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6章 看出好戏五

  “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唐非鱼没有帮忙,却是眼睁睁地看着赵贤宇由窗外塞了一个大布包进来,那长长的形状,唐非鱼分明认出了那布包里装着的东西必定是一个人。

“你想要做什么?”

眼见着赵贤宇也紧跟着由窗户外跳了进来,唐非鱼惊慌的将自己背手的剪刀亮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握着剪刀,将剪尖对着赵贤宇的方向。

“你要的千金,我明日便给回你,你还想要干什么?”唐非鱼的心里害怕极了,却还要强作镇定,“我虽然是唐家不受宠的女儿,可是我母亲可是威远候府嫁出来的女儿,你胆敢伤我,必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嘿嘿,那些人要是顾忌着你的母亲,也就不敢做这些事儿了!”

赵贤宇知道唐非鱼一定是误会自己 了,一把拉起了地上的布包,快速的打开了布包,一个身量与唐非鱼相似的小丫头赫然倒了出来。

唐非鱼看着赵贤宇将那布包里的小丫头抱了起来,快速的越过她的身边,直接将人丢到了床上,并且掀开了被子将那小丫头给严严实实的盖上。

“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赵贤宇的一系列动作,唐非鱼心里纵然还有许多的疑问,却也能够知道赵贤宇这一次过来并非是想要伤害自己。她的脑子里似乎冒出了一些什么,她没有来得及抓住。

“嘘!别说话!”

赵贤宇回头看,快速的走近唐非鱼的身边,一伸手将小小的身体抓入了自己怀里,一只手更是快速的覆在了唐非鱼的脸上。

好小的一张脸!

赵贤宇在带着唐非鱼从窗边躲了出去的时候,心头恍惚,竟生出这样一番感慨。原来,他想要阻止唐非鱼出声,伸手想要捂住唐非鱼的嘴巴,却不想自己的一个巴掌竟然将唐非鱼整张脸都盖了起来。

*

“轻点,别吵醒了人!”

“放心吧,她们晚上喝的汤里加了料,这会儿睡的必定比猪还要死!”

唐非鱼被赵贤宇带出了房间,脸上被他的手给捂住了,看不见此时的情形,可是黑夜里两个人的对话却是一字不落的传到了她的耳中,脸上一阵青白,不由想起了求安叔。

唐非鱼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想到了晚饭的时候,摆到桌子上那些不算特别丰盛的三菜一汤。时候,她坚持让紫月陪着她一起用饭,可是紫月却说如今回到了唐府里,再不好像在乡下那样不分主仆,一些规矩总是要捡起来的。

听着紫月的话,她便想起了求安叔。现在她们回到了唐家,她虽然是住进了秋水阁,可是内外却有了区别,求安叔是不能够住在秋水阁的。唐管家将求安叔带了下去,给他安排了住所。

而那碗汤,正是她让紫月给求安叔送去了。

她与求安叔相处的久,知道求安叔的食量大,担心唐府的下人有意薄待他,不想他第一天回来便要饿着肚子。

“嗨,你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呢?”

正当唐非鱼想着求安叔会不会被人算计,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心里担心的要命时。赵贤宇的手在唐非鱼的眼前晃动了几下,望着一脸呆滞的唐非鱼,赵贤宇暗道:挺大胆的一个人啊,难道这样就吓着了。

***

清早收到电话,比我小一岁的表弟意外身亡。

大姨娘青年丧夫,如今中年丧子,呜呼哀哉!

第046章 看出好戏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