妹。

纯洁无害…

但…

还在隐隐作痛小腹无时不刻提醒着他,这个女人是有多暴力!

光她那能将XO当饮料喝的狠劲,就不是一般女生能有的…

“女人,不许喝酒!”

男人冰凉丝毫没有温度的声音,却带着一丝察觉不到的关心。

他还是忍不住开口,打破沉寂。

“关你屁事!”

听见他命令般不容置疑的语气,她轻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爆粗口,安静乖巧的模样瞬间破裂。

在看不见的角落,朱唇勾起一抹苦涩,其中的悲戚唯独自己能懂。

她千杯不醉的本事不是组织训练出来的,是自己喝出来的…

就连组织里有‘酒神’之称的人拼酒都拼不过她。

说起来她是不是还得感谢那个人?

见她丝毫不听他的话,帝凉寻宇眉紧蹙:“你到底是谁?”

第十四章 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