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秦洁莉遇难

  甩甩头,她伸手把不远处的背包拖过来,放在帝凉寻旁边,自己走到帐篷另一头躺下。

黑色的背包在两个人之间形成了一个阻碍,萧枫雪扫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分界线,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们互不干涉。

帝凉寻挑了挑眉,一手撑着头侧趟在软垫上,眼神紧紧盯着隔在两人之间的背包,恨不得用眼神挖出个洞。

最后还是认命的闭上眼。

秋夜微凉,没有月光的夜晚一片漆黑,树林里的温度更是冰冷。

半个小时后。

某女打了个寒颤,心里不停埋怨被子太单薄,眼皮轻抬睁开一条缝,眯着眼看到对面的暗煞大当家,潜意识把他当成了暖炉。

很没节操的把背包挪开,身子一缩一滚再一挪,成功爬到帝凉寻身边,伸手就来了一熊抱,再把被子盖好,动作一起喝成。

在心底碎碎念:不过是抱着一起睡,又不是没有过,这样应该不算暧味吧?不算吧?

“小野猫?”帝凉寻委实被她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

“我冷。”她很无耻的往他怀里钻了钻,找了个最舒服最温暖的窝。

闻言,他无奈的扬扬唇角,长臂一伸,把她冰凉娇小的身子揽在怀里,让两人更贴近一些。

一手抚着她柔顺的头发,一手揽着她的腰枝。贪婪的汲取她身上特有的香味,淡淡的曼珠沙华的味道,那是任何香水都无法比拟的,透着独特的魅惑,令他迷醉。

仿佛有种念头在心底慢慢滋生,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能一辈子保持这样就好,就好。

嗯,他暗自决定要回去问下修,他这是怎么了。

翌日,依旧不变灰蒙蒙的天,丛林里一片寂静,仅有偶尔几声昆虫的鸣叫声,翠绿的草尖儿上还沾着昨夜的雨露。

帐篷里一对绝美的人儿紧紧拥着,画面唯美温馨。

男子怀里的女生睫毛抖动几下,缓缓睁开双眼,黑白分明的眸子冷清中带着防备,还有深不见底的寒意。

瞬息,好似想起了什么,眼中的防备逐渐褪去,眨眼间,已经恢复清澈灵动。

抬头望着帝凉寻睡梦中的俊脸,刀削般立体的五官,薄唇轻扬着一起若有若无的微笑,原本时刻深邃泛着冷光的眸子褪去了深不可测,闭着眼,恬静得像个孩子。

“人间祸害啊……”阅过美男无数的她也忍不住感叹一声。

在温暖宽厚的怀里蹭了几下,轻轻挪开搭在腰间的手。

她正打算起身,一只刚劲有力的胳膊又把她给带了回去,还没缓过神,就听见头顶沙哑透着几分魅惑的声音,“小野猫,你倒是说说……我祸害谁了?”

帝凉寻睁开一双美艳幽深的眸子,墨色的瞳仁里倒映着少女迷茫间略带尴尬的脸。

“谁都祸害了。”萧枫雪从牙齿里迸发出几个字,没想到帝凉寻这厮腹黑得要紧,明明醒了还装睡。

她说的其实也没错,放眼整个清英,哪个女的没被他祸害过?

听着她的话,帝凉寻唇角漾起一抹很淡很淡的笑意,那是风华绝代都不足以形容的姿色。

一直对自己长相不注重的他,突然有些庆幸脖子上长了这么一张脸。

听她的意思是,祸害到她了吗?

“神经病。”大清早的在那傻笑个什么劲啊他。

萧枫雪丢下三个字,然后坚决脱离他的禁锢,披了件薄外套离开。

帝凉寻的笑意瞬间僵在嘴角,相信任谁莫名其妙被骂了句神经病都高兴不起来。

这世上,除了萧枫雪以外,估计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敢当着帝凉寻的面骂他神经病的,更何况还是在知道他真实身份的情况下。

所以现在凉少的心情很纠结很不爽啊,这个女人到底是哪个星球冒出来的?她难道不知道他随便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掐死她吗?居然还敢骂他。

心底虽对萧枫雪的话不满,眸光却不受控制一刻不离的盯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为止。

刚打开帐篷,迎面而来冰冷的晨间空气,萧枫雪面不改色,开始在附近的空地做早操,差不多过了十分钟才缓缓走向秦洁莉的帐篷。

还未到达,在二十米之外她突然顿了顿,她的听觉跟对环境的感触因为长时间的训练变得比常人敏感许多,周围一百米处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离不开她的探测。

现在,她竟然没感觉到秦洁莉帐篷里有呼吸声?

为了以防出什么事,她还是决定走过去拉开秦洁莉的帐篷看看。

果然,没有人。

萧枫雪眉头微蹙,才五点多,这么早她能去哪?

略微思忖一下,为了以防出事,决定到附近的丛林找找,她晨练了起码十分钟,就算去方便也没必要这么久。

她迈着慢悠悠的步伐,双手背在后面,一边盼首顾尾的,观赏草丛中的小野花,与其说是找人,还不如说是散步。

面临同学有可能失踪的危机感?

不好意思,自从她出道到现在一年多,除了第一次实习任务有些不适应的情绪紧绷以外,多次执行顶级任务,都没感受过什么叫紧张。

“救……救命,救命啊……”

秦洁莉微弱沙哑的声音自远处传来,有气无力的,估计就算有人也听不见。

“有没有人啊……咳……”

萧枫雪耳力经过特殊锻炼,很轻易的听到她的声音,寻着声源走去。

草丛密布的地方裂开了一条缝,一米多宽,土壤还有些松弛,是常见的山沟,望下去就是秦洁莉一身狼狈的坐在山沟里,她白色的睡裙被渲染上灰色、土黄色,好不精彩。

“莉莉?”

“雪儿?雪、儿,你、你终于来了………”可能是折腾太久了,秦洁莉的气息有些紊乱,说话也都短短续续的。

“你怎么掉里面了?”看着宽一米,深有两米多的山沟,她嘴角抽了抽,这么大一条沟,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自己掉进去的。

“呼,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倒霉,不过想起来上个厕所,本来以为找个偏僻的地方比较好,谁知道脚一滑……就、就下来了。”说到后面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去,“对了,雪儿,你快拉我上去吧,我都快渴死了。”

第四十章 秦洁莉遇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