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1章 父女初见

  “那边有人!”那个人好高啊,他不会是坏人吧?现在师傅不在,如果真的是坏人怎么办呢?

小竹子蹲下了身体,从地上拾起了一根约有他手腕粗的竹竿,心里暗暗做着防备的姿态。

谁料,他还没有站起身来,便看到那个高大的人影轰然倒了下来。

怎么回事?

唐非鱼虽然是躺在椅子上的,可是她在听到小竹子说话的时候,便也发现了距离自己稍远一些的门外站了人,并且亲眼看到了那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快去看看,会不会是和我一样受伤的人!”会不会是求安叔和月姨?

唐非鱼挣扎着,一时没能起身,心里想到了求安和紫月二个人,不由着急的喊了小竹子快过去看看。

梅先生说他是在一处溪涧里是发现她的,当时她已经摔出了马车,身体正卡在了溪涧里。如果说她在这里,那么求安叔和月姨也极有可能会来到这里的。

唐非鱼心急如焚,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奈何视线受阻,实在看不到那么远的地方,更看不清认不出倒在地上的求安和紫月二个人。

“竟然是二个人呢!”

小竹子去看过以后,发现了竟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而且两个人都是大人了,仅凭着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两个人挪动半分。端看两个人都身受重伤的样子,小竹子立时乐了起来,一蹦一跳的往回跑。

“是不是一男一女呢……”

唐非鱼见小竹子跑了回来,听到他说的话,正要追问几句,却见小竹子一下子跑进了一个屋子里,而后很快的抱了许多的东西又跑了出来。

“哎!”

唐非鱼正想要喊住小竹子,可是他却根本没有理会她,只如一阵旋风一般奔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

梅绍回来的时候,正好见到小竹子正在院门外鼓捣着自己的瓶瓶罐罐,待他再看去,竟然看到院门外躺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那男子面朝下,背朝上的倒在地上,全身不着丝缕,只一块白色的棉布遮住了臀部,整个后背上都敷满了草药。而他的身边还躺了一个女子,那女子受伤也很重,她身上的衣服破损的厉害,而小竹子似乎也有所顾忌,只在她外露的伤口上敷了草药,旁的便再没有处理了。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梅绍快速的蹲下身一把抓住了距离自己近些的女子的手腕,号着那虚弱似无的脉搏,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凝重起来。

“师傅,他们还有救吗?”

小竹子见到师傅回来了,也不敢造次,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而后,又想到了唐非鱼的话,又道:“那个姐姐说,这两个人可能是她身边的人。”

“两个人皆受了内伤,命悬一线,幸好,你没有动他们,否则,只怕是早已经死于你手了。”

梅绍给求安和紫月两个捉了脉后,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又翻动了小竹子敷在他们身上的草药,脸色有些凝重的望着小竹子,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平日叫你用心学着,你偏贪玩,而今性命攸关,你却不能救人性命,只能够做些皮毛。如果亲眼目睹他人因你之过而亡,你心里当如何?”

“师傅……”

小竹子听到师傅的话,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却待他看到梅绍费力且小心翼翼的将那躺在地上的男子抱起来的时候,清楚的看到了那男子胸前竟还有一个好大的血窟窿,脸色一下子白了起来,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满心羞愧。

“快过来搭把手!”此时情况紧急,梅绍看了一眼低头沉默的小竹子,催促道:“同我一起将他抬到屋子里去。”

……

梅绍和小竹子两个人将求安和紫月抬进了屋子里后,小竹子便自动自发的到了厨房里烧热水,热水烧好后,又赶紧的给梅绍送了过去。

唐非鱼一直都在屋外,她的身体暂时无法动弹,刚刚她看到被抬进来的两个人,她真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会伤的那么重,如果不是在一起多年,她真是几乎就要认不出来了。看到小竹子来来回回的跑着,唐非鱼心里极担心求安和紫月两个人的伤情,好想要抓住小竹子问问。

可是,小竹子却是始终难以忘记差点就因为自己的无知,而要害人性命不保,内心里深深内疚,只想要尽力的挽回,哪里能够听到唐非鱼的声音。

转眼,唐非鱼已经在书院里住了三天。

原本书院里三日的假期早已经过去,那二十个学子应该就要赶来书院里。可是,在梅绍救下求安和紫月后,他便让小竹子下山通知了书院里的学子,让他们继续休息,开学之日另外通知。

小竹子是直接到了知府大人的府上通知的,而后的消息则是由知府大人的府里通知给了其余的十九名学子。

知府夫人林氏在接到了这样的通知以后,心里却是生出了疑问:好端端的为何不给学生上课?

林氏思来想去,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

最后,她竟突发奇想:难道说这梅先生不打算再教授学生了?这让人休息,又说开学之日未定,难道是想要趁着这时机离开泉山?

一思及此,林氏便再也坐不住了,她很快命人找来吴文宏,而后又催促着府里的下人准备马车,她要带着宏哥儿一起去书院里看看。

如果梅先生是想要走,无论如何她都要挽留一番。如果实在是无法挽留梅先生的话,她带着宏哥儿去了一趟,也算是给梅先生送行了,如此一来也能全了宏哥儿与梅先生的师徒之谊,二来也可以一扬宏哥儿尊师重道的美名。

林氏心里算计了到了灵竹书院里会遇见的各种可能,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唐非鱼。

“原来是这样!梅先生真是古道热肠,更没有想到梅先生医术了得,实在是医者仁心啊!”林氏知道梅绍之所以给学生放假,并不是想要离开江阴城,而是因为救了救了几个病人,因为他们受伤极重,才给学生停了课。

“吴夫人今天来了,也算是极为巧合,老夫有一事相托,还请夫人能够相助一力。”

梅绍对于林氏的话不以为意,又想起了唐非鱼的苦苦请求,他有些无奈的皱起了眉头,面对着林氏,只得托付道:“山中药草欠缺,加之粗茶饮食,实在不利于养病,老夫还请夫人此次下山之时,将唐大小姐一并带下山去,并请夫人将唐大小姐送回唐府。”

什么?

唐大小姐?

是她知道的那个唐家吗?

叫唐……唐什么来着的,那个从乡下回来的丫头?她怎么会在这书院之中?难道她就是梅先生所救之人?

林氏听完梅绍的话,脸上浮出了惊讶的表情,满心疑惑的问道:“先生所说唐大小姐是哪家的千金呢?”

“就是这江阴城中富商唐家千金,老夫听说唐府与夫人还有亲!”梅绍并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他虽不知林氏心中对于唐家的女儿都没有好感,但却能够听出林氏言语之中的推脱,心中隐约有些不满,却也并未表露出来。

“先生,母亲,你们说的是唐家表妹?”立在一旁的吴文宏听到梅绍与林氏的对话,心里生出了几分疑惑。

唐家,他只知道有二位表妹。

那日,他下山回府的时候,遇见的是小表妹。而现在这书院里还有一位唐大小姐,难道会是大表妹?

“是唐家表妹,不过……”

梅绍并没有回答吴文宏的问话,而林氏却是有些尴尬的承认了唐非鱼是唐家表妹,正想要解释唐非鱼的身份,却又顾忌着梅绍在场,一时竟语塞了。

“多谢夫人相助,待小女归府之后,必定送上谢礼!”

唐非鱼的伤不轻,这会儿还不能起身,所以,林氏身边随行的婆子将她从床上抱起来的时候,她冲着林氏说了几句感激的话语。

竟然以夫人相称,那分明就是根本没有打算认她为亲了,实在是可恶!当着梅绍的面,林氏也不便表露自己心里的不满,只得含笑着应了唐非鱼的话:唐大小姐不必客气!“

唐府。

抬头看着唐府正门上的二个大字,唐非鱼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声,眼中一片坚定。

距离上一次回到唐府,才不过短短的时日。

然而,如今却已经物是人非了。

上一次来到唐府,她的身边是月姨和求安叔的陪伴,而这一次,她只有一个人。

月姨和求安叔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月姨一直都没有醒来,而求安叔也只有短暂的清醒,之后又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而她!

原本计划着再回唐府的日子,并不是今天。可是,世有凑巧,她不曾料到林氏偏偏会跑到灵竹书院去。

在见到林氏的那一刹那,她的心里便升起了一个念头:她要由林氏送回唐府。她心里清楚林氏与自己并无半点关系,但是她也知道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契机,她想要再重新回到唐府的希望实在是渺茫。尽管梅先生答应了待她伤好之后,会亲自送了她回唐府。

她虽然是在乡下长大,虽然没有读过一天书,可她并不是一个不懂规矩礼数的乡下丫头。尽管月姨对唐府里的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可是她依旧辛辛苦苦守护着她长大,尽可能的将她所学得的那些东西都教授于她。

或许,月姨只是一个卑贱的下人,可是她到底是从候府里走出来的。或许,她的才华不足以成为一个人人称扬的才女,但比之一般的小家碧玉绝对胜出多矣。

求安叔说:唐思荣害我们,那些贼人尽是他的人!

那一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了出来。而后,他又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唐思荣害他们?

第61章 父女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