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4.怎么忍受的了和瞎子过一辈子

  她懒得搭理他,只求这男人别再随意捉弄自己。

当然,庆幸的是,孟君樾没有再对她做什么。毕竟工地上人多眼杂,他可没兴趣在大众面前上演什么激&情戏码。

工作时候,他向来是严谨的。

所以,在勘察了一番工程的质量后,便带着瑾年下楼。

*

回了大宅,瑾年才下车,突听到手机铃声,她失明后就没有再用手机了,所以这电话应该是身旁孟君樾的。

铃声响了几下,果真听他接起。不过,他只嗯了几声便收了线。

“你自己先进去吧,我还有事。”他冲她道,音色里带着急切的匆忙,这大概是瑾年第一次见到他如此不淡定的一面。

莉姐从大宅里出来的时候,孟君樾已经重回到了车里。

“少爷,您不吃晚餐吗?”莉姐追着问,可回答她的只剩下引擎声和一阵尾气。

瑾年微愣在原地,她不知道他何事如此着急,直到莉姐带着她进屋,她才拉回走神的思绪。

*

晚饭过后,瑾年便回了房休息,时间差不多已到了十点,只是,孟君樾还没有回来。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忙工地上的事,想要给他打电话又怕打扰他工作。其实她是有点事想和他说。明天是她妈妈五十岁的生日,她要去上坟,自然希望他也能去。至少,她可以让妈妈看看,这是她嫁的丈夫。她现在有了依靠,即使失明了,但日子依旧过的很好。

为了在睡前告知孟君樾这事,瑾年又闲等了些时间,直到瞌睡虫袭来……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瑾年先是第一时间往旁边的位置伸手摸去,却是冰凉一片。不知怎么地,指尖上所触及到的温度连带着她心里一凉。

孟君樾,一夜未归。

从她住进这孟宅后,还是第一次见他不归。

她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起床后让莉姐帮忙打了电话给他,可对方却显示关机。

那重复的机械回复声,让她微蹙起眉头。

“少夫人,我们先下楼用餐吧,老太爷也在楼下呢。”莉姐瞧着她心不在焉的,忍不住提醒。

只是还未到餐厅,属于孟老的声音便带着怒意传过来,“那臭小子到底去哪了?”

“不、不知道。”

“你给我说实话!”

孟老虽然年迈,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威信十足,以至于让回答的人,都快成了结巴。

“孟、孟少,出差去……了。有个项目在纬都,孟少被对方临时受邀,出国巡查去了。”

“你知道我最不喜说谎之人。”

孟老虽然说得平静,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这是狂风暴雨前的预兆。只是站在楼梯口的瑾年却走过来,“爷爷,既然他忙,我自己一个人去也可以。”

“这怎么行,阿樾既然娶了你,那么你爸妈就是他爸妈。今天你妈妈生日,他怎么着也得给我去上几柱香。”

“没事,我妈妈会谅解的。”

瑾年轻声一句,让孟老好些许闷声。虽然这大孙子是他骄傲,可这臭小子是越来越不肯听从他的话了。

“爸,我看出差是假,寻人才是真吧。君樾这会儿倒是想清楚了,他怎么可能忍受的了和瞎子过一辈子。”

讽刺的话一下侵入进瑾年的耳里,她不知道餐桌上还坐着二婶周云。即使后边的话说的有些轻,但她还是听清了瞎子二字。

24.怎么忍受的了和瞎子过一辈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