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 唐家有子

  唐飞燕这几天一直在荣喜堂里陪着吴氏,加上唐非鱼已经离开了唐家,让她一时推动了警惕,竟然忘记了趁着唐非鱼不在府上,找唐思荣撒撒娇,将秋水阁要回来。

而现在,知道唐非鱼又回来了,她这才警觉起来,所以才会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就是想要抢在唐非鱼再回到秋水阁之前,无论如何要将秋水阁夺回来。

“快松手,这么大的姑娘家了,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唐思荣本来就抱了唐非鱼,原本就有些吃力了,现在他的衣袖又被唐飞燕拉扯着,不免有些恼火。

“爹爹,那秋水阁原是我的飞燕阁,上一次唐非鱼她给抢了去,这一回,无论她又回来了,怎么着也不能再让她抢我的飞燕阁了。”

“爹爹,凭什么要让她住在飞燕阁?飞燕阁可是您给我置办了啊……”

“就凭她是唐家的大小姐!”

唐飞燕满怀希望的追了过来,原本是抱着必定的把握将飞燕阁重新抢回来的。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向唐思荣诉说自己受到的委屈,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唐非鱼放任下人对她拉扯殴打。

她的话还没有说到点子上去,早已经知道了唐非鱼回府后的一切作为的唐思荣已经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语,斩钉截铁的说出秋水阁就是唐非鱼的住所,至于飞燕阁,另觅他处。

唐思荣斩钉截铁的一句话,立时让唐飞燕气的发疯了,“为什么?”唐飞燕大声的叫喊着,心中极度惊讶,眼睛瞪大了望着被唐思荣抱在怀里的唐非鱼,恨极,大声的叫骂道:“唐非鱼,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爹爹会这样偏袒你?”

“唐非鱼,你给我下来,你把飞燕阁还给我!”

唐飞燕极不甘心的冲到了唐思荣和唐非鱼的面前,毫无千金小姐的风范,伸手就想要将唐非鱼拽到地上来。

“来人,将二小姐带下去!”

唐思荣护了唐非鱼,撇开了唐飞燕,又命府里的下人将唐飞燕带下去。而后,他有多看唐飞燕一眼,大步往前走着。

冷眼旁观着所有一切的唐非鱼,心里越加的奇怪了:唐思荣这样的爱护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她在乡下长大,见多了人情冷暖,真心假意自会区分。在泉山上,面对着萍水相逢的梅先生和小竹子,他们对于她的照顾,她可以感觉到那是发自内心的真诚,没有丝毫的企图,所以她会被感动,分别的时候,听到小竹子喊着她的那一声声的姐姐,她会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可是,面对着原本应该是至亲的父亲,面对着他那近乎完美的呵护与疼爱,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丝的动容,更多的反而是小心翼翼的防备。

就在唐非鱼处处提防的过程里,她被平平安安的送回到了秋水阁。唐思荣将她小心的安置到了床上躺好,又让人将秋水阁里的小丫环通通的叫了过来,极为严厉的交待了那些小丫环一定要用心照顾唐非鱼。

唐思荣的话训完以后,屋子里的小丫环都退了下去,唐非鱼看着唐思荣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一脸慈爱的望着她,似乎还有什么话要交待,迟迟没有离开的意思,心里不由更生警惕。

“唐老爷,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唐非鱼心知:不管是什么事情,躲避是绝对躲不过去的。既然如此,不如就大大方方的面对。

唐思荣犹犹豫豫的,而她却是没有丝毫的顾忌,开门见山的问了。并且,眼下除了她们父女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再没有其他的人在场,她也不必同唐思荣假装什么父女情深。

“你,你竟连一句父亲都不肯喊吗?”

唐思荣对于唐非鱼那一句“唐老爷”,表现的触动极大,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唐非鱼,脸上流露出几分失望难过的复杂表情。

“唐老爷,叫你父亲的人太多了,也不差我一个。”

“更何况,十年了,你我之间都已经十年未曾相见了,又何必在十年后的今天,一定要让我配合着你来演一场父女情深的戏码呢,况且,现在这屋子里不过你我两个人而已……”演戏给谁看呢?

唐非鱼并没有将唐思荣那带着失望的表情放在心上,她半靠在床上,微微合上眼睑,话语里不由自多的多了些冷讽,更有着对唐思荣深深的怨恨流露而出。

“你——!”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同他说话!

唐思荣听着唐非鱼的话,只觉得怒火腾起,脸上的表情陡然一变,怒目瞪视,却也再不见了刚刚的温柔呵护。

“既然你如此聪慧,那我也不同你转弯抹角了。”唐思荣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收回了原先轻风细雨,脸上原本的温柔宠溺的表情一扫而落,恢复了与外人商谈的精明,“凭你之前做出的那些事情,我还能够让你再回到唐家,也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

“现在,你既然是回来了,我可以给你唐家大小姐的身份,也能够让她过的比以前更加舒适。”

“不过,有一点,你必须答应我!子贤,是你的弟弟。我要把他记到你母亲的名下,如此他也算是你嫡亲的弟弟了,我希望你能够善待他!”

他到底是唐家的家主,习惯了一言九鼎,让他长久的在唐非鱼的面前装出那等慈爱的模样也是一种为难。

父女之间少却了那些虚情假意,两个人的谈话便方便了许多。唐思荣不需要伪装慈父的姿态,对于唐非鱼的态度便冷淡了许多,直至最后他说出自己的条件的时候,已然是用着命令的口气。

子贤!

是你的弟弟!

唐非鱼半靠在床边,静静听着唐思荣同她所说的话。唐思荣的声音不高不低,但是字字句句的话语落在了她的耳中却如惊雷一般。

一个来历不明的弟弟,竟然还妄想记到母亲的名下,唐思荣,你能不能再无耻一些。

她多想要冲着唐思荣吼出这样一句话来,可她却只能够紧紧的咬住了嘴唇,一言不发,睁大眼睛,带着强烈的不甘愿狠狠的瞪着唐思荣。

刚才唐思荣娓娓道来的话语里,那其中浓浓的威胁之意,她绝没有错过!她全部都听的清清楚楚。

什么仁至义尽,什么唐家大小姐,什么善待?

呵呵!

说到底,也不过是他的一个交易!

凭什么?

凭什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竟要记到她母亲的名下?只因为那是一个儿子吗?

她的母亲为了她,为了保住她嫡长女的名分,以死相护。而现在,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可以成为她母亲名下的儿子?就可以得到嫡子的名分?

呵呵!

他唐思荣还真是打的好算盘啊!

唐非鱼的心里怒极气极恨极,内心翻滚,如同在锅里一遍一遍的翻腾的油炸。她几乎是颤抖的吼了出来,“如果我不同意呢?呵呵,是不是就要把我赶出唐家呢?”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吗?”

“你以为我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

……

唐子贤!

呵呵!

这才是真正的父慈子孝吧!

昨日,唐非鱼同唐思荣之间的交谈不欢而散。直到唐思荣对她抛出了这样二句话后,她在愤怒过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来……

原来,所谓父女竟然是这样的!

望着跟随在唐思荣身边的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唐非鱼的心似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抓了起来。

她原本猜测着那唐子贤顶多是个三二岁的男孩,谁成想他站在唐思荣的身边,竟已经长到他的腋下了。依着这般身高,他的年岁恐怕是与自己不相上下的了。

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耳边已经什么都听不尽了。唐非鱼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了母亲的样子,回忆起了自己记忆里的点点滴滴。

休妻!

呵!

他唐思荣的儿子竟然已经这样大了,她是不是可以猜测着他当年一心一意想要休妻,并不真的只是因为威远候府有难?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儿子。

十年过去了。

整整十年过去了。

她真没有想到:唐思荣竟然欺骗了她十年,欺骗了她母亲一辈子。

“贤儿,过来给你母亲上一柱香!”

唐非鱼猛然间清醒过来,刚好听到了唐思荣的话,看到了唐思荣已经燃起了一柱香递到了唐子贤的手里。

“不行,我不同意!”

祠堂之中,原本唐非鱼是没有资格踏足的。可是今天是唐子贤正式认祖归宗的日子,并且也是唐思荣将唐子贤正式记到江氏名下的日子。无论唐思荣心中对于唐非鱼是怎么样的感情,她都是江氏唯一的女儿,她都是唐家嫡长女。所以,唐思荣让她来到了祠堂,让她坐到了旁边,亲眼见证今日的一切。

“大小姐,您别胡来!”

钱妈妈是唐思荣配给唐非鱼身边伺候的人,眼见着唐非鱼就要从凳子上跳起来阻止唐子贤给江氏上香,钱妈妈眼急手快的将唐非鱼按在了凳子上,不让她跳出来捣乱。

“唐老爷,你不要太自欺欺人了!”

不能身体力行的阻止唐子贤,唐非鱼被强按着坐在凳子上动弹不得,她的心里恨极。

可是,她却不能够放任唐思荣和唐子贤理直气壮的做出这些不要脸的事情。

毫不犹豫的张口责难道:“问问当年给我母亲接生的婆子,我母亲生下来的是双生子,还是独我一个!”唐思荣,他果然是对得起母亲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记忆力特别的好!她始终都记得当年,他将休书给予母亲时候的冷酷无情,始终记得母亲当年在他书房里受到的嘲讽与责难。

那个时候,他与吴氏沆瀣一气,生生气得母亲撞柱而死。而如今,他竟然还敢将一个可能比自己还要大的男孩记到母亲的名下!他是担心母亲死后不能够安息吗?非要搅得母亲连死都得不到安宁吗?

第63章 唐家有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