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已经花痴了,哪能再花瓶呢?

  “映雪是做什么了?让王爷如此动怒?”白映雪丝毫没被他的戾气给骇到,相反清浅的笑意在眼底越来越冷,“映雪以前是迷恋太子,可那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想过安生的日子,态度我刚刚已经表态过了,王爷还想要映雪如何,才算是安分守己!”

她好好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娱记,有平淡的生活,莫名其妙就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嫁给他,可不是为了承受这莫名其妙的怒气的。

“你……”楚君墨竟一时语塞,她的确没做什么,可她看别人那种眼神怎么就那么不舒服,活生生的好似他楚君墨拆散了有情人一般,可这话他怎么都说不出口。

如此近距离的对视,那双清澈如水的冰眸,冷冷的看着他,仿佛在控诉他的恶行,只一个眼神,楚君墨忍不住手上一软,擒住她下颚的手松了下来。

“王爷,若没什么事,映雪告退!”白映雪起身微微颔首,实在不想与这个随时随刻毫无预警就动怒的男人待在一起。

“谁允许你走的!谁说本王没事的!”

白映雪转身才跨了一步,就被他喝住,果断的凌冽的声音让她不得不顿住脚步,回头只见楚君墨定定的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白映雪心下一置,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但直觉肯定不会有好事: “王爷有事说事!”

“好一个有事说事,那本王就说了,从现在开始,不准跨进遗梦楼一步,不然……”

“不然怎样?”楚君墨话还没说完,就被白映雪打断,平静的语气里漫着不是这个时代该有的张扬,“王爷是威胁吗?如果是的话,刚刚在后院王爷已经威胁过了,映雪也记住了,所以……我接受您的威胁!”

“接受我的威胁是什么意思?”楚君墨看了她一眼,有些疑惑的开口。

“接受你的威胁就是,你说你的我听我的,简单来说当你的话是耳边风!”白映雪清浅的笑着,笑话,她要是不去遗梦楼,她怎么能顺利的改造遗梦楼,执行太后废除遗梦楼的懿旨。

“王爷,这么说吧,这遗梦楼呢,我是非去不可,而且还非废不可,你的温柔乡肯定是保不住了,太后可是下了懿旨的,映雪也没有办法!”白映雪沉静的迎上楚君墨骇人的眼光,漫不经心的说道,“王爷要是放不下相好的姑娘,娶回来就是了,何必让人家待在那种地方!”

“废了遗梦楼?” 好,很好,非常好,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女人她还真是天下第一人,简直嚣张的无法无天,“本王倒要看看一个花痴还能长出什么本事来!”

就凭一道懿旨就想废了遗梦楼,遗梦楼堂堂上千人的生计,是说废就能废的?如果这么简单还能留到今天?

“本事呢,自然是有的!”只见对面女子浅笑盈盈,美目流转,“我已经花痴了,哪能再花瓶呢?”

清浅的笑容,平淡的口吻,出尘的气质,宛如时间沉静出来的女人。

他实在是想不到长得一副与世无争世外仙人的模样,怎就这么张狂至极。

“啪!啪!啪!”一声接着一声有节奏的掌声堵住了楚君墨噎在嗓门的话。

亲们,猜猜是谁来了哈

我已经花痴了,哪能再花瓶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