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得看嫁的是活人还是死人?

  “你…………”

一句话让白仪轩气得半天只得吐出这么一个字来。

楚君墨眯着眸子看了一眼白仪轩最终将眼光落在白映雪那双落地的脚上,嘴角微扬,“王妃,从将军府走到墨王府,一路辛苦了!”

如此昭告天下的讽刺,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嘲笑他妹妹从将军府走到墨王府。

是可忍孰不可忍,白仪轩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就差没直接冲了上去了。

楚君墨仗着皇太后宠爱,皇上放任不管,简直是无法无天,不派花轿来接亲也就算了,还摆了十里梨花铺了一地雪白,这是要诅咒他妹妹去死吗?。

“楚君墨,这你是欺人太甚!” 白仪轩气得连嗓子里呛出的话都是抖的,“瞧瞧,这满地梨花,他这是要给自己办冥婚还是咒我妹妹去死啊!”

“白小将军严重了,本王自然是给足了面子,只不过铺了十里梨花而已,白小姐穿的还是火红的嫁衣,如若是葬礼岂不是得穿白衣!”楚君墨唇角弧度勾起,听着语气了然,实则,讽刺味十足。

盖头下白映雪一张绝美出尘的脸上浮起一个清冷的笑容,好一个楚君墨,敢情这十里梨花还是给足了面子了?如若不然那该是十里白菊了吗?

白仪轩气得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半响,刚想开口,被白映雪拦下,沉默片刻清冷的声线洋溢开来。

“哥哥莫生气,不过是十里梨花铺了街么,梨花自古乃文人雅客最爱,配得自然是圣洁之人,如今王爷用梨花迎亲不过是觉得妹妹是圣洁之人!”白映雪樱唇轻启,吐字如兰,“至于雪儿是该穿红色嫁衣还是白色丧服,那得看嫁的是活人呢?还是死人?王爷,我说的对吗?”

白映雪丝毫没有该有的窘迫,她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打滚了这么多年,她可不是那个死去的白映雪,想给她下马威,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有本事就别给她铺这满街的梨花,直接白菊花。

楚君墨一直风轻云淡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异色,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向火红的鸳鸯盖头,一双偌大的桃花眸专注得好似要把盖头看穿一般,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不是说白家的二小姐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花痴吗?

不仅楚君墨如此,就连白仪轩也不可思议的看着盖头下的妹妹,实在是没想到白映雪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难道闹了一次自杀之后连性格也变了吗?

“王妃说得对及了,今儿个,不论是活人还是死人,你都已经嫁了,俗话说出嫁从夫,入了这王府就得守着这王府的规矩!”

楚君墨步步逼近,慵懒的声线里带着夹着些许凌冽的气息,仔细听还能听出一丝杀意,一个花痴还敢挑衅他。

寒意寸寸紧逼,就在白映雪以为楚君墨一双手会掐上她的脖子时,一高亢的声音如及时雨一般如期而至

“吉时到,跨火盆,行跪拜之礼····”

公公浮尘一挥大声喝道,墨王大婚,由高公公主持,虽说楚君墨并不讨皇上喜欢,毕竟是皇上的骨血,皇上未能亲身莅临婚礼现场,特地派了身边的高公公来主持这场婚礼。

那得看嫁的是活人还是死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