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不肖父

  杨素素听的心中发沉,虽是维护,但维护的到底是沈家的面子,并未对沈静有多少考虑。

杨素素也早已经习惯了,闻言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沈槐看女儿没什么意见,还留心看了杨素素的表情,见她也是没什么意见,这才松了一口气。

沈静只是抹着泪,道:“……我和素素过着好好的日子,哪儿也不去……”

沈槐放了心,道:“……我们先回了,你们好好在家,少出门……”

沈静听的心中发沉,也没辩驳什么,这么多年,她除了与爸妈以外,跟哥哥们也实在没有什么心里话要聊。

看他们急着走,便去屋子里拎了一只熏好的兔子出来递给沈槐,道:“爸,你拎回去烧了当下酒菜吧,今天辛苦爸和哥了……”

沈静挑的是最肥的兔子,一家人看着这肥兔子还有点皱眉,和不解。

沈二柱眼神复杂,低声道:“这兔子哪儿来的?!”他们都有些惊讶。

沈静还没说话,沈大柱便道:“我们沈家可是清清白白的人家,可不要来历不明的东西,静静,寡妇门前是非多,有些东西,有些人送的,该不该收你要心里有数……”

沈静被说的脸色发白,她哆嗦了一下嘴唇,竟然一个字也辩白不出来。

沈槐在一边也没出声,王春花急道:“你们怎么说话的呢,你们妹妹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这些年菜里没油的苦日子也熬过来了,这种时候,她会犯浑,你们想什么呢?!”

王春花气得不轻。

杨素素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有点厌恶,道:“……这是我上山采药的时候捕的,挖的陷阱,也不费什么力……”

沈槐有点诧异的看着她,道:“你还会捕兔子。”

杨素素心中冷笑,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我们母女俩的事,你们什么时候关心了。

“这山上还有兔子吗?!”沈大柱道:“得进很深的山才能找得到了吧?!”

杨素素只低声道:“碰巧而已……”

沈家人也不说什么了,沈槐拎了兔子叹了一口气走了,沈大柱二柱跟在后面,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安慰的话。

沈静白着脸闭着眼睛,睫毛有点颤,哪怕真的不在意了,可是,还是有点心酸的很。

感谢他们维护了她们母女,可是,却又对这漠视难过。

到底阅历少些,软弱的沈静还是做不到那样心狠想开。

王春花不舍得走,抹了抹泪,拉住沈静的手道:“别怪你大哥二哥,他们,哎,他们也是被逼的啊,人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你体谅体谅吧……”

沈静稳了稳心神,道:“妈,我知道人人都不容易,我知道的……”

王春花叹了一口气,道:“素素好样的,照顾好你妈妈,你也长大了……”

顿了一下,又道:“至于你爸……”

“他不是我爸,”杨素素声音低沉的,一点怒气也没有,好似只是在叙述着事实。

王春花顿了一下,只好道:“……他的事,别放在心上。”

杨素素点了点头,王春花这才一步三回头不舍的走了。做娘的心总是心软一些的。毕竟十月怀胎,王春花没有沈大柱沈二柱他们狠心,也没有沈槐那样漠视。

可是杨素素还是感激不起来,能没有怨气,已经算是感恩。

人一走,沈静才眼睛红红的道:“素素……”

“妈,别难过……他们的话不用放在心上……”杨素素抱住她搂在自己怀里道:“妈,我保证,以后一定会让那个男人付出代价……”

她的眸中带着极度的坚定,十分的凶狠,那里的戾气有点吓人。

连宙龙在她识海里都感受到了她阴沉沉的负面情绪。这个女人,看来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她还是想报仇的。

“我们不管他,只要你和我好就行了……”沈静道:“你大舅二舅怎么想是他们的事,跟我们没关系……”

“嗯,”杨素素道:“妈,我不难过,我是怕你难过……”

沈静惨淡一笑,道:“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

她擦了一下眼泪,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扫把给收了起来,扫把有点打坏了,她又给重新绑了绑。又将门前弄乱的地方给扫干净。一副任劳任怨的样子。

不怨,不代表心里不难过。

在村子里,就得一直受沈家无形的压力和恩惠,她们的确是不该呆在这里了。杨素素皱了眉。

她是真恨不得现在就拿着把刀,去把杨青云给剁了,但她现在只能忍,现在表现的越漠然,以后杨青云出事,别人越是想不到她们。这样的报复,才能保障沈静的安全。

现在的杨素素只想慢慢的隐蔽着积蓄实力,只等能复仇的一天。

前世,今生,所受之苦,她一定会加倍奉还。

自她重生,很多轨迹已经改变,不相同了,但依然有迹可寻。

杨素素敛下眉,隐藏了心里很多的负面情绪,那眼底也沉沉的深不见底。

一场闹剧结束以后,这边便恢复了安静。但楚涯那群人中是不安静的。

有不少人在兴灾乐祸的同时,一面还笑着道:“我们要不要去慰问慰问他,毕竟是楚先生带来的考察人呢,出了事,倒不好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不必看,这个人渣,做出这种事来,又被楚先生看见了,楚先生现在厌弃他厌弃的不得了……”一秘书道:“事发到现在,楚先生可一个字没提要去看看杨青云的话头,只三番五次的提了让我盯着点杨青云,别让那对母女吃亏,其它的可什么也没说,不是厌弃是什么?!”

“说的是,得罪了楚家,杨青云估计也不敢再闹了,”另一人笑着道:“谁让他自己作死,他不敢闹,那对母女也安全一点,省得他讹人,你还是去杨青云那儿打声招呼吧,我看他伤的不轻,说不定要讹医药费,纠着不放呢……”

“当然要去说,今天有点晚了,我明天一早就去,我也不大想去,出这样的人的人家,估计也都是极007品,想一想都烦得很,说不定他们还真的想要讹点医药费什么的,这一点挺烦人的。”

“杨青云还有点权势,万一给了那对母女压力,估计那对可怜母女都在村中更难活下去了,村上人又是惯落井下石的……”

“楚先生有点在意那对母女,问了好几次了,我猜明天他肯定要去看人家的……”秘书笑着道:“楚先生心也很好。典型的面冷心热的人。这一次只当给杨青云一个教训了……”

“他活该!”

“就是,谁让他明明不识得路,非要说识得,硬是把我们带到深山老林里出不来,差点迷了路,喂了虎狼。早知道他这么蠢,我真是该把他丢在深山里喂野兽算了……”

“还好楚先生的人十分利落,没他们,我们只怕是不能活着出来了。”

“是啊,我们也拖了楚先生的后腿,不然,楚先生早出来了……”

“所以才说,楚先生是个好人啊,那种危急时刻也没丢下我们,那时候我是真的要吓尿了……还好没丢脸,关键时刻没拖后腿……”

众人想到就一阵庆幸,又深恨杨青云胡乱带路。又感慨,哪怕到了那种时候,楚涯也没生气,还将杨青云给带出来了。

可惜杨青云一下山就开始作死,只怕现在楚涯不知道有多厌弃他呢。这个暴发户,人品实在不怎么样,也是活该。

不过碎嘴的他们,也注定是进不到楚涯真正的核心圈子。

楚涯听着外面的议论声,心里有点烦躁,从小到大,他的听力就十分过人,虽然这能力让他能有更多分辨人的能力,但是,天天听着这些,也确实是烦恼重重,听的人心烦意乱,有时候想他若是普通一点就好了。

所以他身边,比起这些咶噪的人,他更喜欢的是话不多的下属。

但是人群中总有是非,很多人都极喜欢议论别人的是是非非,无论到哪儿,都是如此。

楚涯以前适应了,但是现在却有点不适应。

可能是因为有心事的原因。那个女孩子,原来……她的父亲竟是杨青云,这个男人,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女孩子来呢。

杨青云世故,无情,甚至是有点自以为是的狡诈,但那个女孩子眼中的金光,那片清明,他很确定她不是。

她不肖父。

想到在深山中经历的事情,楚涯心中便发沉,进入深山以后,杨青云明明不怎么识得路,却非要逞强,到最后也不知道到底将他们带到哪儿去了。

他们在深山迷了几天的路。那里信号失灵,只靠着指南针,十分无助。

他心中带着信仰,才没有发火,若不是因为想要找自己要找的东西,他的耐心也绝不会一直保持着。

只是找了几天,在深山中什么也没找到。

楚涯当时难免失望,再加上碰到了一些野兽,差点逼的他们走投无路,还好身边的保镖给力,武器也都在,才逃得一劫,不然他若在人前动用了自己的能力,这些人,也都活不成了……

他的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他以为再也找不到这个秘密和答案了,可是下了山见到那个女孩子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希望在这里。

应该是她了,她身上肯定有一些与他相似的秘密。那笃定的眼神,那样与外世不苟同的表情,让他的心灵都有点动容。

楚涯定定的坐在帐篷里呆坐着,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这天气还算热,可是他发现了,她也穿着长袖。

只要想到她可能会与自己一样,楚涯的心都在颤抖,也许这世上还有他的同类。

他一直以来想弄清的都是自己究竟是什么。

那个女孩子,他忘不了她的眼神。

发了一会怔,那边就有人过来了,低声道:“楚先生,副县长来了。”

楚涯回过神,道:“请进来。”

副县长还是很客气,道:“打听清楚了,那个女孩子叫杨素素,她母亲叫沈静,一直以来都在村子里生活,她母亲未婚,孤儿寡母独自活着,也很不容易,还供她上到高中,听说成绩很好,今年没考上才没上大学的,但是她家很穷,也不知道是没考上,还是不能念了,怪可惜的……”

第49章 不肖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