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0.九尾银狐

    真的是造孽啊!他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只没有节操的魔兽!为什么?!

  不过他一定没有想过,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想来,他也一定没什么节操了!

  喜房,凤凌夜阖敛静坐,又失败了!丹田之间依然被堵塞了。

  墨昊穹悄悄进来,遣散红妆绿袖,凤凌夜正懊恼,抬头,看见窗棂前墨昊穹的身影,披着月光站在那里。

  “滚!”凤凌夜不带感情,冷冷说道。

  “王妃说得正是,这个时辰,滚床单最适宜。”墨昊穹往床边走去。

  还末靠近,一条玉腿凌空一踢,直奔墨昊穹的胸膛。

  墨昊穹薄唇轻抿,微微上扬,一把抓住对方踢出来的腿,顺势将那只赤果的玉足揽入怀里,月光下,纤悉无遗的足腕像玉雕的艺术品,墨昊穹细细抚摩,“真真一双好足!”

  “神经病!”一只脚被束缚,凤凌夜顺势将脚在墨昊穹的手心一蹬,整个身体腾空,180度旋转,另一只,直愣愣的往墨昊穹的脸上扑去。

  墨昊穹不禁失笑,堂堂一个睿王爷的洞房花烛夜,还真是猛烈刺激。

  微微侧脸,堪堪躲过对方另一只玉足,随口念了个诀,凤凌夜以无比销魂的姿态静静落至墨昊穹的怀里,整个人将木头人一般,只剩下一双漆黑的眼眸流转。

  墨昊穹将凤凌夜整个环在自己怀里,坐在床边,轻轻捋着凤凌夜垂下的发髻,“本王爷问你几句,是,就眨眼,可明白?”

  凤凌夜眨眨眼,好,居然施决困住自己,这帐,记在心中。

  “你仔细想想,身体是否有异样?”墨昊穹问。

  凤凌夜眼珠转了一下,丹田堵塞,无法聚气,应该也算是身体出了故障吧?于是,凤凌夜再次眨了眨眼睛。

  墨昊穹将刚刚君笙说的话慢慢转述给凤凌夜听,那些在平襄侯生活的片段像电影一般,慢慢的翻忆,眼睛不觉喷起了火,想来,刚刚给凤凌月凤凌染的教训还是浅了,这些人,应该千恨万剐。

  墨昊穹说了半晌的话,不知是忘了,还是舍不得,烛光下就这样一直抱着凤凌夜。

  “抱抱,亲亲,爱爱~”窗外突然传来叫声,这才惊觉墨昊穹。

  墨昊穹放下凤凌夜,打开窗户,幽黑的走廊,一只不长毛的鹦鹉消失在黑暗之中。

  “鸟至贱,则无命!”墨昊穹手指伸出,一簇火焰尾随着贱贱消失的方向追去,很快,宁静的睿王府传来惨无鸟寰的声音凄惨的划破夜空。

  “现在带我去找九尾银狐。”屋内,凤凌夜冷冷的开口。

  “夜色正浓,今日可是我们的大婚的好日子。”墨昊穹转过身,邪魅的笑着,靠近,银色面具下,风华夺目。

  怀里残留的温暖,墨昊穹坐在床上,抱起仍然端坐着的凤凌夜躺下,双手抚过凤凌夜冷艳的颜面,“今晚,好好享受!”

  一道凛风,势如破竹,直冲向墨昊穹身体最脆弱的部位,墨昊穹顿时弯曲成熟虾状,在床中瑟瑟凌乱,怎么忘了,开口说话,说明她已经破了自己的诀!

30.九尾银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