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想被你连累而已!

  “不想被你连累而已”这伤口不包扎的话,一眼就能被瞧见,到时候连累的可是整个遗梦楼。

白映雪眼睛掠过他染满红色血迹的衣衫,并未因为他的威胁而停止手上的动作,从容的从怀里掏出丝帕,淡然一笑,不作解释。

倏地,脖子一松,横更在白映雪脖子上的匕首不见了,男子出乎意料的收回匕首,然后自然的将受伤的手伸了过来,任由她包扎,一双深沉的眸子定定的注视着她:“你是我见过最美的男子!”

“美?”此话一出,白映雪手中动作一滞,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他难道看出自己是个女子了吗?

男子刚想开口的,就听脚步声越来越近……

“那文章就只好自己去搜了!”声音是禁卫军统领文章的声音。

白映雪瞥了一眼旁边的雅间,用眼神示意他,去那边,还没等她眼神指示完毕,男子瞬间身子一倾,等到白映雪反应过来已经在他们刚刚坐过的雅间了,好深厚的武功底子,难怪敢单枪匹马去刺杀太子。

“上面有一层阁楼,你先上去,这里我来应付!”白映雪指了指顶上的一个小阁楼,说道。

这间雅间她来过两次,凭借敏锐的观察力,白映雪上次就看到这屋顶的构造很是特别,看似是个兰雕艺术品实则是个储藏室,虽说她并不清楚会为何会如此构造,但现在显然是根救命的稻草。

“你为什么要救我?”男子疑惑的看了白映雪一眼,“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白映雪突然有些好笑,她现在有选择吗?

“首先我没有想救你,我只不过是不想等会儿文将军冲进来把我误认为是你的同党,所以我这是自保!”白映雪看着坚定的说,“其次,除了相信我,你还有第二条选择吗?你想活命还是想拉我下水跟你一起陪葬,你自己选……”

白映雪的话还没说完,就听搜的一声,人就消失上了楼顶阁楼,然后一声不响,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曾有,好似这房间就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一般。

紧接着砰地一声,雅间的门被撞开……

“你是什么人?!”

才抬头,她心脏处就被一把长长的利剑指着,抬头文章那张刚毅到冷血的脸就完整得落入白映雪的眼脸,面色深沉,目光尖锐,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敢刺杀太子,来人把她抓起来!”

一声长呵,屋内冲进两个士兵,死死的按住白映雪的肩膀,这么一刻白映雪有点好笑,就这么想着,就直接笑出了声了。

“你笑什么?”

文章手上的剑又离她近了一分,他实在是没法想象都已经落到他手上了,还能这么张狂。

“我笑你傻,我若是刺客,还能乖乖这么站着,让你这么轻易就抓住了!”白映雪抬头冷冷的与他对视,“这么容易就被抓住,我又怎么能从太子府上逃出来,这天盛王朝是没人了吗?连这种智商的人都来当御林军统领!”

“胆子不小,敢骂本将军傻!”文章双眸注视着他一动不动,的确长得这么一副细皮嫩肉的相貌,确实不像是个杀手,但是竟然能一眼认出他来,想必也是不是一般的人,“懂得还不少,带回去!”

不想被你连累而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