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怎么,又想让我自重?

  “怎么,又想让我自重?”楚君墨对上白映雪那双薄怒的双眸,心情很是好,连带说出的话都是笑的,“对自己的丈夫过河拆桥,可不是一个好女人该做的?”

丈夫?好女人?这两个词像是不同重量的警钟一般敲进白映雪的耳膜,那种可笑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

“王爷有当自己是映雪的丈夫吗?如果是怎么会天天出现在遗梦楼这种风花雪月的场所?好女人?映雪为什么要当好女人?那请问王爷是个好男人吗?”白映雪冷冷的看着她,嘲讽声渐起,讽刺味十足,甚至听着有些揪心,“既然王爷都不是好男人,凭什么要求映雪要当好女人?!”

白映雪想她是疯了,为什么会和楚君墨说这些,这个男人是不是好男人跟她有什么关系,或许还真是被文章这个蠢蛋搅和得脑子都不正常了,说起来她还是有那么一刻是害怕的,毕竟这不是个可以讲道理的社会,莫名其妙去刑部受一顿刑,她说如说无所谓,那也是自欺欺人,再主要的是,如若再拖延,上面的人就会被发现,那她就不是主犯也被怀疑成从犯,至少是个窝藏罪犯的罪。

白映雪的话一字一句落在了楚君墨的耳里除了硝烟味十足,不难听出一丝赌气的意味。

楚君墨眉头一紧看着怀里的人,纯净得面容上被一层薄薄的怒气覆盖,眉宇间藏着淡淡的小女人别扭气息,如果不是他观察的仔细几乎察觉不到,这个发现让楚君墨心情很好。

半响,楚君墨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偶后一本正经的开口:“有道理,那本王以后当个好男人,王妃以后也当个好女人可好?”

白映雪瞪着的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在这个夫为妻纲的时候,她说这样的话是为大逆不道,她敢说,自然是敢承受他的处罚,白映雪丝毫没有想到楚君墨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见白映雪怔怔的看着自己发呆,楚君墨淡然一笑,放开了搂着她的双臂,看了一眼屋顶,轻轻开口:“人已经走了,出来吧!”

嗖的一声,如一阵疾风刮过,还没等白映雪彻底从刚才的那一幕清醒过来,那个刚才还把她当人质的人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了,然后抱拳对她做了一个动作: “多谢姑娘相救!”

白映雪微微一愣,抬头刚好与他微微欠身的眼神对视,在他与自己对视的专注眼神里白映雪看到了真诚还有惊叹,甚至可以说欣赏,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这话说的不对吧!” 还没等到白映雪想好如何回答楚君墨却先开了口,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惬意丝毫不是在跟一个刺客说话:“你这称呼显然不对了,她是本王的妃子,那称呼姑娘自是不对了,还有,本王若不出现,她恐怕也救不了你把,应该是本王吧,于情于理都应该对本王说声谢谢,然后王妃道个歉!”

怎么,又想让我自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