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9章 死后哀荣二

  唐非鱼并不知道江氏的身后事是如何料理,更不知道吴氏有心借着江氏的身后事敛财。

她还太小,就算是想要插手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的身边一直都是由张奶娘和王妈妈守着。

兰星和紫月的身影,从江氏撞柱那日起,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唐非鱼尝试着喊出兰星和紫月的名字,发出来的声音却只是婴孩让人听不懂的叫嚷声。而张奶娘和王妈妈都不是对唐非鱼忠心的人,自然是不会关心她的叫嚷声。

饶是唐非鱼拥有一个成年人的心智,可是,如今这一周岁女孩的身体也实在是让她无能为力。

兰星和紫月为何不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是怎么样的内情,却是绝对能够猜测出来从中作梗的必定是吴姨娘。

她跟随在江氏身边有一年之久,兰星和紫月对于江氏的忠心也算是有所了解的。

她相信兰星和紫月二个人绝不可能在江氏才刚刚过身之后,就对自己置之不理,更不可能像张奶娘那样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么快就巴结上吴姨娘。

江氏的丧事如今是由吴姨娘全权处理的。而自己的身边更是多了一个王妈妈,这王妈妈又是吴姨娘身边的人。

这其中究竟是什么意思,不必深思,唐非鱼都能够知道。

江氏一死,现在兰星和紫月都近不得她的身,那么她以后是不是就只能任人鱼肉了呢?

想要反抗!

可是现在的她又能怎么办呢?

唐非鱼躺在床上,因为心里想着事情,索性闭上了眼睛假寐,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就这样慢慢睡着了。

正当她半梦半醒之时,她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脸上扫过,再然后就是什么重物压在了脸上,突如其来的压抑,顿时让她清醒过来。

脸上被枕头压住了,唐非鱼正要伸手将自己脸上的枕头拂去,双手却被人死死的抓住了,压在脸上的枕头更加的用力起来。

怎么回事?

是谁要置她于死地?

唐非鱼努力想要睁开了眼睛,可是眼前被压制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办法。

眼睛紧紧闭着,嘴巴努力的张大,想要多呼吸着,却很快被那厚重的枕头填了进去。

奋力的挣扎着,求生的本能,让她奋力的想要挣脱那个压制着她的力量。然而,那死死按住她的力量却是她远远不敌的。

到底是谁?

顾唐非鱼想要质问,可是此时的她什么都看不到,声音根本就发不出来,就连反抗的力气也越来弱。

救命!

唐非鱼感觉自己就要被人害死了,可恨她竟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害她。

求生的本能,让她再一次挣扎起来。

*

“快抓住她们二个,快点!”

“别让她们跑了,抓住她们两个。”

正当唐非鱼在奋力求生之时,兰星和紫月也正在遭遇着与她相似的命运。

原来,兰星在江氏撞柱身死后,便被吴姨娘着人关在了柴房里看管了起来,而紫月在替江氏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也很快的被吴姨娘派来的人给抓了起来。

眼下,兰星和紫月二个人正在柴房之中,被吴姨娘派去的几个婆子逼着自尽,好为江氏殉葬。

兰星和紫月如何能够轻易赴死,可是两个弱女子面对着几个粗壮的婆子,想要逃脱,委实太难。

“还有没有天理了?”

“夫人临终之时,交大小姐托付于我们二人,如今,你们这样逼我们,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我们要见老爷,我们要见老爷!”

兰星与紫月不停的叫喊着分散了那几个婆子的注意力。

彼时,二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而后两个人配合着与那几个婆子推推搡搡起来。

兰星与紫月瞅准了时机,趁那几个婆子不注意的时候,从她们的缝隙中挤了出来。

*

唐非鱼仿佛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迷迷糊糊之中,她仿佛看到了表妹和文浩。文浩手里捧着一束花放在了一面墓碑下,而表妹则是带着墨镜,一脸冷漠地立在那里。

“你先走吧!”唐非鱼清楚地听到了表妹在文浩弯身放下花束后,说道:“我还有一些话,想要和姐姐说说。”

文浩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话,转身就先离开了。

看到文浩离开后,表妹摘下了脸上的墨镜,只见她对着写有唐非鱼名字的墓碑冷笑一声,而后是极为痛快的声音,仿佛是有什么仇恨得报一般,“姐姐,你别怪我,这些都是你欠我的。”

这是什么意思?

唐非鱼确信自己听到的话没有错,表妹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她确信那是她在极为高兴的时候露出来的表情。

“姐姐,爸爸竟然立下遗嘱,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你,真是太过份了。”表妹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唐非鱼摸不着头脑。

舅舅怎么会将财产都留给自己呢?

舅舅有表妹这个女儿,怎么可能会将立下那样的遗嘱呢?这根本就不合真常理啊!

“姐姐,你死了真好。”

“你死了,就永远不会知道你身世的秘密了,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你也是爸爸的女儿。”

“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呵呵,姐姐,真是好笑啊。”

第009章 死后哀荣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