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鲜花与牛粪

  热闹的场面顿时出现了变化。原本沉静的少女一听“宋阗”这个名字竟然激动了起来。

“余妈,这又是唱哪出啊?这姑娘是有什么难处吗?”人群之中,如月抓着余妈的手,担忧的询问道,因为她在这个姑娘身上看到了一丝自己的影子。

余妈摇了摇头,猜测道“这姑娘应该是最近逃到这里的难民,其难处自然是不必说了,不然怎么会自己卖身呢?到是怪可怜的。”

“少爷,我们把她买回去吧!我们将军府也不在乎多一个下人,怎么能被这些纨绔子弟白白的糟蹋了!”如月急切的看向独孤青,希望她可以伸出援手。

可是独孤青却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对此若有所思,并没有立刻表态。

“我们先看看再说吧!”

闻言,如月也只能悻悻然的闭上了嘴。

就在那姑娘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这里的时候,那表面文质彬彬实则话语轻浮的周文却上前一步,想要将她阻拦。

“苏茉,你觉得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眼见那被周文挡住少女就要动手,一道嚣张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动作。

只见前方人群迅速分开,一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缓步而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壮硕的随从,其中一人似乎相当精干。

虽说这公子穿的锦衣玉带,可却并没有达到人靠衣装的效果,因为他大腹便便,行动缓慢,那一张长满横肉的脸上布满了油光。

看的周围的人一阵反胃。

那个叫苏沫的少女瞳孔一缩,身体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与他们拉开距离,满脸的戒备。

“宋阗,你来这里干什么!”

宋阗脸上的横肉一抖,大有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不过此老成却非彼老成,它就是单纯老的意思,那猥琐的笑容让人忍不住唏嘘。

“苏沫,只要你们一家人在这耀阳城里一天,你就一天逃不出我都手掌心,你跟着我宋阗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你又何必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就是,苏沫,宋公子说的对,以宋公子家在我们程阳的地位,你要是嫁过去了还有什么可愁的,你弟弟的伤不也有钱医治了吗?”周文一边帮腔,一边露出讨好的笑容。

就是因为如此,耀阳城的百姓才会讨厌他这个仗势欺人,阿谀奉承的狗腿子。

听到周文的帮腔,原本就压抑着怒火的苏沫似乎已经忍无可忍,她的贝齿轻咬着红唇,冷笑道。

“好,宋阗,那你告诉我,我弟弟他们是如何受伤的,你说啊!”

“这个,这个,我怎么会知道?”面对苏沫的冷面质问,宋阗摸了摸鼻子,扭动着他肥硕的身子,心虚的否认道。

“呵,”苏沫冷哼一声,纤细的手指直指宋阗,声音变的更加愤怒“宋阗,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却不敢当,我说了我就是把自己卖给什么人,都不会卖给你。”

说到这里,苏沫转身便要离开,可是宋阗岂会放任于她,他的几个手下早已将苏沫包围在中间。

“苏沫,我宋阗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而且现在除了我,你以为还有人会买你吗?你觉得是你自己的情绪重要,还是,你弟弟的命重要?嗯?”宋阗一步一步的逼近苏沫,眼中流露出的一股浓浓的贪婪。

“你,你无耻!”苏沫嗔道,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这次她没有退,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宋阗一步步的靠近。

一种浓浓的绝望充斥着她的的双眼。苏沫,你没有退路了,认命吧!为了瑞儿,你别无选择。

“这不就对了!”宋阗脸上横肉一抖,露出肆意的笑容,他竟然伸出试图触碰苏沫精致的下颚。“苏沫,你相信我,你和我才是天生的一对,我会对你好的。”

眼看那只肥硕的咸猪手一点点的接近苏沫,围观的众人心中都不禁惋惜,好好的一个姑娘,可能就要这么毁了。

可是一颗石子却从天而降,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宋阗肥硕的咸猪手上,疼的他咬牙切齿。

“谁,是谁打我?”

“切切,看吧,连老天都不相信人家一朵鲜花和你这坨牛粪是一对!”

第三十六章 鲜花与牛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