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是因为她吗?

  她的这话,让忙碌中的人猛然一顿。

接着,他从她的颈窝处抬起头,“你怎么知道她的?”

他的声音和刚才的,是截然不同的,即使低哑,却吐字清晰。

瑾年没有在里面听到什么欲*望,倒是感受到了另外一层的严肃,还有惊讶。

“听说。”她淡淡地回了两字,却惹得他低笑,“没想到你眼睛看不见,耳朵倒挺灵光的。”

“我要是又瞎又聋,那不就更像废人了?”

她弯起唇角,微微笑着。或许是因为看不见,所以一点儿也不惧怕此刻已经有些微怒的他。反而,在他还未开口之际,趁势追击,“不打算告诉我,她是谁吗?”

“谁告诉你的,你就问谁去。”

孟君樾已有些不耐,从她身上利索翻身下床。瑾年能听到他在地板上的走动声,也不知他要去哪,半起了身子,继续大着胆子,朝他道,“可我想听你说。”

她的话,让地板上的脚步声止住。

然后,她感受到了他越来越近的气息。

他离她不远。

孟君樾其实就站在她的身侧,她的话,不禁让他弯下身子,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静静地开始欣赏她那张绝美的脸蛋。

这女人确实长得好生美,光是瞧着她的那张红唇,就让人极有欲*望了。

可是,她的胆子也不同寻常,她似乎一点儿也不怕他。

他勾起唇角,就这样看了她很久,最后才发出声音,“你想知道什么?”

“和我结婚的其二理由,是因为她吗?”这句说辞,瑾年似乎已经在心里练习了很多遍。可这般说出来,却感觉变了些味道。

她这是在吃味吗?好像又不是。

不过她的问题,也没有得到他的正面回答。

“孟太太,你知道猫是怎么死的吗?”

“……”

“别太好奇了,我的孟太太。”

他说着便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像抚摸宠物一般,动作里还带了几分神秘的温柔。然后,起身走向了浴室,瑾年听着淋水声,想着他是不打算告诉她了。

不过也罢,她该高兴今天自己保住了清白,不是么?

*

自那晚后,她和孟君樾之间似乎有了一层隔阂,即使每天同睡一张床,他却再无侵犯过她。

这样的状态,瑾年倒是欣然接受的。

大概世界上的所有新婚妻子也只有她会希望丈夫不要碰自己吧,若是被人听去,估计会成奇闻。

*

周末时候,绘景帮她预约了心理医生,听说是海城里名望最高,也是最有经验的。若没有熟人,一般得隔着几个月才能预约到。绘景对她总是挺热情,也很是照顾,她来孟家,能认识这样的姐姐,自然是幸运。

绘景本是打算亲自陪着她去,却因为公事临时被叫唤,不过,好在还有莉姐陪她。

孟家到医院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大概十来分钟的路程便到了。

莉姐带着她走,那股属于医院里的刺鼻药水味有些无孔不入地侵犯着她的嗅觉,说实话,对医院,她心里是挺抗拒的。

不管是刺鼻的药水味,还是满目的白,都会让她感到恐惧。

走向乘电梯的走廊,还未拐弯,一段哀求的谈话声突然忽远忽近地飘过来。

“胡医生,请再宽限我两天,我一定会凑到钱的。”

“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拖欠的钱已经超过了医院的限定了。”

“请看在一个可伶的母亲份上,帮帮我。只要能救活我的孩子,我愿意为您做牛做马。”

许是母亲那两个敏感的字眼,吸引了瑾年的注意,即使在医院里交不出医疗费用是屡见不鲜的事,但或是那女人的声音太过感染人了,让她不禁停住了步伐。

莉姐提醒了她,她也未再有所动作。

瑾年就这样站在角落里,听着不远处苦苦哀求的憔悴嗓子。她能听的出来那是属于一个年轻母亲的声音,很是让人感到心疼。

才没一会儿,她便听到了那位胡医生的回应。

18.是因为她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