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4章 江氏之仇

  “哎哟!”

唐婆子还没有叫唤一声,耳朵却被尖锐的喊声震住,待她回过神来,这才听清楚叫唤的人竟是吴氏。

“救…命…,好…痛…!”

吴氏的肚子重重的撞在了唐婆子的后背上,她痛的眉头都打了结,倒在唐婆子的身上久久站不起身,额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水。

唐飞燕被吓傻了,听到了吴氏的叫喊声后,这才回过神来,马上大声的叫喊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我娘受伤了!”

唐管家亲眼看到了这样的变故,皱紧了眉头,目光扫了一眼一直叫喊着痛的吴氏,招了招手,一边吩咐着下人去请大夫和接生的稳婆,一边命人将现在的情况告诉唐非鱼。

虽然,如今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站到了唐非鱼那边,可吴氏归根到底还是唐府的大夫人,而且她身怀六甲,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老爷回来了他也是没有办法交待的。

“娘…,你怎么样了?”

几个婆子上前,一把将吴氏扶了起来,唐飞燕看着母亲只顾着叫痛,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竟然是由两个婆子合力抬了起来,心中十分担心,挤到了吴氏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吴氏的手,哭着叫喊着。

“大小姐,吴氏动了胎气,恐怕要早产了!”

荣喜堂里,唐非鱼还在监督着下人将所有的箱笼都搬出去,这时候,安丫将荣喜堂外面发生的事情报到了她的耳中。

“唐管家应该都处理好了吧!”

吴氏小产这件事情或多或少与她有关系,而现在唐思荣不在府里,她是唐家的大小姐,于情于理她都要对吴氏稍稍表示关心。可是,她不愿意。她可没有忘记当初吴氏在江氏才生产完以后,挺了大肚子在江氏面前的各种刻薄羞辱。

“呃!”难道大小姐不打算管大夫人了吗?

安丫听到了唐非鱼的话,杏目圆睁,先是一愣,而后很快懂得了唐非鱼的意思,微微张嘴,还想要再问一句,却在听到唐非鱼让下人加快速度后,又闭上了嘴巴什么都没有多说了。

“奴婢……,奴婢去照看大夫人!”

唐非鱼和安丫说话的声音不低,而且两个人并没有避忌着其他人,所以一直缩在角落里的胡妈妈清楚的听到了吴氏早产的消息。她畏畏缩缩的走到了唐非鱼的面前,低声请求道:“请大小姐开恩,让奴婢去大夫人那里。”

“去吧!”吴氏现在是早产,就算胡妈妈到她身边,也只能够忙碌着生孩子的事情,谁还敢来打扰她搬走属于她的东西呢。

唐非鱼略一思考,便挥了挥手,让胡妈妈退下。而她,对于吴氏早产一点也不关心,更加没有想过要去插手。

“啊!……啊,好痛啊!”

荣喜堂里,吴氏住了专门为生产准备的厢房里,唐管家守在了门外,屋子里大夫和稳婆都已经进去了。

唐管家知道唐非鱼根本就不打算管吴氏的事情后,又看了一眼从唐非鱼面前铩羽而归的唐飞燕,见到唐飞燕失落的守在了门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吩咐唐婆子守在吴氏的门外,他自己则是转身走了出去。

“唐管家,你去哪里?”唐飞燕见到唐管家就要离开,一时心急的站了出来,挡住了唐管家的路,不满的责问道:“唐管家,唐非鱼在荣喜堂里毫无顾忌的搬着东西,难道你真的不管吗?”

“二小姐,大小姐是主子,老奴一个下人怎么能够管到主子呢?”

唐管家知道唐飞燕在知道唐非鱼烧掉了吴氏主屋里的床以后,气愤不平的冲去找了唐非鱼麻烦。他虽然不知道唐非鱼和唐飞燕两个人的冲突是怎么样的,可是他清楚唐飞燕在唐非鱼的身上必定没有占到好处。

“唐管家,那些东西都是爹爹给娘的,这些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现在唐非鱼说要东西是她的,说要搬走就要搬走,在是太放肆了,她眼里还有没有规矩。”

唐飞燕去找唐非鱼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胡妈妈。胡妈妈气愤的说出了自己被唐非鱼逼着带去库房的事情,同时也抱怨了唐管家几句,而现在唐飞燕就要用唐管家曾经从吴氏的手里同样拿过江氏的东西来逼着唐管家帮她。

“二小姐,大小姐拿走的都是属于她的东西,请恕老奴无能为力。”那些东西本就是江氏的嫁妆,江氏死后那些东西本就应该是由唐非鱼继承。只不过,当年唐非鱼很小的时候便被送到了乡下寄养。而如今,她回到了府里,拿走了属于她自己的东西,本来就是应该的。

唐管家自己虽然也是十分的眼红唐非鱼一下子多了那许多的收益,可是,他还是保留着理智,不等唐飞燕把话说完,便极快的出言打断了她。

“二小姐,老奴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先行告退了!”唐管家做足了姿态,同唐飞燕低声道。

“你……!”可恨!

眼睁睁的看着唐管家远去,唐飞燕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清清楚楚听着唐管家喊她为二小姐,喊娘亲为吴姨娘,她的心里十分气愤。可她虽然是唐家的主子,面对着在唐家多年的唐管家却摆不出主子的骄傲,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扬长而去。

吴氏还在生产,那边激烈的叫喊着,让陪在她身边的人都揪心着。唐飞燕再怎么害怕,此时此刻却也不得不守在了门外,默默的祈祷着吴氏能够顺利的产下腹中的孩子,并且如果上苍有眼的话,就赐予她一个弟弟吧。

同在荣喜堂,另外一边的情形却是截然不同。唐非鱼看着所有厢房里的东西都搬完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深沉,终于是露出了发自己内心的笑容。

“月姨,真是多亏了你!”如果不是月姨,她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容易的将江氏的嫁妆拿到手,唐非鱼对着紫月由衷感激。

当年江氏拿到了唐思荣给的休书后,紫月同兰星对着江氏一番劝说以后,兰星陪了江氏去书房找唐思荣。

而紫月却是机敏的收拾了一些东西。后来,唐非鱼被唐王氏带出了唐家,紫月也是趁人不备的将她藏起来的东西一并带出了唐家。而如今,她之所以能够拿出江氏当年的嫁妆单子,真是要归功于紫月当年的细心。

只是,那时候的紫月根本没有预料到江氏竟会以死明志,更加没有想到唐非鱼堂堂的唐家大小姐竟会被赶到乡下,而且一去就是十年之久。

“大小姐言重了!”紫月轻轻拍了拍唐非鱼扶着她的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长长的叹息一声,“奴婢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天……,只可怜夫人她福薄,不能看着大小姐长大成人……”

“月姨,娘一定会安息的!”如果江氏当年接了休书,依照着唐思荣的要求离开唐家,也许日子虽然艰难一些,却也应当是能够过的下去的。可惜,她没有那样做。

听着紫月提起了早逝的江氏,唐非鱼的心里也是许多的感叹。别人都以为那个时候的她还小,而现在已经长大,年幼时候的记忆可能早已经遗忘了。可是,事实上,历经二世的她,存于脑海之中的那些记忆,从没有一日遗忘过。

江氏被休弃的那年,她实在太过幼,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听着,最后见证着江氏的刚烈。

“摆好了!”

“那边,放好了,小心点,摔坏了东西,你们可赔不起!”

所有的东西都从荣喜堂里搬了出去后,唐非鱼扶着紫月一起走到了唐府的大门外,安丫和巧儿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唐非鱼的身后。

站在了唐府的大门前,唐非鱼一脸平静的看着求安招呼着唐府的下人将那些箱笼一个一个的往唐家的马车里装。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停在了唐府的大门口,唐非鱼稍微数了一下,大约有十几辆,接下来她就要将所有的东西都送到平安巷的屋子里去了。

“大小姐,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装好了!”求安指派着唐府的下人将所有的箱笼都装上了马车,他又细心的检查了一遍以后,这才来到了唐非鱼的面前禀告。

“很好,有劳求安叔了!”那么多的东西,也幸好她的身边还有紫月和求安叔两个得用的人,否则,单凭她一个弱女子不要说搬走这些东西,恐怕就连走进唐家都是极为困难。

“大小姐,您要一起去吗?”求安请示着问了一句,目光同唐非鱼身后的紫月极快的交汇,而后又分离。

紫月见唐非鱼听到求安的话,却不为所动,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一起去到平安巷的意思,不由淡淡开口,劝说了一句,“大小姐,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一起去?”

在唐非鱼的心里:紫月和求安都是她可以相信的人。而且那平安巷的屋子她也去过一次,也算是认过了路,根本不必担心求安会带了江氏的嫁妆潜逃。可是看到紫月冲着她眨了眨眼睛,她的心里不由生出了几分疑惑:难道说月姨的心里对求安叔有什么怀疑?

“大小姐,请!”

紫月最终还是说动了唐非鱼,扶着唐非鱼坐上了最前面的马车后,她也跟着坐上了马车。

“你们两个留下吧,大小姐很快就会回来的!”

紫月在随后登上马车的时候,对着跟随在唐非鱼身后的安丫和巧儿交待了一句,阻止了安丫和巧儿上马车后,她同求安快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才掀开了车帘坐了进去。

“驾!”

求安坐在了车夫的位置,替唐非鱼赶着马车,马儿迈开了马蹄,他不由侧目看了一眼唐府的大门,望着那敞开的朱红色的大门,看着那两座威风凛凛的石狮一点一点的退后,他终于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暗暗在心里想着:也许紫月说的对,离开唐家才是对大小姐真正的保护。

第54章 江氏之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