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女人不要动不动就这么暴力!

  目光触及那双红肿的脚背上淡淡的疤痕,楚君墨眸色倏尔变得幽暗,映在他眸中的面容,隐忍得坚强,却又好像缥缈随时都消失, 心尖划过一丝异样……

白映雪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眸光紧了紧,他怎么来了?不会是因为刚刚自己斥责他,专程过来找她麻烦的吧!

不过现在他为何而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侮辱他哥哥,白仪轩是在这个时代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她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不是。

“心疼是没用,但若是连心疼都不会,这个人也就没什么用了!”白映雪双目怒视楚君墨,空中的话一字一句从舌头缝中蹦了出来,“楚君墨,你可以说我是个花痴,但是你不能说我哥哥是草包!”

白映雪的话几乎是字字句句敲入楚君墨的耳朵,这是她第一次直呼其名,看得出眼前的女人很是愤怒,原来这么嚣张的女人还是有软肋的,紧紧一句话,就能让一直沉静如水,波澜不惊的她掀起勃然大怒,那如果他更狠一点呢?那会是怎么样?

“那本王非要说呢?”楚君墨一步一步走进,然后倾身双手撑在那张檀木椅上,将白映雪禁锢在他与椅子之间,然后定定的注视着她,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在落日的余晖下勾人心魄。

突然起来的动作带着蛊惑的压迫,淡淡的龙延香带着男子纯阳刚的气息在鼻尖蔓延开来,白映雪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只听得心跳的声音。

这男人果然是个妖孽,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能将人蛊惑,若是放到现在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无知少女,不对,在这个时代他已经祸害了不少女人了。

倏地,白映雪一个用力,猛得推开欺在他上面的人,楚君墨还以为她会出口反驳,丝毫注意到她会有此一举,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看来这女人不仅伶牙俐齿还很暴力。

“啊!”

白映雪因为用力过猛,被反弹了过来,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整个人跌落在地,疼痛在臀部蔓延了开来。

“小姐,你又伤哪里了?”

晨雨急急的去扶,手才伸了出去,就被人直接扯到了一旁,再反应过来,晨雨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白映雪就被楚君墨从地上抱了起来。

“去换张躺椅过来!”楚君墨一边吩咐一边低头看怀里的人,白映雪一张小脸因为疼痛有些苍白,眉头紧紧的皱着,光洁的额头上冒着细微的汗珠。

“一个女人不要动不动就这么暴力!”楚君墨瞥了一眼怀里的人责骂着,“这下好了,自识苦果了吧!”

暴力?她要是暴力还能让自己的脚伤成这样吗?这种话他也说的出来,要不是他,她能这么惨吗?白映雪想反驳,可惜脚上、臀部清晰的疼痛让她无力开口。

这双脚已经三次受伤了,一次被烧伤,一次被踩伤,还有一次被烫伤,这不还没好,这屁股又摔 该死的楚君墨,怎么就这么看她不顺眼。

“小姐,躺椅来了!”

晨雨气喘吁吁的从外面搬了一个躺椅过来,还没等她放好,就被一个惊慌沉重的声音打断了。

一个女人不要动不动就这么暴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