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白色齿痕

  “是吗?”凌嫣冰清冷的目光与天少隐对视着,“你的祝福,我不想要!天少隐,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初九那天就要订婚了,你再缠着我,也没有用,我是不可能会嫁给你的!”

“凌嫣冰,那我也告诉你!”天少隐很突然地捏起了凌嫣冰的下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低吟:“今天还不是初九,你别把话说的那么死,到底你会嫁给谁,那还是一个未知数!”

“放开!”凌嫣冰用力地打开天少隐捏在她下巴上的手,“别再纠缠着我,我讨厌你的霸道!”

“以后,我也不想再看到你!”说完凌嫣冰便要转身走向门边。

“就算真的很讨厌我,也不用这么急着就走啊,”天少隐一把拽住了凌嫣冰的手,用力将她拽到了他的怀里,“最后的时候不是都应该有一个吻别的吗?”

“什么吻别!你放开我!否则我就要喊人了!”凌嫣冰紧咬了一下牙,仰头看着天少隐,“天少隐,你是天风的总裁,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也不想被保安当成是(色)狼给带走吧!”

“(色)狼?我?”天少隐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然后一笑,“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一定会以为你想要(勾)引我,让我娶你。”

“天少隐,你!”凌嫣冰闷哼一声,捏紧粉拳挥向天少隐的脸。

粉拳还未及脸,就已经被天少隐给紧紧地握住,他将手一扬,根本就不在乎,“凌嫣冰,你喊吧!你的未婚夫柳旌卿也在这里,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的未婚夫柳旌卿看到我们两个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之后会作何感想!”

“你!”凌嫣冰怒视着天少隐,却也没有大喊出声。

他说得对,如果让柳旌卿看到,他一定会很生气,他会误会的。

要是让他知道他曾经还强吻过他,要是让他知道那天赶去萍花巷救她的人也是他,他一定会很生气,也很自责。

他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看,你生气的时候也是这么地可爱。”天少隐那修长的手指穿过凌嫣冰乌黑的长发,带着丝丝眷恋,那么轻柔,就像是抚摸一只温顺的小猫。

垂眸看着她,鼻间满满都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白百合般的清香。

他的喉间突然一阵燥热,眼里、脑里只看到她那两瓣樱红的唇,低下头,情不自禁地就吻上了她的唇。

“唔……”凌嫣冰倏然瞪大了美眸,脑子仿佛一片空白。

唇齿间一阵馨香,她的唇柔软而甜美,像牛奶巧克力般,令他上瘾欲罢不能,渐渐地意乱情迷。

他的舌尖试图撬开那洁白的贝齿,凌嫣冰突然用力地推开他,“天少隐,你太过分了!”

“没上次过分,你不觉得吗?”天少隐再次欺身上前,双手禁锢在凌嫣冰的纤柳腰身上,低头看着她因为生气而嘟起的嘴,“这一次为什么没咬?我不介意你在我的嘴唇上再留一个记号,这样或许你未婚夫看到了也会很开心!”

“天少隐,你放开啊!”凌嫣冰不停地扭摆着身子,却也始终不能摆脱天少隐的束缚。

无奈之下,她抓住了他的左手臂,对着那上面就是用力地一咬。

殷红色的鲜血从她的嘴里流出,那是天少隐的血,口腔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天少隐手颤抖了一下,不禁下意识地松开,这女人居然敢咬他!

天少隐抽回手的同时,凌嫣冰却看到了那两道红色牙齿印的上面还有两道原本就清晰可见的白色齿痕,那似乎是多年前留下来的,早已成疤。

天少隐甩了甩手,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定格在凌嫣冰的身上,“你是不是属狗的?”

“我才不是属狗的,我是属兔子的!雪白雪白的大兔子!”凌嫣冰对着天少隐做了一个鬼脸,便迅速地推开门,跑了出去。

看着凌嫣冰推门跑开,天少隐却没有再追上去,整个人陷入了刚才她所说的那句话的沉思。

“她刚才的那句话好熟悉,嫣儿以前也说过。”天少隐看向那左手手背上那两道清晰可见的白色齿痕。

第六十六章 白色齿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