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3章 江氏被休一

  “姐姐,对不起,我和文浩是真心相爱的!”

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年轻女人和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齐齐的立在唐非鱼面前。

女人一个劲的哭哭啼啼、不停的道歉,男人则是一脸的深沉,长久的沉默后,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一脸不可质信的女孩,痛心地说道:“小鱼,对不起,是我错了!”

“错了……”

唐非鱼不由自主的重复了男子的话,刚刚推门而入还是满脸的兴奋,此时却是一脸的僵硬,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对坐在床上的男女,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精心购置的床单早已经零乱不堪。

转身!

逃跑!

面对着那样的情景,唐非鱼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傻了懵了,身体的反应比脑子的反应要快得多,她快速的逃离了自己的家。

“啊!”

一声惊叫,唐非鱼从梦魇中惊醒过来。

“大小姐是不是饿了!”

“奶娘呢?又去哪里了?”

唐非鱼惊醒过来,发出了一连串的婴孩啼哭声,而后,她的耳朵里清醒的传来了江氏急切的声音。

错了!

呵!

如今我身在这莫名的地方,你们是不是就可以双宿双飞呢?

当唐非鱼被匆匆赶来的奶娘抱在了怀里,小嘴巴无意识的吸着乳汗时,她痛苦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内心里却是一片灰暗。

*

“夫人,京城来信了!”

唐非鱼从奶娘的怀里离开后,又重新躺回了江氏的床上,紧闭着眼睛,旁人看来只以为她是吃饱了又睡着了。

可事实上,紫月由外间拿了信进来,她与江氏的对话却是清清楚楚传入了唐非鱼的耳中。

“快拿过来给我看看!”江氏伸手接过了紫月递过来的信件,正要撕开信封,又听到了身边兰星说话。

“这次信件怎么来的这么迟呢?大小姐周岁都已经过了,候府里竟也没有派人来送东西,这下子,等到和二小姐一起办周岁宴,候府里也是来不及来人的啊。”

兰星向来心直口快,将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后,见江氏看着自己,又小声的说了一句,“夫人,您可别怪奴婢多嘴!”

“夫人,您快看看信上说了些什么吧!”紫月轻轻摇了摇头,并没有为兰星向江氏求情,只是将话题又转到了江氏手中的信上,其实她的心里也有着与兰星一样疑惑。

*

“老爷来了!”

正当江氏准备打开手里的信封,外间传了一声丫环的通报声。

很快,唐思荣走了进来,目光扫过了屋子里的兰星和紫月,冷冷说道:“你们两个退下!”

“呃!”

“是,老爷!”

兰星和紫月对于唐思荣的到来先是惊讶,而后看了一眼靠在床上的江氏,得到了江氏的点头后,两个人一起退了下去。

“老爷,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江氏放下了手里还没有来得及打开的信,推了推自己身上的被子,准备起身给唐思荣倒杯茶水。

“老爷,您喝茶!”

“不用了!”

江氏倒了一杯茶送到唐思荣的面前,却 被唐思荣推了开来。

“老爷……”

“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

江氏一面随意地问了一句,一面伸手接过了唐思荣递到她面前的信封。

“休书!”

唐思荣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

什么!

江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是怎样的二个字。

可是,目光落在了那清晰的“休书”二字后,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脸上一片死灰,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唐思荣。

“老、爷,您,您,这是为什么?”江氏的嘴唇都在发抖。

“候府犯下通敌叛国大罪,我不得不休了你!”唐思荣微微侧了侧身,不愿与江氏对视。

做出休妻的决定,他也是非常的艰难。

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可是候府的事情非但没有缓和的余地,反而已经是愈演愈烈,恐怕近日圣上便要做出裁决了。

为免唐家被牵连其中,他必须要休妻!

“候府……”

“不、不可能的!”

江氏将唐思荣的话听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那通敌叛国四个字更是重重的击打在她的心间。

可是,她不能相信,不敢相信。

“念在你我夫妻一场,三日后你搬出唐家便好。”

唐思荣不愿意多看江氏那悲伤到无以复加的模样,只冷漠地丢下了这样一句话,转身便想要离去。

“老爷,你不能这样对我!”

江氏无助的拉住了唐思荣的衣袖,泪流满面,苦苦哀求着。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被休的时候,她更加没有想到偌大的候府,原本应当是她身后的依靠,此时却轰然倒下。

“江氏,威远候府大厦将倾,你我夫妻一场,我给你休书一封,这三日你且收拾着,三日之后离开唐家,也算是全了我们夫妻之间的情义了。”唐思荣的话看似有情,实则却是无情之至。

“老爷,老爷,求你了!”

江氏自幼养尊处优,身为候府千金便不曾吃过苦头,嫁入唐家,虽是成为低人一等的商家妇,日子却也是过的舒服。

突然之间,如此惊人的大逆转,她如何能够接受。

纵然,唐思荣将话说的明白,甚至已经给了她暗示,可惜她却是全然不懂。

“松手!”

唐思荣见江氏依旧是懵懂无知的模样,本就对她没有什么夫妻之情,此刻,更是没有心思再与她多说,只觉得心中厌烦。

又见江氏一脸死灰,如丧考妣,唐思荣心里只觉得十分晦气,一甩袖子也不给江氏说话的机会,折身便往外去了。

*

候府!

通敌叛国!

休妻!

唐思荣与江氏的对话,一字一句全部都被唐非鱼听入了耳中。

如果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的话,她便不会知晓这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可偏偏她不是!

又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这是唐非鱼在唐思荣离开以后,在心中对于唐思荣所下的定义。

只是,一想到江氏被休,而自己的未来也将是飘摇不定。唐非鱼的心里便不由充满紧张。

如果这个时候的她,并不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小婴儿的话,她或许并不会害怕。

可惜没有如果!

第003章 江氏被休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